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87 在下自當效力

三人組中,性格最怪異狂妄的楊循吉看不慣方應物,又開口,“你認得我嗎?”方應物拱拱手道:“當然曉得,是大名鼎鼎的楊朋友。”
  楊循吉大笑道:“還算你有眼睛,認得出我是誰!”方應物苦笑著舉起那張請帖,“上面有你的名字,我如何不得知?”
  這話怎么聽著如此別扭,楊循吉停住笑聲,冷哼一聲,又問道:“聽說你對王銓道,蘇州士子不過如此。是么?”
  方應物理所當然的點點頭,“是對他說過,那又怎樣?難道只許王銓抄襲舞弊,不許我批評幾句么?”
  三人一時氣結,繞來繞去又繞到這讓他們蒙羞的事情上了。
  酒樓東家唐廣德親自領著小廝上酒菜,暫時打斷了席間眾人的交談。等布置好后,祝允明、楊循吉、都穆三人都覺得有些壓抑,感到面對方應物的心理優勢一點一點的被打掉了。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沉悶的夜宴開端,蘇州三才子對方應物毫無了解,想閑談無從說起。再說他們畢竟還是年輕了點,雖然有著幾十種滅掉方應物、幫王銓找回場面的計劃,但應變能力還是不夠老練。
  方應物更不著急,這幾個人的底細他一清二楚,只管以靜制動就可以了。所以他好整以暇,不急不慌的與左右美人說說笑笑,倒也逍遙,但三人組便只能傻坐著干瞪眼了。
  全明星三人組本來心態是高高在上,這和人的本性好壞無關,純粹是一種自然而生的優越感,特別對其他地方士子的優越感。
  至于理由,可以因為才氣,可以因為名聲,可以因為家世,可以因為師承,甚至可以因為蘇州府三個字。
  能在吳中拔尖的士子,前一個是成化十一年的會試第一、殿試第三探花王鏊,再前一個是成化八年的會試第一、殿試第一狀元吳寬,兩人都是險些三元及第,可惜都差了一項。
  兩代前賢都已經進入朝廷館閣,而現在和未來,則是他們三人的——說起來就是這么簡單。
  不過心理如此驕傲的三個人,在今晚集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前,就感到連連受到了打擊。他們想張揚狂放,一口氣把方應物虐掉,卻發現提不起氣勢狂了,所以才一反常態的沉悶起來。
  爭美人,被方應物全都包圓了;論道德,被方應物從長輩徐有貞到平輩王銓一通鄙視;拼家世,方應物有個浙江解元、二甲第四的爹;比老師,方應物是三元宰輔的半個徒弟。
  就是談風度,這方應物揮灑自如,比他們這些蘇州名士還有派頭,又哪點像是沒見過世面的小地方山村人士?
  關鍵是,方應物這十六七的小屁孩面對他們這些在蘇州府出名的天才,居然毫無敬畏心,仿佛只是看一群普通人,這太令人不爽。
  比來比去,唯一能壓倒方應物的,就是他們的富裕程度至少是方應物的一百倍但談錢太俗了。
  不過祝允明等人并不氣餒,因為在才學上還沒有輸掉,就憑他們幾個的水平,最后壓倒方應物是毫無疑問的。士子交游歸根結底還是靠才華說話的,方應物又不是吳中文人圈子的,用不著給面子吹捧,三個人還戰不過一個么?
  可惜剛才他們沒有聽見方應物對吳中才子詩詞造詣的抨擊,更沒聽到“人生若只如初見”,不然也會小心為上的。
  都穆在三人中最沉穩,主動對方應物道:“其實我只聽說了方朋友一首落花詩,確實難得上品,今夜不如定下規程詩詞唱和,或可增進相知。”
  哦?方應物還是主動聽到別人要與他比詩詞,這是他最不怕的項目了!真要論起書法繪畫什么的,他就要想法子推辭掉了。
  雖然藝術有詩詞書畫琴棋等形式,但在文人雅集上,若沒有指定主題時,只有詩詞唱酬是必須的基本項目,也是必有項目。
  方應物便問道:“不知道什么規程?”
  都穆環顧四周道:“吾輩正逢青春之歲,便以志向為題,作詩自述如何?”
  祝允明和楊循吉自負的很,都不屑于占便宜,只管去看方應物,那意思就是讓方應物來決定,他們主隨客便。
  方應物顧左右美人而問道:“姐姐們說,這個題目,我答應不答應?”
  美人們一起笑道,“都先生恁地沒情趣,不如以我們姐妹為題作詩,做得好的便去陪他喝酒,方先生不要答應都先生的題目!”
  方應物哈哈大笑,“姐姐們說得好!”
  跟一群女人講理是講不清的,都穆感到自己簡直碰了一鼻子灰,方應物這是故意借著婦人之口故意戲耍他罷!可惡之極!
  卻忽然又聽方應物道:“但在下也知道,婦人之見不能聽!都朋友的題目,我答應了!”
  都穆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覺得胸中一股氣又不順了。美人們的氣也不順了,登時五六只粉拳雨點般的落在方應物身上,很是鬧了半天。然后祝允明和楊循吉看著眼熱,同樣氣也不順了。
  祝允明忍不住舉起酒杯,敬道:“既然出了題目,請方朋友先。”
  方應物拿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沉思片刻,便開口道:“有了一首七律!”
  如此之快!祝允明和楊循吉聳然動容,他們兩人是真正的神童出身,才思敏捷是數一數二的,但自忖即席做首七律,絕對不會比方應物更快!
  方應物又仰頭飲了一杯旁邊美人遞過來的酒,搖頭晃腦的擊案吟道:“鐘鼓殷殷曙色分,紫云樓閣尚氤氳。閶闔九重通御氣,蓬萊五色護祥云。常年待漏承明署,今日整冠神武門。豈為久索長安米,只怕朝服忝圣恩!”
  滿堂驚愕無語,不是因為這首詩作得好,而是因為這首詩太出乎意料了。
  誰也沒有想象到看似靈巧機敏的方應物居然作出這么一篇東西,內容是京師大臣朝會氣象,還順帶有吹捧盛世和頌圣的意思,標準的臺閣體。
  這大家聊人生聊理想的時候,冒出個充滿著公卿腐朽味道的臺閣體七律,似乎有點不協調啊。
  在這世道,臺閣體約等于新聞聯播和人民日報。這種感覺,就像私底下喝酒聊天時,突然有人很一本正經的用新聞聯播體和別人談心,何其怪異!
  全明星三人組彼此對視一眼,方應物搞這種名堂,他以為自己是宰輔館閣大臣么?在這春夜行樂的宴會上,作出這么一首真是莫名其妙!
  和前幾天的落花詩簡直不是一個人寫的,這一定是故意耍他們,這方應物未免太過于目中無人了!三人都如此想道。
  “在下就這點志向了!”方應物對別人的怪異表情視而不見,坦然自若的說。
  三楊時期,國家步入頂峰,臺閣派詩文也進入了鼎盛,成為文壇主流。其內容特點就是鳴盛、鳴治,能配合強盛祥和政治局面唱贊歌,營造太平氣象。其文辭雍容沖淡,聲調雅正,排斥奇癖險峻。
  但到了成化年間,新興文風卻漸漸興起,更強調個人情趣,臺閣體便顯得保守而陳腐。臺閣與山林,是兩種彼此不同的文風,蘇州才子們自然是傾向于“山林”的,對臺閣體毫無興趣。
  所以祝允明等人一致認為,這是方應物故意為之,就是要刻意標榜與他們不同!
  而且方應物自稱是商相公學生,大概是因為王鏊、徐有貞等人的因素,方應物對蘇州有成見。而商相公久居廟堂高位,詩文也是偏于臺閣風的,方應物肯定還故意用臺閣體詩詞來替老師張目!
  既然方應物不要這個面子,弄出這么一首東西,那他們也不會客氣!
  楊循吉搶先開口,尖酸刻薄的評論道:“此乃胡亂應酬之作,缺少真性情,充斥升平之音,膚廓冗長,辭藻與舊辭千篇一律,大有空泛之嫌!”
  祝允明想了想,點評道:“詩篇充斥吹捧頌圣,炫耀近侍天子恩榮,若以此立志,未免太過于庸俗!”
  “兩位所言極是!”都穆道。
  方應物看了看左右,發笑道:“諸君見識還須增廣!爾等以為我志向是什么?只是位居館閣,歌頌皇恩么?
  諸君可知道,當今天子居深宮而不出,君門萬里,數年不見大臣,任由奸佞盤桓帝側!這難道正常么?這難道是為人臣者所可以容忍的么?
  我追思昔年,洪熙、宣德、正統年間君臣相知的氣象,忍不住時時感慨于心,故而擬諸公語氣,作此臺閣之詩,為的就是期盼君臣遇合,中興盛世!
  這是憂國憂民真情流露,風花雪月者體會不到其中深意,只說是空泛膚淺了。正所謂心懷君臣相合之理想,發言吐辭自然是臺閣氣象,此中真意,俗人不知!
  在下斗膽勸諸君一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不要終日沉湎詩詞書畫小技,要抬眼看看天下,鉆研經世濟用的大學問為好!”
  祝允明等三人再次愕然,他們好像面對的不是美人堆里左擁右抱的方應物,而是喋喋不休的學校教官,他們自己則像是懵懂不知的學生一樣被訓了!
  一首即將被掃進歷史里的臺閣風七律詩,也能被他解讀出花兒來了!這算是方應物獨創的臺閣詩詞新解么?能自圓其說的編出新理論,也算是一種學問家了
  可是想辯回去,似乎也不容易,方應物扯出廟堂之事為自己的詩詞背書,他們反駁很困難。因為他們真不如方應物這般明白宮廷朝廷情勢。畢竟方應物有個剛退休的首輔老師。
  今晚真是莫名其妙!完全不是其他時候的熟慣套路!好像一直就被牽著鼻子走。不知不覺,方應物的位置又高了一點。
  方應物不等別人再說什么。抬手道:“在下已經做了題,也該到爾等了,請祝朋友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