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94 一見應物誤終生

此次朝會結束后,穩定了十年的內閣架構徹底改變,象征著朝廷真正變天了。閣臣從萬安、劉吉、彭華三人組,變成了劉吉、徐溥、劉健三人組。
  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連鎖反應,其中以人事問題最為重要。比如徐溥入閣后,原本兼任的翰林院掌院學士必然就要放棄了;又比如劉健進位侍郎入閣,那么他原本官職少詹事就被免去了。
  詞臣不必由吏部銓選,但卻又至關重要,天子便在文華殿召集近侍大臣,議論這些人事問題。卻說方應物進了殿后,環顧四周,赫然發現了老泰山的身影,前幾次御前議事,可不曾見到過老泰山。
  想想也就明白了,作為天子欽定的新一代內閣首輔,劉棉花不出現在這里不合適,更何況閣臣從理論上同樣屬于近侍大臣。以劉棉花的臉皮,絕對不會不好意思擠進來。
  更重要的是,另兩位新閣臣徐溥劉健已經沒了詞臣官職,若他們還能以純閣臣身份進入文華殿,劉棉花這個首輔有什么道理不行?
  方應物沒有和劉棉花打招呼,規規矩矩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他的旁邊卻是一位多年的老熟人——謝遷謝余姚。
  因為方應物是從五品左春坊左諭德,謝遷是正五品左春坊左庶子,品級就差半級。還又都是左春坊序列,所以兩人就按次序挨著站了。
  方應物本人毫無感覺。但謝遷瞥見身邊方應物,心里別提多么郁悶了。人人都說他是提拔很快的“火箭干部”。從成化十一年到十七年,六年功夫就升為左庶子;但旁邊這個方應物不遑多讓啊,從成化十七年到二十三年,也是正好六年便升為左諭德。
  自從成化十七年遇到了方應物,自家的官運似乎便戛然而止,六年時間寸步未進,放在別人身上或許正常,但在自己身上就很難受了。
  現如今,連方應物都站在了自己旁邊。方清之更不用說了。念及此,謝遷忍不住要哀嘆一聲“一見應物誤終生”。
  按下謝遷胡思亂想不表,上面天子正在垂詢翰林院掌院學士人選。如今內閣已經步入正軌,御前議事也要正規化了,須得受閣臣主導,不可能再像從前那般平等和亂糟糟。
  首輔劉棉花并不想插手此事,那根本不是他的勢力范圍,不想為此和別人沖突。次輔徐溥便奏道:“國子監祭酒丘浚堪用。”
  丘浚是當朝著名的理學大師,資歷也比較深厚。絕對有資格執掌翰林院。別人聽到徐溥這個提議,大都沒有什么意見。
  不過方應物卻站了出來,質疑道:“掌院學士須得善于調和,丘浚心胸不寬。只怕不是好人選。”
  徐溥作為新上任的次輔,怎能容忍自己的第一次提議被否定?轉頭怒視方應物,喝道:“此乃你一家道聽途說之見。可以平服人心?丘祭酒律人甚嚴,莫非在方大人眼里成了缺點?”
  方應物與徐溥對視片刻。仿佛一觸即發。旁邊眾人搖頭暗嘆,方應物這才消停幾天。今日大概又要與徐學士對掐了。
  看熱鬧不怕事大,但方應物張了張口,仿佛欲言又止,最后卻果斷縮了。只見他先收回目光,對徐學士拱了拱手,回到了自己班位。這讓別人很稀奇,方應物面對徐溥竟然也有龜縮的時候?就連徐溥本人也意想不到。
  不過從方應物的表情變化里,明顯看得出他是斟酌再三后的有意相讓。大概要顧及到徐溥的次輔體面,避免破壞當前的和諧氣氛。
  沒人再與徐學士叫板,于是這薦舉順理成章的成功了,丘浚即將出任掌院學士。此后天子又垂詢道:“何人可用為少詹事?”
  徐溥入閣后空出的是掌院學士,劉健入閣后空出的便是詹事府少詹事了。雖然在當今沒有太子東宮,詹事府象征意義比較大,但畢竟還是詞臣不可或缺的進身之階。
  而詹事府少詹事是詹事府里名義上的第二把交椅,比起左右庶子、諭德、中允這些官職,逼格上又升了一層,是帶有領袖色彩的官職了。
  徐溥看了看劉棉花依舊沒有動靜,只當劉棉花想走韜晦之道。不過作為天子屬意人選,他徐溥自然是不需要韜晦的,甚至相反,還得需要積極表現來樹立威信。便又奏道:“左庶子謝遷可用。”
  徐次輔雖然私心提挈謝遷,但他推薦謝遷在門面上也是非常能過得去的。謝遷本官正五品,與少詹事只差一品,何況謝遷已經在左庶子位置上坐了六年,升遷的資歷也攢夠了,再進一步無可非議。
  這回又是方應物出來,針鋒相對的奏道:“家父已經由陛下隆恩赦免,即將回京。臣以為,家父品行足以為少詹事。”
  眾人忍不住紛紛思考起一個倫理問題,兒子推薦老子算怎么回事?想來想去,從倫常上說,這倒是沒問題,因為在本質上是兒子褒揚老子,這是符合孝行的表現。但是卻不能反過來,如果父親推薦兒子,只會被認為是父親私心過重。
  或者說,國朝之前沒有發生過兒子舉薦老子的事情,一切傳統慣例規矩都沒有,也沒人無聊到去想這個問題。于是方應物推薦自家父親的舉動和結局,都將是“行業”新規矩。
  徐溥仍舊不肯放棄培養多年的謝遷,注視方應物答道:“少詹事有缺,德行符合之人數不勝數,若人人都憑借私心舉薦,豈不永無寧日?方應物你當三思,切莫辜負圣恩。”
  徐溥這是暗暗警告方應物,不要總是充當攪屎棍,不然沒有好下場,時間長了天子也會厭煩!不過方應物毫不示弱的回應道:“臣并非為家父,而是為陛下著想也!如果家父今日仍位居謝遷之下,何以服天下人心?”
  方應物此言霸氣十足,完全不屑于任何辯論技巧,走的是一力降十會的路子。很明確的告訴別人——謝遷已經不配在方清之上面,不解釋。(小說《大明官》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xiaoshuo”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