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89 膽氣

方應物一行回到巡撫行轅時,夜已深了,大門緊閉。他們只得繞到側邊小門,叫了半天才有個老頭一邊抱怨一邊開了門放人進來。
  回了屋,與蘭姐兒說過幾句話后,方應物便要去睡覺。他很疲勞,因為今晚知道不好應付,所以一直處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下,如此持續了幾個時辰,當然不好受。
  此時放松下來后,他便感到又困又累,又加上喝了不少酒,故而恨不能一頭倒下睡上一天一夜。
  卻見兩個婢女挑著燈籠,一直走到房門前,后面閃出王六小姐出來。
  在昏黃的燈光掩映下,方應物看到王小姐臉上淡淡的憂慮神色,他心里又小小的感動了一下。至少在這陌生地方,還是有人關心自己的,還是有人擔心自己別人那里吃了虧的。
  “秋哥兒你今夜去見那些人”王六小姐話才說了半句,就從方應物身上聞到了濃濃的脂粉味道。
  當即她臉色變得不甚好看,話頭一轉,恨鐵不成鋼的數落道:“你才來蘇州府這花花世界幾天功夫,便已經學壞了,這太叫我失望了。”
  這過于負責的口氣實在讓方應物頭痛,“沒什么,只是偶然遇到而已,是別人請來的。”
  六小姐陷入深深的自責,皺眉道:“都是我對不起你父親,這段時間沒有教導好你。”
  這都什么跟什么?方應物險些吐血三升,解釋道:“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我拼命甩開了她們,不然我怎么回到這里?”
  “什么?她們?還不止一個?”王六小姐質疑道,“看來我必須要給你父親寫信了。”
  方應物拍了拍額頭,感到很無語,這樣子簡直無法溝通了,王小姐代入母親角色過于投入,以至于不能自拔了罷?莫非是她思念父親過度,通過這種方式找感覺么?
  方應物斟酌著語氣道:“至少,目前,還與你關系不大罷?蘭姐兒都沒急眼,你急什么”
  王小姐伸手一指方應物背后:“還說沒事,你自己看!”方應物扭頭瞧去,正好看到王蘭默默低頭,擦了擦眼角,很委屈
  不由得長嘆一聲,方應物暗道,他終究不是李佑,出身良家所處的道德環境是不同的。
  “你好自為之罷,休要攪得家里不安寧。”王六小姐最后丟下這句話,這才轉身走人,讓方應物和王蘭獨處。兩個“小輩”需要溝通時,她這“長輩”還在此地杵著有點不合適。
  目送未來繼母離開,方應物連忙對王蘭問道:“這事讓你很傷心么?逢場作戲的小事情不用往心里去。”
  王蘭抬起頭,表情很莫名其妙,“奴家等你等得困乏,方才眼睛犯酸,所以揉了幾下而已,好像叫六小姐有所誤會了。”
  是么方應物盯著蘭姐兒臉龐片刻,突然輕輕親了一下,“多謝你了,我懂你的心思!有你在身邊,何其幸運也。”
  被夫君看穿了她的小小謊言,王蘭忽然又愉快起來,這就是心心相印么?
  卻說到了次日,方應物第二次望遠樓之戰,比第一次造成的轟動還要大十倍。
  其實第一次已經很轟動了。那王銓是探花王鏊之弟,與祝允明、都穆、楊循吉互相交好,是蘇州府士子年輕一代里的佼佼者,只不過沒有四大公子四大才子之類的說法而已。
  結果王銓因為當眾罵了幾句商相公,便被不忿之下替老師出頭的方應物虐到近乎身敗名裂,這已經讓蘇州府文人意外了,引起轟動也是正常的。
  但細細想來,還在理解范圍之內,畢竟這是一場遭遇戰,誰輸誰贏還都算正常。再說方應物未必就是善茬,何況他替受辱老師出面氣勢上更盛,戰斗意志更強,王銓驕傲大意之下,敗北并不奇怪。
  可是第二次望遠樓之會的結果,就叫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不敢相信了。
  這是年輕人的游戲,為了替王銓和本地人找回面子,祝允明、都穆、楊循吉三人都去了,請那方應物夜宴。
  最強組合出動,這實在沒有可能性會輸掉,所有人都相信,即便是去了京師,這個組合也不會輸人。然而就是這個被認為是最不可能的事情,卻偏偏發生了。
  雖然沒有裁判判定輸贏關系,但從望遠樓回去后,祝允明修道去了,都穆喊著要出家,楊循吉只會反復念叨“大神通可怖”。這若還不算輸,那什么算輸?
  關鍵是,輸都不知道怎么輸的,找當事人打聽消息的都感到糊里糊涂,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因為這場才華碰撞,并沒有出現什么光芒耀眼的火花,也沒有出現膾炙人口的名篇,難道方應物那首臺閣風能算名作?
  好像從頭到尾就是打了一場悶仗,方應物莫名其妙的就占了上風,談笑之間就將蘇州三人組虐掉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還好有另外的渠道,當夜參加了宴會有幾個名妓。于是這幾位美人便突然生意爆好了,客人紛至沓來、應接不暇,一天見上十幾個都是少的。
  雖然助興的美人們當時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方應物身上,滿心思都是如何將方應物肚子里那些震懾人心的名篇勾引出來。
  至于三人組是可以天天見的,不急于一時,美人們便沒有太多注意。但她們畢竟是經歷者,于是一些小細節也漸漸流傳出來了。
  比如方應物大肆抨擊吳中士子寫詩詞沒氣調,口水太多,配不上蘇州城的美人們當即惹得士人一片憤然,到處都是暴怒的聲討。
  但“人生若只如初見”和“為誰風露立中宵”四句殘詩傳出來后,蘇州士子群體的滔天氣勢就被遏制住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從搭配美人的角度看,這四句雖然還只是冰山一角,但已經具有壓倒性的水準了,確實遠不是口水詩所能比的。
  而且還有個奇怪現象,雖然蘇州府士子仍不服氣的很多,憤憤不平的比比皆是;但在花界業者、閨閣弱質這里,也就是女性人群里,輿論卻呈現出一邊倒態勢,全部將只聞名不見人的方公子視為了第一知心哥哥或者知心弟弟。
  可謂是四句殘詩動姑蘇,滿城芳心愁錦書。大概方應物也沒料到,自己居然還有“婦女之友”的潛質,可惜進一步開發起來難度頗大。
  卻說這日方應物又在行轅里坐不住了,要出去散心。這次他計劃走遠一點,到另一個名勝虎丘那里游玩。心里正想著,出了屋門卻迎頭碰上王六小姐。
  王小姐擋住了方應物,勸道:“不要出去了,外面風頭正大,你且在家安穩兩天,父親這兩天隨時可能回來!”
  方應物對自己惹出的后果是有足夠預計的,但王小姐這深宅大院女子也能如此之快的知曉?不由得驚訝道:“連你也知道了?”
  王六小姐輕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昨日去赴閨閣姐妹的茶會,可是有幾個大戶千金委托到我這里,向我求浙江方公子的詩詞。名聲乍起,這下你可得意了罷?”
  “多謝成全!”方應物拱手道。如今王恕老大人不在行轅中,若沒有這位未來繼母的有意縱容,他哪有機會三番兩次的跑到城里刷聲望?
  難怪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位六小姐還沒正式嫁給方家,就已經開始偏向方家人了。
  如今面對王恕老大人,他方應物全面處于劣勢,所能做的也就是靠刷聲望來稍稍壯大自己的話語權了。如果他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人變成了名人,那么面對王恕老大人時自然不同。
  看過《奮斗在新明朝》的都知道,大明的名利場中,飯可以不吃,聲望不能不刷,聲望是可當真金白銀的硬通貨。此時正好叫方應物遇到了公開辱罵商相公的王銓
  這時忽然有門禁過來稟報道:“外面來了兩個掌柜的,想求見方小公子!他們說,愿出二百兩銀子,求方小公子將什么如初見、立中宵的全篇寫下來,贈送給他們。”
  二百兩,這可當真不少!方應物有點心動,隨即道:“先請進來見見。”
  王六小姐卻對門禁喝道:“什么東西,回絕了去!”
  她又扭頭對方應物教訓道:“你怎能沾惹上蘇州士子這些賣文的壞毛病!為人要潔身自好,不要用銅臭玷污自己的作品!
  蘇州是煙柳繁華之地,溫柔富貴之鄉,士子習氣不甚好。我最欽佩的就是你父親在這里游學時,不受任何紛擾蠱惑,心性堅韌無比,這才是頂天立地好男兒。你與你父親相比,定性差了不少,所以我擔心你留在蘇州府不是好事。”
  方應物苦笑,王六小姐成了后母,這日子肯定不好過啊,不愧是父親看上的女人,也不愧是能看上父親的女人。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他再次深腰揖拜,很惡趣味的叫道:“母親大人在上,謹受教!”
  什么?王六小姐冷不丁聽見方應物叫她母親,瞬時滿臉通紅,腦子像是炸了一樣,嗡嗡嗡的作響。
  雖然她始終將自己擺在這個母親角色上,全心全意的對待方應物,生怕將來留下什么導致家庭裂隙的種子。但真當被其實只小一兩歲的方應物稱呼為母親時,還是遭到了極大地沖擊。
  她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應對,便轉身就走,頭也不回的一直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