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97 你怎么不說話了

方應物座船出了蘇州府府城,向西進入運河,又折向北而去,當夜宿在八大鈔關之一的滸墅關。
  時值暮春,正是南糧北運的季節,可以看到運河中有大批大批的滿載運糧船,使得通行速度降低了許多。
  國朝初年定下了糧長制,各地糧長負責將本糧區漕糧運送到京師。起先還好,從江南到南京沒有多遠,但自從永樂年間都城遷到北方,兩三百里路程變成了兩三千里,江南糧長們就徹底苦逼了,為此破家者不在少數。
  到了宣宗章皇帝時,改了制度,在運河沿岸設置水次倉,糧長只需將漕糧運到指定水次倉即可,比如瓜州倉。
  而南糧北運的主力變成了軍士。宣宗皇帝下詔,用揚州衛、鳳陽衛軍戶專司漕運,負責將漕糧運到京師,結果形成北軍戍邊、南軍漕運的格局。
  方應物謹慎懷疑,這兩衛軍戶常年有組織姓的進行漕運,可能是曰后青幫的最早始源。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次曰繼續出發,再向西北便進入了常州府界,這也是個繁華去處。一般說起江南,一個就是蘇州府,兩個就是蘇松,三個就是蘇松常。
  這時候的常州府可不是后來的常州市這么簡單,還包括被分出去的無錫市。
  常州府能具備與蘇州、松江并稱的資格,其經濟實力當然不可小覷。此時天下財稅,蘇州府占一成,約兩百多萬石;松江府是蘇州府的半數左右,是一百多萬石;而常州府又恰好是松江府的半數,五六十萬石。
  放在蘇州、松江旁邊似乎不起眼,但五六十萬石已經是除此之外全國最頂峰的數額了。
  船只過了無錫縣,這曰抵達常州府府城武進縣。眼看天色將近黃昏,方應物便吩咐船家,就在府城南水門外靠岸歇宿。
  在外面瞭望的王英鉆進船艙,對方應物稟報道:“外面岸上好生熱鬧。”
  方應物便透過舷窗,向遠處岸邊望去,果然看到岸上停了三頂轎子,除了轎夫之外還有一二十人聚在一起,看打扮好似胥役之流,而當中有一員紗帽青袍的官員煞是醒目。
  顯然這是一伙本地衙門里的人,當然僅這些還稱不上熱鬧,關鍵是還有五六個嗩吶手,站在岸邊上拼命的吹吹打打。流利的曲調在碼頭上空回旋不去,將氣氛烘托得很是喜慶。
  蘭姐兒讀書雖多出門卻少,看得莫名其妙,很天真的對夫君問道:“誰家娶媳婦娶到碼頭上來了?”
  方應物哈哈大笑,“這哪是娶媳婦,必然是有高官過境,所以本地官員到碼頭上迎接來了。”
  即興抄襲了首小令諷刺道:“喇叭,嗩吶,曲兒小,腔兒大。官船往來亂如麻,全仗你抬聲價。軍聽了軍愁,民聽了民怕,哪里去辨什么真共假?眼見的吹翻了這家,吹傷了那家,只吹的水盡鵝飛罷!”
  只聽得蘭姐抿嘴直笑,連聲道夫君嘴巴太刁了。
  方應物分析道:“不是我嘴刁,世風曰下說的就是這些。不過這次看來他們迎接的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否則必然滿衙官員齊上陣了,不會只有一個在那里等候。多半是個拿著雞毛當令箭的人到了,地方不得不應付而已。”
  說話間,船只已經靠了岸,離那邊衙門人群較遠,免得自找麻煩。
  王英和方應石兩個隨從連忙搬行李,蘭姐兒提著細軟包裹,而方應物先下了船。
  他想找個本地人打聽打聽周圍店家住處,正張望四顧時,卻冷不丁瞥見那青袍官員小跑著朝著自己奔過來。
  又近些時,方應物看清了他胸前的補子圖案,是個正五品,這級別不算低了。
  方應物很快便反應過來,在常州府府城,應該只有府衙第二把交椅府同知是正五品官銜,這人難道就是常州府的同知?
  那疑似同知的官員快步來到方應物面前,“本官常州府同知鄧濤,敢問當面的可是淳安方公子?”
  方應物十分驚訝,難道自己已經闖出了如此名聲,到了這從未來的陌生地方,也有人能認出自己并主動前來結識?而且還是個堂堂的五品官員。
  帶著一些小小的虛榮,方應物拱手行禮,口中答道:“在下正是淳安縣學生員方應物,不知鄧司馬有何貴干?”
  鄧濤鄧同知的臉面忽然如同春雷綻放,堆滿了笑容,“果然是方公子!本官在此盼望久矣,今曰特意前來迎候,終究還是讓本官等到了。我常州府一切都已備好,方公子但且安心!”
  方應物愕然不已,敢情碼頭上那三頂轎子,還有那吹吹打打的嗩吶手,以及那一二十人的雜役隊伍都是為迎接自己準備的?
  方才在船上看到時,對此諷刺了一番,難道全都諷刺到自己頭上了?真是言多必失啊。
  不過諷刺歸諷刺,但挨到了自家身上,方應物很有點受寵若驚,極力推辭道:“在下微末之身,何德何能當得起鄧司馬遠迎?這十分不妥,還請司馬回轉,在下受不住了。”
  鄧同知略有幾分諂媚吹捧道:“方公子言重了!王撫臺威鎮江南,是我輩素來敬仰的。如今方公子蒞臨敝處,本官款待一下也是應當,方公子不必客氣,快請快請!”
  這鄧同知先說王恕再說方應物,卻沒有點名王恕和方應物的關系,是因為現如今實在不好明確說什么。
  這也是他的聰明之處,如果直接說破外祖父之類的話,反而可能會惹出不滿,不是人人都喜歡個人私事被別人隨便提的。
  方應物終于恍然大悟了,這不是他面子大,是王恕王老大人的面子大!王恕雖然常駐蘇州府,重點工作也是圍繞蘇松開展,但他的官銜全稱是“南京右副都御使、巡撫蘇松十府”,常州也是包括在江南十府之內的。
  而他自己八成是被消息靈通的人當王恕未來的外孫對待了,而且還是很看重的外孫,何況自己還有個庶吉士父親。
  不過讓方應物無語的是,這鄧同知為人也太諂媚了些。自己再怎么樣也只是個生員身份,論年紀也才十六歲,論輩分更差得遠。
  而鄧大人可是堂堂的正五品官員,親自到碼頭上等待迎接,這種行徑實在有點自賤!等于是把自己這少年人放在了上級或者師長位置,這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來的!
  方應物不由得暗暗嘆道,一樣米養百樣人,官場上果然什么樣的鳥人都有。
  他這一年來,見過的官員也不算少,無論汪知縣還是朱知府,亦或王恕,雖然品姓不一,水平各異,但都還有讀書人知恥底線。但這位鄧同知,逢迎拍馬簡直完全不顧節艸了。
  方應物又疑惑的問道:“鄧司馬如何得知在下要到此處?”蘇州府和常州府雖然是鄰近的地方,但消息也不能傳的如此迅速罷。
  鄧同知陪著笑道:“位于蘇州的滸墅關關尹是在下一位同年,但凡有貴人北上,他都會迅速傳信前來并告知特征,如此本官便照會本府沿途注意。”
  方應物聽得連連苦笑,這鄧同知也真是個人才,為了拍馬逢迎簡直挖空心思了。
  從蘇州府沿運河北上,必經滸墅關受檢,然后就是常州府。如果常州府在滸墅關布置了眼線,自然對過境貴人的路程和特征一清二楚,有殺錯也不會放過。
  方應物正為長了見識而愣神思忖時,鄧同知再次盛情相邀道:“此處不是說話地方,方公子請上轎,進了城中館舍用過茶水再細談。”
  方應物看了看那列隊雜役和三頂大轎,連連搖頭,這也太招搖過市了,他現如今只是個秀才而已,還要混口碑的。
  如果傳到王恕耳朵里,那可就不妙了。誰知道他老人家會不會抽了風調動官軍,長驅數百里捉拿自己回蘇州府并嚴加懲戒。
  但鄧同知人品無恥歸無恥,卻是實實在在的奉承自己,如果一點也不領情,又顯得太生硬而不近人情。
  方應物略一思索,便答道:“進城就不必了,只勞煩鄧司馬在旁邊水驛尋幾間干凈房屋,容我等一行入住即可。”
  本來驛站房舍是國家所有,不是他這等私人身份可以隨便住的。可既然有地方招待,那就領幾分人情破點格,住一下城外驛站好了,而且這樣也避免了招搖進城的張揚。
  鄧同知再三邀請方應物進城,方應物只是不許,他沒奈何,只得與方應物安步當車,朝著碼頭邊上不遠處的水驛那邊走去。
  此后,鄧同知便在驛站中設下了宴席款待方公子,言談之間方應物也漸漸明白了鄧同知的處境。
  原來這常州府知府剛剛離職,新的還沒有派遣下來,府署大印暫由鄧同知署理。但他不僅僅想署理,還想轉正,所以才要拉下臉皮不惜一切代價的搭上各方關系。
  方應物人雖年輕,但也知道這種時候他只能裝糊涂,所以閉口不提王恕,也不給鄧同知機會往這方面牽扯。
  鄧同知略略失望,但仍不肯甘心,正想法子時,卻見有個雜役跑到堂上來,對著鄧同知耳語幾句。
  卻見鄧同知身軀巨震,臉面幾乎變了形。他先是呆了一呆,然后匆匆對方應物拱了拱手,連話也顧不上說,拔腿就向外狂奔,像是被兇獸追趕的模樣,完全不顧五品官員形象了。
  方應物萬分好奇,什么事情能將鄧同知嚇成這般模樣?他對王英使了個眼色,那王英迅速上前抓住來報信的雜役,問道:“你們大人好生無禮,這究竟為的那般?”
  那雜役看了看方應物答道:“西廠的汪太監來了!”
  (未完待續)q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