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98 一個傳奇

在此之前,大多數人都覺得,這次君臣面議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次。但是當它結束后,大多數人卻都發現它并不普通,甚至說是標志性的事件也不過分。
  所以散去并不意味著結束,議論仍在持續,并且會持續很久。現在所有人都已經后知后覺的意識到,朝廷未來五年甚至十年的格局就此奠定。
  更有甚者,某些“悲觀”的人開始懷疑徐溥徐大學士的能力。由先前的“徐大學士初來乍到還差點意思”,變成了“徐大學士到底行不行”?
  翰林院掌院學士和詹事府少詹事,一個執翰林院之牛耳,一個乃宮詹領袖,確實都是非常頂尖的詞臣官職,前途不可限量。
  但這倆在目前都是虛的,一方面內閣新換屆,翰林學士短期內沒有多大晉身可能,而另一方面東宮無人,詹事府也是純榮譽職務。與吏部天官和實錄副總裁比起來,實惠性就差的太多了。
  在別人眼里,簡單總結下來,就是徐學士拿兩個非常實惠的官職差事,換回來兩個目前無法折現利益的虛職,怎么看都是賠本買賣。
  特別是強行推舉謝遷為少詹事,在方清之晉身實錄副總裁之后成了名不副實的笑柄,不免有好事者嘲笑這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
  @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對此徐溥一點火氣都沒了,他輸的實在沒脾氣,該對誰發火?故而只能暗自總結教訓,等待來日方長了。只可惜,謝遷籠罩在方清之的陰影下。幾無可能再翻身。
  從成化十三年金榜題名至今,方清之用了十年時間。終于完成了對謝遷的超車,并且取得了決定性的領先優勢。目前這場賽跑已經臨近終點。謝遷想反超已經沒有機會了。
  既生瑜何生亮,理想成了泡影,謝遷本人的苦悶不知道對誰去說。其實時人也有看得透徹的,對此一針見血的評論道,謝余姚裝逼裝不過老方,吵架吵不過小方,所以面對父子聯手只能徒呼奈何,敗得不冤枉。
  內閣、天官、接班人一旦明確,朝廷框架就算基本穩定了。接下來只需要等待成化年間被貶謫發配的正人陸續回京,徹底完成撥亂反正。
  在此之前,最先從外地回到京師的卻是前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他回來的比任何一個外地大臣都要早。原因大概有兩點,一是懷恩公公從鳳陽回京,空間距離上比大部分人都要近,尤其是云貴四川這些地方。
  二是懷恩公公被發配到鳳陽,幾乎就是無所事事,接到圣旨后立刻就能動身出發。而其他被貶大臣在地方多少都是擔任著職務。須得先把公務交割清楚,節奏上自然比懷恩公公慢一拍。
  話說這懷恩公公回京可是一件大事,大到了天子親自出宮迎接,分量由此可見一斑。朝臣對此縱然有議論,卻攔不住天子的態度。朱祐樘在宮中當了十二年太子,一直處于萬貴妃高壓之下。能撐過來靠的就是周太后和懷恩的庇護。
  然后司禮監掌印太監覃昌迅速稱病辭職,回家養老去了。天子也并沒有難為覃昌。于是懷恩公公又重新坐回了司禮監掌印太監的位置上,這是不亞于內閣首輔更替的事情。朝臣一樣很關注。
  再之后就是司禮監諸太監的變動,以懷恩為主導。萬貴妃黨羽當然要從司禮監中徹底清除,而陳準、蕭敬等懷恩親信則進一步被重用。這其中又牽涉到一個特殊人物,那就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汪直。
  按理說,汪太監作為萬貴妃手下最有名的親信,在這種時候絕對是被殺伐果斷的對象。沒見那梁芳梁太監已經被發配邊疆為苦役了,汪太監與梁芳齊名,又能好到哪里去?何況懷恩對汪太監也不大感冒。
  但是如何處理汪直,讓天子猶豫不決了。一來對天子有養育之恩先皇廢后吳氏親口為汪直求情,這份情面總要顧及;
  二來傳說當初汪太監對東宮多有回護,沒有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三來最近汪直為驅逐萬安立下功勞,若不是汪直發現了那些密疏,萬安還不知要賴到什么時候。
  正由于上述三點,致力于打造寬厚“仁君”形象的天子才會拿捏不定。如果真處置汪直,只怕會招來忘恩寡義的議論。
  方應物了卻自家的事情,又操心起宮中,此時便力勸汪芷道:“當斷不斷,反受其害。我早就說過,你想徹底保全很困難,現如今不是有貴妃娘娘庇護你的時候了,故而司禮監與東廠只能保留一個。
  眼下天子尚在,你不妨主動后退,辭去司禮監與東廠其中一個,想必天子就到此為止,不會再有另外重懲了。”
  汪芷沉思半晌,下定決心后,抬頭道:“明日便上疏辭去提督東廠的差事!”方應物對此稍稍訝異:“我以為你會舍不得丟掉東廠,沒想到你專心留在司禮監。”
  汪芷解釋道:“東廠廠公必須是天子親信才能坐得穩,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具備這個條件了,與其最后遲早被人趕走,不如就此放棄。
  而司禮監太監有數人之多,不介意多個混日子的,我能坐得穩當,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再說懷恩年事已高,還能活幾年?等他一去,在司禮監便又有機會了!”
  方應物點頭贊同道:“言之有理!”
  過得數日,從宮中傳詔出來,汪直罷去提督東廠差事,改由司禮監秉筆太監陳準兼任東廠提督。不過汪直仍然保留了司禮監秉筆太監職務,但位次已經降到了最后,在陳準、蕭敬、何文鼎之下。
  極度敏感的東廠提督名花有主,極度關注宮中動向的朝臣們得知這道圣旨,便知道天子對宮廷的整合也基本完畢了。
  讓眾人頗感唏噓的是,那汪直竟然全身而退了,這不科學。按照經驗之談,少年得志、飛揚跋扈的人只能稱雄一時,不大可能有善終,可是汪直卻打破了這個慣例。
  從成化十三年暴風驟雨般席卷廟堂,一直到今天還能安安穩穩的坐在司禮監(雖然看樣子已經被架空),簡直就是一個傳奇。更別說一個曾經站在今上對立面的前特務頭子,在改朝換代之后居然還能保全自身,實在不可思議,足以作為成化年間的一樁奇聞了。
  現在眾人并不知道,真正的傳奇還在后頭(未完待續……)
  PS:唔,寫到最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