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93 塵埃落定

終成化一朝前后有四任首輔,分別是李賢、彭時、商輅、萬安。現在被劉棉花所彈劾的閣臣彭華,就是成化朝第二任首輔彭時的族弟。
  彭華彭閣老多年來家學淵源耳濡目染,風風雨雨見得多了,遠比萬安要淡定。他見萬安已經下臺,便知道自己肯定也保不住官位了。
  按照國朝規矩,閣臣被彈劾后,就要立刻出列,自行免冠,象征以戴罪之身請求天子圣裁。彭華很干脆利落的走出班位,摘下了烏紗帽,向天子頓首道:“臣辜負圣恩,有愧先皇,無顏再居文淵閣,惟請陛下開恩放歸故土!”
  天子開金口道:“準,給乘傳!”這彭閣老待遇比萬安略強,陛下稍稍表現出仁慈之心,允許彭華動用公車驛站回鄉。
  之前內閣閣臣有三人,位列丹墀東側。如今萬安彭華皆去,只剩劉棉花一個人站在此地了,煞是醒目。
  站在寶座側后方的汪芷瞧見這一幕,側頭對方應物道:“見微而知著,你這便宜老丈人,只怕是要當首輔了。”
  方應物點頭稱是,老泰山跳出來彈劾彭華不僅僅是自保,而且還是瞄著首輔大位呢。在朝會上關鍵時刻,做這主導局面的人,儼然就是首輔派頭(關鍵是沒有招致天子反感),簡直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且方應物還能想到,老泰山只怕不止于此,肯定還有后續。徐溥徐學士縱然君恩深厚,極受天子信任。可是今天爭當首輔的希望不大。
  一來徐學士資歷略淺,哪有一進內閣就直接當首輔的道理?二來徐學士歷練和經驗方面確實差了一籌,此刻面對毫無保留、全力發揮實力的巔峰狀態劉棉花。估計只能在后面吃灰。
  在上輩子歷史中,徐溥架空了名為首輔的劉棉花。那也是入閣之后的事情,而且還是與劉健聯手的前提下。但是在本時空,方應物覺得不大可能了,因為有自己這個最大變數存在。
  正當方應物胡思亂想之際,劉棉花并沒退回去,他又動了,再次向天子奏道:“內閣中樞,不可無人。臣薦舉徐溥、劉健入直文淵閣、預機務。”
  閣臣官銜全稱往往是某某尚書(侍郎)、某某大學士、入直文淵閣、預機務,資深的還會加三少三孤之類宮銜。
  在這令人眼花繚亂的官銜中,最核心的不是尚書侍郎少保這種看似高大上的名稱,也不是外人最熟悉的大學士這個體面名稱,而是入直文淵閣預機務這個不起眼的差遣。
  只有入直文淵閣預機務,才能算閣老,哪怕你沒有任何尚書之類加官、不是大學士也能算閣老,不然官銜再天花亂墜都是虛的。
  就像當年商輅商相公第一次入閣時,還只是個小小翰林,直接被“入閣預機務”。卻不是大學士,但也算進入了朝廷核心。所以劉棉花開口推薦徐溥和劉健入文淵閣預機務,其實就是推薦他們兩個入閣。
  至于不提具體官銜。是因為劉棉花非常明白自己的界線在哪里。廷臣升遷操之于上,具體官銜是天子才有資格授予的,劉棉花很清醒的沒有多嘴。如果劉棉花敢張嘴說該授予徐溥什么什么官,那下一個被彈劾的就是他自己了。
  閑話不提,卻說劉棉花開口舉薦之后,又一次引發了朝臣矚目,眾人不由自主的想道,這才是玩政治。
  同時立刻讓一些人很心塞。按照今天的計劃,罷斥萬安之后。會有人出來負責推薦徐溥徐學士等人入閣——當然這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革命工作分工不同。
  可是劉棉花憑借先發優勢。再加上距離天子比較近,居然轉身又把這個舉薦的活計搶去了......徐學士團伙又不可能反對。所以這氣氛很奇怪。
  其實劉棉花這個閣臣推薦別人入閣,是有些譖越的,換成別的時候早被罵成結黨專權了。正常情況下,閣臣不會親自公開推薦別人入閣。但眼下卻是非常時期,就不大計較這些了。不然嚴格追究起來,今日早朝罷斥萬安彭華就未見得完全符合規矩。
  總而言之,別人都只能先看戲,之后全看天子如何對待了。
  天子之前也沒有想到,朝會節奏居然隱隱然被劉棉花主導了。雖然劉棉花完全是順著他心思來的,讓他感覺還算舒服,可是意外就是意外。
  天子能對萬安撕破臉,但對劉棉花撕不下臉。無論如何,當初劉棉花可是組織過伏闕諍諫力保東宮的,雖然貌似半途而廢,再說內閣即便大換血也不意味著徹底清空。不然內閣驟然全換成新人,肯定會耽誤國事。
  在心里權衡過后,天子便開口道:“既然劉先生有所舉薦,諸卿便可當廷議論,是否可行?”
  朝臣聽到天子如此表態,無有不明白意思的。這就算是天子承認了劉棉花的舉薦權,以及對議題的主導,再往深里想,就是劉棉花不會被罷退了。
  至于天子問“徐溥劉健入閣是否可行”,就直接無視好了。這種時候,再蠢的人也不會跳出來反對,天子說要議論就是個形式和過場而已。
  這場臨時發起的廷議非常順利,沒有反對聲音,徐溥和劉健便取代萬安和彭華,成為新的閣老。當然具體詔書任命以及官銜問題,都是朝會之后的事情,早朝沒有必要為此瑣事浪費時間。
  首輔萬安被罷,如今劉吉是閣臣,徐溥是閣臣,劉健是閣臣,可誰是首輔還沒有明確結論,成為擺在臺面上的新問題。
  在天子心目里,當然是希望直接讓徐溥來當首輔。但是天子也明白,現在讓徐溥當首輔可能要拔苗助長。這樣大一個朝廷,常年在詞林為官、缺乏事務歷練的徐溥是壓不住陣腳的。外朝與內閣是兩套體系,如果首輔沒有足夠威望,那根本鎮不住外朝部院大臣。
  底下朝臣也議論紛紛。“徐學士雖然有君恩,但是眼下感覺弄不過劉次輔,當然要說長久又是另一回事。”“劉次輔的女婿是方應物,同樣有君恩在身,徐學士對這翁婿肯定沒什么辦法......”
  片刻后,天子便對劉棉花道:“萬安既罷,元輔重任便委托劉先生了。”
  劉棉花也不客氣,立即叩謝道:“陛下隆恩,臣肝腦涂地以報!”這時候就別上演三辭三讓的把戲了,本來天子內心就不堅決,萬一辭弄假成真就損失大了。(小說《大明官》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懶得開單章了,三更完畢,求如雨的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