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97 帝王心術

其實在編修實錄的這些主官里,由大學士尚書們兼任的總裁、副總裁不可能事無巨細全都管,畢竟他們還有本職工作,所以在實錄編修中更多是起到把關作用。£∝頂點小說,www.booksrc.net
  而另外還有幾個副總裁,雖然人數不多,級別不高,但這才是真正負責具體事務的人,用后世的稱呼就叫常務副總裁。一般詞臣們所想謀求的,就是這“常務”副總裁的差事。
  替皇家修書之后,按慣例是要升官,修大行皇帝實錄更不用說,擔任“常務”副總裁更更不用說......
  此時讓徐溥大學士感到不妙的是,方應物剛才連續軟了兩次,看來所圖不僅僅是一個吏部天官,還想將方清之推到實錄副總裁的位置上!而自己連續舉薦掌院學士和少詹事成功,看似所向披靡,難道都是一時假象么?
  殿里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徐溥很想邁步上前,推舉心目中的理想人選,但就是挪不動腳步,仿佛有鎖鏈死死的捆住了他的雙腿。
  還是那句話,事不過三,大明朝廷不是徐家開的,如果不停的出面舉薦人選,那也顯得太貪得無厭了。況且徐溥的威望還沒有高到一言九鼎、不必在乎別人議論、不用顧忌別人看法的時候。
  正當這時,劉棉花突然直接奏道:“臣舉薦方清之為副總裁官。”
  文華殿中的議論聲音頓時消失了,剎那間變得落針可聞。因為劉棉花是首輔,是坐在了人臣金字塔頂點上的那個位置的人。首輔說出來的話。當然不同于一般人,駁斥首輔的意見則需要很大勇氣。就是天子也要三思。
  何況今天前三次人事議題,劉棉花都置身事外。沒有半點意見。而這次算是第一次正式表態,說出的話自然分量重,不同于頻頻上鏡的徐大學士。
  有些人也意識到這點,便想道,徐大學士終究是經驗淺,先前表現的有些著急,比較起來還沒有劉棉花穩重。
  最后,方清之這個人選無可指摘,作為近幾年“保東宮被貶謫”的政治正確代表人物。是不可能被批判的。
  另一新鮮大學士劉健今天也沒怎么說話,他知道自己不能搶徐溥的風頭,但眼下徐溥不便再發言,所以容不得他繼續低調了。于是便出列奏道:“謝遷亦可為副總裁官。”
  劉健沒有直接反駁方清之這個人選,只另外推薦謝遷,反正副總裁不止一個人,能讓謝遷充任副總裁也算是追上方清之了。
  劉棉花瞧著劉健,先是很明顯的輕蔑一笑,然后用更明顯的輕蔑口氣反問道:“若謝遷先為少詹事。后兼任副總裁,那欲置方清之于何地?難不成直接超升侍郎?”
  雖然劉棉花素來口碑不怎么樣,可是這句話倒是符合大多數人心理。謝遷提拔快也就認了,反正無論什么時候都少不了火箭干部。看著除了羨慕也生不起太多想法,但事情就怕比較。
  方清之是挨過廷杖、被貶遠方的人,連自家兒子都被連累到丟官棄職。困居慈仁寺不能出來。如果謝遷提拔的比方清之還快,或者說就算是和方清之一樣快。那還有什么天理可言?
  劉健無言以對,他還沒有不要臉到當堂強辯謝遷不比方清之差的程度。此刻當事人謝遷出列道:“副總裁非老成之人不可。臣舉薦汪諧前輩。”
  汪諧乃是景泰年間進士,也是非常資深的翰林學士,更重要的是,汪學士乃是浙江仁和縣人......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謝遷自知不能匹敵方清之,就抬出一個同鄉老前輩出來攪局。要知道,詞臣交往不看重品級,卻最重年資前后輩,方清之名氣再大,但對老前輩也不能太失禮。不得不說,謝遷臨時能有這樣的急智,也是相當不錯了,可惜他遇到的是劉棉花。
  劉首輔目光在人群里掃了幾眼,找到正主,然后背著天子,盯著汪諧淡淡的說:“汪學士以為如何?”
  汪諧三思之后,決定不摻乎這攤渾水,再說他年事已高,已經沒什么野心了。便很識趣的答道:“臣才力不及方清之。”
  天子看到這里,便裁斷道:“毋須多議,就是方清之。”
  天子一錘定音,眾人便知道大明朝多了一個未來宰輔。是的,從現在開始可以說,方清之已經注定要入閣了,就像前面幾年的徐溥一樣,這就是當大行皇帝實錄副總裁的影響。
  如果論起詞臣升官的終南捷徑,擔當實錄副總裁絕對是最好的,連之一都不用加。只是這個門檻太高,一般人根本沒有資格參與角逐,只能做夢想想。
  這個門檻有三要素,勢力(有高層力挺)、名望(壓倒性的服眾)、才華(仁者見仁)缺一不可。
  當然,除了上述三要素,還得能碰上皇帝駕崩,遇到在位四五十年不崩的,那怎么修實錄?還好成化天子沒有讓方清之、李東陽這批大臣等多久......
  再具體到方清之身上,被貶謫之前是五品,這次千辛萬苦的回來后,必須要高升。即使沒搶到少詹事位置,但肯定也還的另外安排別的四品位置。
  以四品官銜充當實錄副總裁,修完之后踏進正三品門檻毫無問題,而且還必須是品格較高的正三品,那除了六部侍郎別無他想。
  按照國朝慣例,一位極有名望的大清流,當了六部侍郎之后,距離入閣就只有一步之遙了,所缺的只是熬時間而已。就像成化時代的徐溥,一直擔當禮部侍郎兼翰林學士,然后最近變身為大學士加尚書銜。
  所以總而言之,方清之已經相當于內閣新一代接班人了,甚至天子也默許了這點。
  對此徐溥沒有說話,也也不敢說話,只能暗暗苦笑。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現在最明白其中滋味的,只有自己了罷?
  徐溥想道,真是天威莫測,永遠也不要小瞧帝王心術。當年萬安這屆內閣當權,他徐溥被視為接班人,站在了萬安后面;而今他徐溥入閣,并遲早要當首輔,可是又有新一代的接班人站在自己后面了。(未完待續。。)
  ps:已經臨近尾聲,突然有點舍不得繼續寫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