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96 還是原來的配方

天子開口征詢吏部天官的人選意見,等于是將大肥肉扔到了狼群里。對殿中眾人倒是意外之喜,紛紛開動腦筋,想著是不是能從中分一杯羹。
  而劉棉花只是出來打個醬油,提了議題就縮回去了,然后闔目養神一言不發,仿佛事不關己。雖然天子對眾人征詢天官人選意見,但劉棉花卻明白,他沒有資格推薦人選。
  這不是開玩笑,此時也許殿中任何人都可以發表意見,可劉棉花肯定不行。一個輔政的內閣首輔大學士,怎么能向天子推薦吏部尚書人選?難道想把持朝綱,有王莽、曹操之志嗎?
  自古以來,就有宮中府中、內廷外朝的區別,大明體制最重制衡,同樣也不例外。內閣與外朝從理論上講是兩套互不統屬的體系,為的就是互相制衡。
  內閣閣臣體位尊貴,而外朝之首就是吏部天官,而閣臣與天官之間時常分庭抗禮。從一點就可以看出來,閣臣與吏部尚書都是天子可以不必經過任何廷議程序,直接欽點的大臣。
  當然在現實中,內閣確實也越來越強勢,首輔越來越像宰相,到了萬歷張居正時達到巔峰,甚至還有首輔兼任管部吏部尚書的奇葩例子。不過這都是后話了,絕非制度設計之初本意。
  不管以后怎樣,至少在眼下這時候,內閣大學士即便想插手吏部天官人選,也只能在暗地里運作,不可能公開發聲。不要臉如萬安者,當年想插手吏部尚書人選時。也沒敢親自站出來,派出的代理人又成了豬隊友。被方應物弄得灰頭土臉,最后還是不能得手。
  對此劉棉花無所謂。當前階段他以自保為主,穩住首輔位置即可,其它方面“無欲無求”,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但徐溥在這個問題上就苦逼了,他在外朝可不像劉棉花那樣有根基,正是銳意進取、積極布局的時候。今天拋出吏部天官的議題,對他而言就是突然襲擊,完全猝不及防。
  吏部天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實權不亞于大學士。甚至比普通閣臣還要強半籌!所以徐溥不可能半點念想都沒有,誰不想把吏部天官位置抓在自己人手里?
  可是劉棉花不能發言表態,他徐溥同樣也不能發言表態啊!連預先準備都沒有,臨時又能找誰去當臺前代言人?
  一是剛才他徐溥已經連續舉薦成功兩人次,如果這次還要出面推舉,那只怕就要惹起非議了。一而再,再而三,真當大明朝廷是徐家開的不成?
  二是與劉棉花一樣,內閣大學士推薦吏部尚書人選。本身就是一件招惹嫌疑的事情。徐溥真要這么干了,只怕立刻就有如雨的奏章彈劾他。
  腦中千回百轉,只是無計可施,徐溥只覺這一步重如千鈞。始終邁不出去。他苦惱的抬起頭,卻發現站在對面的方應物正盯著他看,兩眼炯炯有神。嘴角邊都是笑意。
  這時候若徐大學士還不明白,那就真是傻子了。這方應物前面兩次故意示弱。原來在這等著自己!翰林院掌院和詹事府少詹事,怎么比得上吏部尚書實惠!
  首輔劉吉可以不說話。還有方應物出面,身份顧忌反而更小;可他徐溥若不說話,從哪去找一個能比得過方應物的人?
  以前徐溥還有得力搭檔劉健,可是如今劉健也入閣了,同樣也身為大學士,此時同樣只能萬分悲涼的充當啞巴......
  想至此處,徐溥突然驚起一頭冷汗,方應物不會連這都算計在內罷?他算定了自己與劉健雙雙入閣,然后刻意營造出這樣的場景,逼得自己和劉健都只能當看客?
  活活悶煞人也!徐大學士頭一次感到,即便得到天子默許和撐腰,想架空劉棉花仿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今天方應物上躥下跳的不是給劉棉花當炮灰,而是劉棉花拉下臉自降身段給方應物當炮灰,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話語權,與他徐溥和劉健兌子!這樣的首輔才叫可怕!
  恍恍惚惚里,徐溥看見方應物再次從人群里站了出來,對天子說著什么,然后又有幾個人出來發言。
  又恍恍惚惚不知過了多久,聽天子道:“王恕大名,朕亦耳聞。昔年先皇尚在時,吏部尹旻罷官,朝廷曾公推王恕繼任。只是顧及先皇好惡,故而作罷,才另推李裕掌吏部。今朝中多事,吏部亟需重臣坐鎮,王恕可用。”
  殿中眾人看著方應物,無語凝噎。兜兜轉轉千回百折之后,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只是徐溥肯定虧本了,兩個清流虛職換一個吏部尚書,怎么看也是虧。
  而徐溥只能無奈嘆口氣,吏部天官主掌官位,本來就需要資歷老、威信高的人坐鎮。不然根本不能服人,通俗的說就是鎮不住場子。
  那王恕已經縱橫官場幾十年,在南京歷任兩次尚書、一次巡撫,資格老得不能再老。名聲更不用說,被天下視為公正無私的典范,自己確實也找不到比王恕更合適的人選。
  但是,那王恕終究是方應物的便宜外祖父......徐學士突然充滿了挫敗感,不免意興闌珊,只等著天子宣布散伙,然后各回各家。
  不過徐溥再一抬頭,卻發現在自己眼里只能算拎包小弟的李東陽悄然飄了出去,顯然是“臣有本奏”的做派......
  又聽李東陽一本正經的說:“先前陛下欽定編修大行皇帝實錄,亦圈定纂修官人選,只是因廷臣來去不定,所以尚未敲定總裁、副總裁等主官人選。今內廷已靖,宜就此任命主官,也好早日編修,臣斗膽奏請陛下圣裁。”
  非常言之有理,編實錄這種工作是重點工程,理論上比吏部尚書人選還重要,不能輕忽了。按照慣例,總裁官不用想,肯定是內閣大學士兼任,于是首輔劉吉、次輔徐溥、劉健便順理成章的成為修纂實錄總裁官,毫無爭議。
  然后就須要議定副總裁人選了,雖然副總裁人選不像總裁官人選那樣傳統慣例鮮明,但是也有是有一些規矩的。比如翰苑掌院學士、禮部尚書侍郎這樣的官員,一般都要兼個副總裁,另外就要靠舉薦了。
  徐溥突然想起了方清之,隱隱感到要發生什么,心情又不好了。比虧本更難受的是,賠到血本無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