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98 逼良為娼

西廠汪太監?方應物聽到這個稱呼,立刻就反應過來了,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成化朝權閹汪直么?
  后世論起明史,都知道大明先后有過三大權閹,分別是正統年間的王振、正德年間的劉瑾、天啟年間的魏忠賢。
  而成化年間的御馬監掌印太監、西廠提督汪直,則被認為是幾乎能與那三巨頭并稱的第四位。
  其實在專業人士眼里,汪直與那三巨頭相比較,各方面還是差了不少。但既然汪太監有資格與三巨頭比試高低,也能從側面說明當時汪太監的囂張氣焰了。
  成化十三年,西廠成立,在群臣集體彈劾下,天子迫于壓力一度廢除西廠,但一個月后西廠又重新成立,至此朝臣與汪直爭斗徹底落入了下風。
  到了今年,也就是成化十四年,汪直已經擠兌走了首輔商輅,罷斥了一批主張廢除西廠的都御史、尚書、侍郎等數十朝臣,對文官的反攻倒算全面成功。
  可以說,在天子的有意縱容下,此時汪直的權力和聲勢正處在最巔峰的狀態。
  還有,氣焰滔天到無以復加、強力打壓滿朝文武的汪公公其實是個**,與方應物乃是同齡人他具體年紀不明,大概只有十七八歲。
  方應物以十七歲年紀,成了稟膳生員,能與前首輔談笑風生,能在蘇州府力壓群雄,能把王巡撫唬得自嘆不如,所以自詡也算小有成就。
  但方應物與年紀差不多的汪直比起來,就仿佛螢火與皓月的區別。要知道,連吏部尚書尹旻都要考慮一個問題,他拜見汪直時下跪不下跪?
  其實這就是在領導人身邊混的好處,五歲被閹入宮,便有機會十歲當御馬監掌印太監,十幾歲就提督西廠,十七八歲撼動朝綱無人敢惹,這是放到小說里很玄幻的情節。
  不過方應物在心里鄭重表示,他對這種靠近領導的方式不感興趣。
  知道了汪直是何等人物,也就不奇怪鄧同知為什么極其失態,以至于很無禮的扔下方應物,匆匆狂奔出門去了。
  別說方應物在這里,就是王恕王巡撫在這里,也比不過汪直。汪直正得天子極度信用,權柄赫赫,又手握西廠密探,他說一句話頂得上王恕一萬句。
  方應物對鄧同知的行徑是理解的,但終究還是有幾分不爽,任是誰遭到這種對待,心里也會不悅。特別是先前執禮甚恭,有強烈反差的情況下,這個人還是勢利了點。
  但不愉快不意味著一定要發作出來,既然主人都跑了,方應物也就起身回了屋,沒有表示什么。
  等在房中喝了幾口茶水,方應物又想起汪直來。其實他上輩子搞研究,雖然對嘉靖、萬歷年間政治研究的比較多,但成化朝也不是沒涉獵過。
  在他印象里,汪直在京城呼風喚雨一年后,卻熱衷于武事,此后數年一直在邊境監軍打仗,直到倒臺為止。但并沒有記得汪直有過南巡經歷,而且汪直也沒有這個時間。
  那么這個汪直是怎么回事?莫非自己穿越引起了蝴蝶效應,改變了歷史走向?
  想到這里,方應物突然又記起一樁成化年間的趣聞——有個叫楊福的人,因為長相酷似汪直,所以在江南地區冒充汪直招搖撞騙,一直騙到了福建才被當地鎮守太監識破。
  方應物大有所悟,莫不成這次來的就是冒充汪直的騙子,而這個騙局恰好讓自己遇到了?
  方應物越想越有可能,他知道汪直年少氣盛,性格熱衷于武功,對采辦之類的事情沒多大興趣,實在沒道理跑到江南來。
  那么他現在有兩種選擇,第一種選擇是事不干己高高掛起,明天照常上路前行。
  而假汪直還會繼續南下,到了蘇州府還會遇到王恕,以自己便宜外祖父的脾氣,根本不會去迎來送往的侍候汪直。就讓自己的外祖父在假汪直身上刷些正直名望也好,反正假汪直沒有能力真把王恕怎么樣。
  第二種選擇是想法子揭破了騙局,這樣自己又能立功出名。但若出了這個風頭,后果如何有點難以確定。
  及到次日,方應物醒來后,在驛館中散步,卻有驛卒向他傳話道:“鄧老爺傳了話,說是昨日招待不周到,請方公子務必多留幾日。”
  對這話方應物只當了耳旁風,他要走要留完全不想看鄧同知的心情。
  不過驛卒又道:“今日為汪太監駕臨本地,所以封了城外這段水路,方公子只怕也不好走。”
  方應物暗暗吃驚,這“汪直”排場還挺大!由此可見地方官畏懼到了何等地步,不然怎能讓冒牌貨如此輕易的一路騙下來?
  原來昨日晚宴時,鄧同知突然得到消息,汪太監已經從丹陽方向進入了府境。
  鄧大人當然不敢像對待方應物這樣,只在府城碼頭迎接汪直,所以匆匆辭別了并連夜驅馳,為的就是盡可能的遠迎,出迎距離越遠,越顯得恭敬。
  按照路程算,那汪直今日就該抵達常州府府城了,所以又封鎖了水路,專供汪直的座船行駛,免得水面亂糟糟的沖撞了他。
  既然怎么也走不了,方應物就按下了上路的心思,閑得無聊便去碼頭看熱鬧去了。
  雖然是個假汪直,但據說和真汪直長相酷肖,那么去見識見識也好,就當提前熟悉一下本朝大名人汪直的長相。
  卻見碼頭上披紅掛彩,奏樂的也不只是嗩吶了,整整搬來一個戲班子。而且府衙縣衙傾巢出動,從官員到小吏衙役,百十號人都聚集在這里等待,只為迎接汪太監的到來。
  瞧了這場面,再想起昨日迎接自己的場面,方應物不得不感慨,自己還是很渺小。
  卻說到了正午時分,遠遠地從水上駛來幾艘船只,碼頭上眾人便曉得,這一定是汪太監到了,此時水上不會有別家船只的。
  當先大船靠了岸,艙門打開,閃出幾個人來下了船。
  方應物站在人群里看的真切,這幾人里有鄧同知,并且恭恭敬敬的站在邊上。從鄧同知這個姿態看,位置當中居前的那個人就是“汪直”了。
  又走得更近些,方應物看的更加清楚。卻見那“汪直”頭頂三山帽,身穿緋紅里衣,外罩紗衫,胸前一團不知是什么種類的龍形圖案,赫赫然正是大牌太監的裝束。
  再細看此人,年歲確實不大,至多不超過十七八,生的一幅好相貌,稱得上面如傅粉,唇若涂朱,俊美非常。
  方應物連連感嘆,能以假亂真的假汪直如此長相,那么真汪直也相差不遠了。難怪小小年紀便搏得萬貴妃和天子的寵愛和信用,外表真有本錢。
  他轉念又想,朝廷袞袞諸公最近一年來,就是被這樣一個小少年欺壓了,這心里該有多憋屈?
  就是這么一個小孩子樣的人,只用一年功夫就直追他們太監行業的先驅者王振王公公,真是不可思議。
  簡直像個笑話,令方應物感到啼笑皆非。難怪說成化朝是最妖風邪氣的時代,有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的事情,不僅空前而且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