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81 紅粉陣仗

王恕目送方應物出了書房,暗暗嘆一口氣。與一門心思趕路的方應物不同,他已經得到了消息方清之館選為翰林院庶吉士。
  庶吉士不是官,沒有正式品級,只是一種名稱,表示在翰林院學習深造。若館選為庶吉士,三年之后才能正式做官,謂之散館。
  庶吉士看似比別人做官晚三年,但卻是所有三鼎甲之外的新科進士都夢寐以求的,因為庶吉士還有個別稱叫做“儲相”,顧名思義就是后備宰相。
  放在從前,內閣的資格并非很嚴格,不經翰林也是可以的。
  但成化初年時,首輔大學士李賢定下了“非翰林不入內閣”的規矩,后面兩任首輔彭時和商輅又連續維持并強化了這個規矩,現在已經成為了官場常例。
  所以說,普通進士如果不能館選為庶吉士,那等于失去了登頂資格,這輩子徹底無望宰輔了。
  以方清之高達二甲第四的名次,雖然不能像三鼎甲直接入翰林當修撰、編修,但館選為庶吉士再正常不過了。
  科舉制度的精髓就是考試成績說了算,考得越好發展平臺就越好,當然有好平臺不意味著有好結果,還要看個人造化。
  話說回來,翰林院不像其他衙門職權分明,又被視為儲相所在;同時翰林院主掌文書誥敕、編纂史錄,和內閣關系密切,又是天子近臣,往來交際層面是極高層的,是清流里的清流。
  正因為地位清高。所以翰林官的自由度很大。既可以埋頭經史文冊,不問外界是非;又可以多發議論。指點朝綱,積極參與朝政刷存在感。
  對方清之的個性。王恕當然了解,若遇到看不慣的事情,方清之必然會上疏直言,不會埋頭經史文書裝作視而不見。
  而如今朝堂上,又有那么多會讓忠直之士看不慣的人和事,以商相公幾朝元老的地位,也被擠兌走。若直言不諱,說不準就觸犯到誰了。
  所以王老大人扣住方應物,有兩點考慮。一是不讓聲稱要“助父親一臂之力”的方應物去搗亂,減少方清之身邊的各種變數。
  二是預防萬一。宦海風波險惡,如果方清之被奸佞打擊和處罰,至少方應物在他這里是可以得到保護的,免掉方清之的后顧之憂。
  方應物走后,王小姐也進了書房,對父親道:“父親明鑒,以女兒看來,此子并非貪慕榮華之人。”
  “何以見得?”
  “父親雖不得立朝。二十年來始終顛簸在地方,但父親名望素著,又坐鎮江南為巡撫,比普通人家還是尊貴的多。若常人稍有機緣。必然要拜訪求見,攀結關系。
  但這方應物不過小縣一秀才,方家也不是高門大戶。這次他路過蘇州。女兒看他并不很熱心前來拜見,甚至有避而不見之意。這說明他心里自有傲骨。不是貪圖富貴的人。”
  王恕點點頭道:“畢竟是方清之的兒子,內里還是有些像的。”
  如果方應物聽到王大小姐的解讀。必定要苦笑不已,他自認是好人,但真沒有好到那個地步
  不肯來見王恕,實在是因為王老大人極其敢于直言,在天子心中是掛了號的刺頭,史書上寫的清清楚楚“帝甚厭苦之”。
  自己這種小菜鳥還弱的很,經不起風浪,大大小小的風險能規避就盡量規避為好。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為,改成勿以險小而不躲也是對的。
  卻說方應物方秀才這次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了。如果是李士實大宗師是極沒有信念的人,那王恕王老大人就是另一個極端,他的信念過強了。
  不是人人都像商相公那樣外圓內方,既有為之堅守的原則性,又不缺乏變通。
  滿懷不爽,方應物被帶到了巡撫行轅客舍,王家給他騰出了三間正屋和兩間廂房。
  名為客舍,但也是高軒敞峻,里面陳列雖不奢華,卻十分雅致。
  能與巡撫大員往來并入住的,當然也都是大人物,客舍自然不能過于寒酸。至少這輩子,方應物沒有住過如此豪華的房間。
  方應物在庭院中見到了蘭姐兒和兩個隨從,他們都有些手足無措。
  這些昨日還是山村村民的人,今天就站在了雕欄畫棟旁邊,又不是方應物這種怪胎,當然極度的不適應。直到方應物出現,這三人才像是有了主心骨。
  “小相公,聽主人家說,你要留在這里讀書?”王英小心翼翼的問道。
  方應物冷哼道:“他們自以為是而已!先住下,然后想法子走人!”
  看方應物神情不太痛快,其余人便也沒有多問。此時天色晚了,便各自回房休息,方應物和蘭姐兒入了正堂,方應石和王英去了廂房。
  在屋中,蘭姐兒坐在床頭整理箱籠,又看著夫君冥思苦想的很是傷神,便心疼道:“你何不拿出商相公的信件?王老大人總壓不過宰相罷?”
  方應物搖搖頭,“這不是斗獸棋,一個吃一個的。王老大人性情強硬,認準了的事情就不會動搖。連天子都屢屢被他批龍鱗,更別說商相公的面子。
  而且你要知道,商相公讓我送的不是信,而是人情。如果今天我拿出信件,向王老大人能說明什么?
  若王老大人順水推舟,將送信事情大包大攬,直接委派別人替我跑一次京師,將信件都一一送到,那我豈不平白失去了這些人情?
  人情是銀子買不到的,不能輕易就丟失掉,當然要小心為是。”
  路上多有不便,方應物許久沒有和蘭姐兒親熱過,今晚住的還算安逸,便**一番略略解渴。
  及到次日,方應物早早起來,出了房屋散步去。他剛走到院首,便看見兩個軍士站在那里閑聊
  這倆軍士倒是很熱情,問候道“方小公子昨夜睡得可好?這是早起散心么?小的愿為前驅。”
  “為什么叫方小公子?去掉小字不行么?”方應物既然打算出來闖蕩江湖,當然不喜歡被別人當小朋友看。
  “這是小姐特意吩咐過的,小的們自然不敢叫錯。對了,小姐昨日還說過,今天上午要親自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