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84 誅心又誅心

方應物又迅速打量了幾眼對面三人,都是很年輕的士子,大的二十出頭,小的十**,也就心浮氣躁的年輕人才會在公開場合說出那種話罷。
  他估計當站在中間這個眉清目秀的士子就是王鏊的弟弟,因為從剛才對話來看,顯然是另外兩人捧著王鏊的弟弟說話,這說明王鏊的弟弟地位最高,所以最大可能性是站在中間。
  方應物隨意的對王鏊弟弟拱拱手,“在下花溪方應物,閣下何人?”
  “花溪?”三人齊齊疑惑,從來沒有聽說過。
  方應物也發現自己自我介紹失誤了,外面人哪里知道花溪村是什么地方?又改口道:“在下淳安方應物,閣下何人?”
  那三人這才恍然,原來是淳安人,難怪剛才尖酸刻薄的諷刺他們,淳安人是一定要幫商輅說話的。
  中間的二十出頭士子只點點頭:“在下東山王銓。”
  這態度十分傲慢無禮,方應物以牙還牙的冷哼道:“從沒聽說過東山是哪里,也沒聽說過王銓是什么人。”
  旁邊另兩個人也正要自我介紹,方應物舉手阻止道:“為首都是無名之輩,其余小卒子大概更碌碌無聞,便不要說了,反正說了也記不得。”
  王銓氣極反笑道:“什么小地方來的人物,孤陋寡聞坐井觀天還不知自己可笑。方才那首詩是你所作?”
  方應物反唇相譏道:“久聞蘇州士子氣焰大,多是嘴尖皮厚腹中空之輩,今日見了王朋友,果然名副其實。在下見教了!”
  又吟誦了一遍道:“領解南都第一名,猖狂得志與天橫;榜出妒恨人居上,姑婆閑言信口生。在下方才還覺得可能夸大了,現在看來倒是恰好。”
  王銓反而哈哈大笑,氣派十足的說:“滿嘴酸刻之言,你想猖狂,有這樣的資本么?是想猖狂而不得罷!領解南都第一名的滋味,你只怕這輩子也難懂。”
  他身邊兩個朋友一起陪著笑了起來,在功名之事上爭辯,最好還是拿成績說話,有成績才有資格。
  沒有成績為后盾,隨便去非議別人只會被嘲笑。如果王鏊不是兩元加探花的成績底氣擺著,王家人當然也不敢去非議商相公,別人也不會如此容忍王家人的態度。
  但方應物反罵王家人得志猖狂,除了商相公同鄉這個因素之外。那他本身的底氣何在?
  在王銓眼里,方應物雖然相貌不凡,但衣著簡素,寒酸得很,不似成功人士,也不像是豪門大族出來的人。背后雖然有貌似軍士的壯漢,但這八成是認識本地哪個武官,更不足為道。
  故而王銓始終未曾將方應物放在眼里,只用話語霸權也能壓制下去。
  等對方笑完了,方應物嘆口氣,淡淡道:“家父諱清之。”
  方清之?王銓笑容戛然而止,他知道這個人。江浙是近鄰,消息很通暢,再說方清之前年在蘇州呆過一段時間,所以在蘇州士子里也有點名聲。眼前這囂張的小字輩是解元的兒子?
  方應物再一次嘆了口氣,最后還是要搬出父親來撐場子啊。他不是喜歡當拼爹的人,但真沒法子,這世道父業子承深入人心,父親的成績就是兒子的資本。
  在他有自己的成就之前,為了撐臉面只好無可奈何,何況是主角光環如此濃厚的父親。
  想通后,方應物狠狠地將拼爹進行到底,大肆譏諷道:“確實得不到南直解元,更不知道領解南都第一名的滋味,你說得倒也不錯。不過家父是浙江魁首,比你們南直差不了多少罷。
  但在下不會覺得家父拿不到狀元就叫天屈,更不會在鄉里如此狂妄自大。家父今科只是二甲第四,在下心里也可知足了。”
  說完他發現自己心里很點暢快之極,突然感到十分理解父親為何對功名如此孜孜以求,甚至專心到了對家里狀況幾乎無法顧及的地步。
  這年頭,功名就是硬實力,沒實力打臉都打不痛快,就算你有家財萬貫、良田萬頃也是精神上的弱者。打臉一分鐘,科場十年功,誠不我欺。
  旁邊之人不忿方應物得意洋洋,幫著王銓找面子道:“在王兄面前有什么得意的,二甲第四比會元和探花又算得了什么?”
  “哦?”方應物認真想了想,對王銓道:“那王探花是你的父親還是你的兒子?”
  這簡直要噎死人,登時王銓的臉色漲得血紅,幾乎就要抬起手揪住方應物廝打,但九尺大漢在方應物背后站著,王銓這才勉強冷靜并穩住了。
  父子相繼相承,父以子貴或者子以父貴是人之常情,常言道老子英雄兒好漢。但兄弟之間,關系終究是差了一等,不是分房也是分家,不能和父子關系比。
  方應物可以肆無忌憚的夸耀父親并以此為榮,甚至不夸就是不孝。但王銓與兄長王鏊就不是這種關系了,拿兄長自吹自擂太過分只會被看做借機自抬身價。
  “哈哈哈哈。”方應物大笑著總結道:“商相公去年致仕返鄉,路過蘇州府,如果王朋友你敢上前去質疑,我也會道你一聲有義氣。但沒聽說你敢去質問,只會躲在別人背后角落里發牢騷,這就是圣人所言的小人長戚戚也,我甚為不齒!”
  兩幫人在這邊爭持,早就驚動了酒家。正當此時,卻見一位年近而立,身穿緞子袍、頭頂東坡帽的員外邁步上來,對著王銓和方應物連連作揖道:“兩位朋友,和氣生財,看在唐某人的面子。勿要在小店斗氣了!”
  姓唐?開酒樓的唐員外?方應物心頭一動,問道:“閣下尊姓大名?”
  唐員外是個生意人,自然不會平白得罪人,便熱情的答道:“敝姓唐,名廣德,還望這位朋友多多賜教。”
  原來他就是唐伯虎的父親,方應物笑了笑。
  唐廣德素來最喜結交文人士子,便勸和道:“望遠樓下庭前庭后,在下栽種了牡丹數百株。近日到了牡丹凋謝時節,昨夜一場風雨,吹得滿地落花,正為詩家風景也。
  怎奈在下搜腸刮肚,才力不足,寫不出應景詩詞。二位皆是高才,若能留下詩詞翰墨,今日酒食花費全免了,算作在下請客。”
  想到此人是大名鼎鼎的唐伯虎父親,方應物給面子道:“這有何難哉!拿筆墨來!”
  王銓不大看得起唐廣德這市井商人,本不欲答應隨便。但他見方應物一口答應下來,便也起了好勝心,同樣叫道:“拿筆來!”
  此時文壇上吳中派漸漸興起,前有名士沈周、狀元吳寬,后有王鏊等人,年輕俊彥也層出不窮,如祝允明等人。
  地域色彩濃厚的吳中文人之間彼此詩詞唱和的交游很多,王銓熟諳此道,自認有所造詣。
  再說詩詞講究的是風流才情,不是八股文那般講究法度結構的,他不信比不過方應物這山村里鉆出來的土老帽。方才丟了臉面,總要找回來。
  店家小廝連忙捧了兩幅筆墨紙上來,各攤在桌子上。王銓親自細細磨好了墨,便苦苦構思起來,剛琢磨出兩句得意開頭,便下意識瞥了方應物一眼。
  這一看不要緊,卻見那方應物筆走龍蛇,已經刷刷刷寫了二三十字了。王銓大驚失色,自己一個字還沒寫,方應物卻已經寫了二三十字,看那結構甚至仿佛是七律詩。
  質量如何且不講,這豈不說明自己的才思比方應物慢了無數倍?王銓想至此處,急的直冒汗,稍稍愣了會,又看見方應物毫不停歇的一口氣又寫了兩句詩。
  王銓徹底有些慌了,也顧不得再看方應物,急急忙忙也拿起筆在紙上寫起來,而且也是一首七律。
  但即便如此,王銓終究還是比方應物慢了,他寫完前兩句時,方應物已經寫完并氣定神閑的站在那里自我欣賞起來了。
  王銓匆匆忙忙寫完后,搶先將紙幅遞給了唐廣德。寫的慢這么一會兒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才思總有快慢,差一點不算什么。
  唐員外便先看了看王銓的墨寶,只見得是:“似雨紛然落處晴,飄紅泊紫莫聊生。美人天遠無家別,逐客春深盡族行。去是何因趁忙蝶,問難為說假啼鶯。悶思遣撥容酣枕,短夢茫茫又不明。”
  “善!”唐員外叫了一聲好,王銓的兩個友人也紛紛叫好,短時間內能寫出如此一首七律,也殊為難得了。
  方應物將自己的紙卷遞了過來,唐員外抬眼看去,“綺窗一枕小游仙,腸斷秾華過去緣。薄命生遭風雨妒,多情枉受蝶蜂憐。更無一語歸何處,再欲相逢動隔年!綠已成陰芳草歇,鬢絲愁絕杜樊川。”
  看畢后,唐員外驚叫了一聲:“妙!”
  前面一個是善,后面一個是妙,孰高孰低可想而知。王銓的作品,只能算立題應景之作,但方應物這首能讓人動心動情,并反復吟哦,差距十分明顯了。
  薄命生遭風雨妒,多情枉受蝶蜂憐,唐員外在心里連連讀了幾遍。但文無第一,唐員外也不好捧高踩低,只是收起來道:“今日多謝二位惠贈,在下感激不盡,如此佳作自當仔細收藏品鑒。”
  王銓見狀,說不清是什么滋味,就連詩詞也壓不過對方,那還有什么可說的?不過還好,至少在詩詞上面沒有太丟面子,他想到這里就要轉身離開。
  “慢!”方應物叫住了王銓,語含譏誚道:“你這首詩,真是自己所作么?”
  王銓勃然大怒,粗言罵道:“你放什么狗屁!”
  方應物冷笑幾聲,“我怎么覺得,這首詩是名士沈周所作?你這就抄襲上了?”
  王銓本來還要與方應物辯解,但聽到方應物一口揭破了底子,當即如五雷轟頂。對方連這都知道了,還還有什么可辯解的?
  沈周是蘇州的名士,終身隱逸不仕,如今年過五十,是吳中文人的前輩領袖之一。
  王銓憑借家世與沈前輩交往密切,看到沈周做過三十首落花詩,不過沒有公之于眾而已。剛才他被方應物一刺激,不甘心之下就將自己記憶中的一首落花詩拿出來抄襲了,只想著回頭拜訪一下沈前輩,求得一個諒解。
  卻沒想到方應物居然連這都能看破!那他的臉面徹底全丟光了,誰做下這等事情,都是奇恥大辱!
  方應物可以看得到五百年前,王銓卻看不到五百年后,這就是信息差別不然他也能反指控。
  方應物又一次狠狠諷刺道:“王鏊之弟,蘇州士子,不過如此!連抄襲都做得出來,還敢品評商相公是非,你有這個資格么?以后回到家不要出門了,免得王家蒙羞!”
  短短幾句話,立刻將王銓打入了十八層地獄。方應物不再說什么,已經為淳安人和商相公掙回了臉面,那就算完事了。
  再說他生怕自己說著說著會笑出來,畢竟他也知道自己同樣是抄襲,卻指責另一個人抄襲,總是有忍俊不禁的感覺。不過偶爾學學李佑的無恥,還是挺爽的。
  他便下樓而去,卻發現樓下牡丹花圃里,有個**歲的小男孩蹲在那里挖坑埋落花,一邊埋還一邊念念有詞。
  方應物忍不住走過去,站在他面前問道:“你叫唐寅?”
  小男孩用力點點腦袋,好奇的看著這個突然找他問話的讀書人。
  方應物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將來一定要小心一個叫都穆的人!”
  小男孩莫名其妙,“這個名字我聽先生講過幾次,是城里有名的才子之一。你叫我小心他作甚?”
  “你記住就行了!尤其是二十年后!”方應物說完就走了。
  方應物本來心情很郁悶,但拿王銓發泄了一通,心里舒服許多,愉快的回到了巡撫行轅。
  他卻沒料到,自己在望遠樓將王鏊的弟弟羞辱到不成人形尋死覓活,還是在士林引起了大轟動。
  吳中文人是很護短的,不然也不會形成非常抱團的吳中派(所謂江南四大才子都是吳中派的分支),雖然當今吳中派還只是個雛形,但有些小氣候已經先出現了。
  很快就有請帖送到了他手里,方應物看了看后面的聯合署名,都很亮——祝允明、楊循吉、都穆。
  真是同仇敵愾啊,方應物感到自己像捅了馬蜂窩。這幾個都是當前蘇州年輕人里最頂尖的,一起出來就是二十歲左右這個年齡段的全明星陣容了。
  他們可不是王銓這種史書上不留名的小角色(更多是以王鏊之弟身份出現),全是硬家伙。
  “他娘的,干!”方應物狠狠將請帖甩到桌子上,一群馬蜂真看他好欺負么!他知道,明代士風首屬江南最為狂狷。
  反正有王恕老大人收拾殘局!若王老頭收拾不了,自己就可以離開,也算得償所愿。(未完待續)
  小說園www.booksrc.net提供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小說園www.booksrc.net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