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82 作繭自縛

方應物回到屋中,有雜役將早膳送了過來,方應物招呼蘭姐兒用過早膳后,便等待王小姐到訪。
  聽到院首有響動,方應物便出去迎接。遠遠瞅見那王小姐穿著粉紅羅衫,套著淡紫褙子。白凈鵝蛋臉龐,峨眉淡掃如同柳葉,雙目顧盼生輝神采奕奕。
  方應物和門口軍士打聽過,知道她在王家排行第六,而且是王恕幼女,所以行轅中尊稱一聲六小姐。
  王六小姐身份特殊,很有可能成為繼母。方應物當然不敢放肆多看,略略低頭見了禮,將六小姐請了進屋。
  隨同王六小姐來的,還有四五個雜役婢女,手捧著各式東西。有瓜果,有點心,有書籍,有筆墨,有棋牌,吃的用的應有盡有。
  王六小姐笑意款款,和藹可親,完全不似昨日在寒山寺披著面紗時的冷傲。
  此一時彼一時也,這里是家中,那里是公眾場合,現在是“親屬”,那時候是陌生人。態度當然不一樣。
  六小姐很周道的囑咐道:“出門在外,多有不方便的,我便揀了些吃用物事,一大早的給你送過來。你看看還有什么缺的少的,不必客氣。”
  這真是夠熱忱的,但越是熱忱,一心想離開的方應物越不適應。連聲道:“不缺,不缺,眼下已經很好。”
  王六小姐對方應物起居十分關懷備至,又噓寒問暖道:“昨夜睡得可曾好?這床是軟是硬?看天近幾日或許會下雨,用不用添蓋被?”
  方應物連連擺手道:“不必麻煩了。”
  “你這小哥兒太客氣了,昨日見面不相識。有些生分也就罷了,今日大可不用見外。”
  說著六小姐又想起什么。伸手拍了拍,便見從外面進來兩個中年女子。六小姐指著方應物道:“方小公子在此。你們給他量了體格,裁幾件夏季衣衫,要用好料子。”
  撲面而來的熱情一波接一波,讓方應物有點承受不住,“在下心領了,眼下真無所求。”
  王六小姐掩口一笑,“還是客氣了。看來你父親未曾與你細說過,我現在便告知你,我與你父親有過口頭婚約。因而說起來也算是一家人。你將這兒當做自己家便可以了。”
  方應物愣了愣,她與父親不僅僅是緋聞,還有過口頭婚約?那這位看起來只比自己年長一兩歲的六小姐真成自己預備繼母了?
  雖然一直隱隱約約有這個想法,但從未見誰確定性的提起過,就連王恕也只是說“老夫想嫁女”。
  現在猛然聽到她肯定性的答案,感覺還真是怪怪的,難道以后要自己對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喊母親?
  如此說來,六小姐今天這是要對自己進行感情投資了。畢竟昨天太匆忙,大多數時間又是和王恕談話。想賣好也沒機會。
  “昨日匆匆相認,很多話兒都沒顧得問,也是我對你關心不夠。你在縣里時,可曾讀書進學?”
  方應物老實答道:“縣試案首。府試第二,道試也是第二,治春秋蒙大宗師看重。親點了廩膳生員。”
  這個成績還是很長臉的,說出來沒有什么不好。
  王六小姐驚喜的輕輕叫了一聲。睜大眼睛道:“這極好,時祖宗保佑。方家舉業后續有人了!我心里很是欣慰。”
  她她這是什么姿態?方應物冷汗直流,這小姐的反應也忒夸張了罷?
  事到如今,他算是看出來了,王六小姐這是將自己擺在了母親位置上,學著母親腔調和自己說話。
  對她的認真精神,方應物很感動,也相信她是真心想和自己這未來繼子處好關系。但在心里還是要吐槽一句,這扮演的很生硬,演技太差了,雕琢痕跡甚重。
  而且還可以看出來,她這是擔心自己被強行扣留后,心懷不滿,從而產生仇怨之心,以后不好相處,所以今天想方設法的化解掉。
  但他從內心深處是根本不想留在蘇州,這是沒法化解掉的。不過她的態度倒是個機會,似乎可以從中利用一下。
  想至此,方應物很誠懇的說:“梁園雖好,卻不是久留之地,一切好意盡都心領。在下如今惦念父親,還望令尊高抬貴手,不要阻礙了。”
  王六小姐解釋道:“我父親對你并沒有惡意,我對你更沒有惡意,拿你當做親族后輩看待,你不要放在心上。”
  方應物忍不住高聲道:“不要說這些沒用的!你怎么讓我不放在心上?在下有在下的志氣,也并不想求著你們王家什么!
  你們有什么資格高高在上,決定在下的去留?在下姓方,不姓王!”
  方應物說話冒著火,十分不客氣,王六小姐的脾氣也漸漸起來了,“這也是為了你自己好!你去京師,并沒有什么益處,不如留在蘇州府!”
  方應物嘆口氣,很是誅心的問道:“你們王家,不會是想拿我當什么人質罷?”
  六小姐愣住了,“拿你當人質作甚?”
  “誰知道呢,前妻留下的兒子總是很礙眼罷。”
  王小姐感到一腔好心都當了驢肝肺,憤然道:“你怎能說出如此傷人的話!”
  方應物當然知道王恕不是這個意思,無論從昨天察言觀色還是從歷史上風評來看,這老頭不會干這種事。真要有這種心思,就不會斥責自己貪圖榮華富貴了。
  但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敢這么說,算是一種激將計,告訴王恕本公子已經有這個疑心了,小心這種類似流言的傳出去。
  若王恕真有這個心思,方應物反而不敢點破了,那無異于逼迫對方下狠手。
  這種法子委實有點損,有利用別人感情的意思。但方應物除此之外也真沒有別的辦法,他無權無勢,無兵無勇,又是客場作戰,不從名聲方面做做文章,憑什么去爭取自己的權益?
  王六小姐挺不明白,方應物方才挺懂事的,怎么突然之間變得如此不可理喻,句句都能戳傷人心。這想得都是什么小人心思!
  她生氣的站起來,“你等著,我去與父親說!”
  方應物連忙起身相送,“慢走!”(未完待續)
  小說園www.booksrc.net提供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小說園www.booksrc.net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