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91 一箭四雕

汪芷進了文華殿,天子朱佑樘立刻就問起從宮中搜檢出萬安密疏之事,對從前他還在東宮時代的事情并沒有多說什么。
  方應物略微琢磨,其中有兩層意思:一是比起陳年芝麻谷子,天子似乎更關注眼前之事;二是天子對自己還算信任,既然自己已經說過汪芷之事,就沒必要再問一遍汪芷了。
  想到這里方應物便松了口氣,若是如此,汪太監君前奏對就輕松許多,自己受天子信任也不是壞事,都是好事啊。
  汪太監早有準備,便從袖中抽出幾封奏疏——都是萬安小黃文密疏中挑出的幾件,并呈給天子。天子凝起龍目看去,臉上精彩紛呈,甚至還有點臉紅耳臊。
  雖然他貴為人君,但終歸是個十八歲的少年人,之前受到管教也沒看過這種東西,眼下受到的沖擊力未免有點大。
  “這...”天子艱難的將眼睛挪開,抬起頭來,示意將密疏在殿中傳閱。除了方應物與汪芷之外,眾人都是不明內情的,不過掃了幾眼后,不禁目瞪口呆。
  老江湖們倒也不至于為幾天春宮文字便耳紅心跳,但是也太出乎意料了,見密疏還以為是什么軍國大事,誰能想到是如此香艷的東西?
  誰敢如此厚顏無恥?拿著密疏之人無比迅速瀏覽了最后的署名地方,只見赫然寫著“臣安進”,而且密疏上還隱隱約約有首輔專有的鈐印痕跡。
  答案呼之欲出,這些小黃文原來都是首輔萬安寫的!奏疏中寫春宮,真乃天下第一諂媚無恥之人,這樣的人居然是大明首輔。簡直也是大明朝廷的恥辱!
  無論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人人臉上都顯出了極其憤慨的神色。這樣的事情被捅出來,萬安究竟還有什么臉面立足于朝堂!
  天子對著眾人垂詢道:“誰持此密疏。前往內閣?”
  天子沒有說前往內閣干什么,但是眾人明白。肯定是拿著這些密疏逼迫萬安主動辭官,只是天子礙于君臣之禮不便明說而已。
  這是一件白送的功勞,眾人誰不想躍躍欲試?不過又想到,這些密疏是方應物先提出來的,又是汪太監從宮里發現的,想虎口奪食似乎不太容易,于是便按住了心思——插一句題外話,這便是威望與聲望的區別了。
  不過方應物久久按兵不動。汪太監也無所表示,仿佛沒有聽懂天子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該趁機而上,把功勞徹底包圓了。
  雖然說他們呈上萬安的丑聞,已經算是深得圣心立下首功了,但功勞總不嫌多,順理成章的錦上添花并非壞事,為什么不要?可是半晌過去,他們兩人還真就不出列,仿佛打定了自己吃肉。也給別人喝口湯的主意。
  天子微微訝異,這樣現成的功勞竟然沒人搶?自己身邊果然正人云集,內心都是謙謙君子啊!略加思索。便問徐溥道:“有勞徐先生前往內閣走一遭,如何?”
  徐溥不知道方應物為什么不主動請纓,但他知道,那方應物謙遜的不出來“贏者通吃”,吃完肉后故意把湯讓給別人喝,這絕對不科學!
  方應物怎么可能是這樣知進退的人,此事必有蹊蹺!反正自己地位穩固,入閣已成定局,不差這一次功勞。又何必再多此一舉?
  抱著這個念頭,謹慎的徐學士對去內閣驅逐萬安的差事沒有興趣。但冷不丁的。天子直接點了自己的名字,徐學士又不能不答話。
  想了想。徐學士便奏道:“此去內閣辦事,非言辭敏利之人不可,臣以為左庶子謝遷可以擔當大任。”
  作為團伙首領,徐溥知道自己不能輕易冒險。但是面對這份功勞的誘惑,他又想起了地位停滯不前的謝遷,決定讓謝遷試試看。
  畢竟謝遷在方清之的光輝照映之下,略顯暗淡無光,有機會的話,多提挈一點是一點,死馬當活馬醫;其次,如果真是另有玄機,漸漸邊緣化的謝遷再倒霉,也不至于影響大局。
  誰去辦事,天子當然是無所謂的,此時又沒有別人出來毛遂自薦,于是便準了,“徐先生言之有理,就讓謝先生辛苦一次。”
  謝庶子迅速出列道:“臣領旨!”當他拿著萬安小黃文密疏回到班位后,扭頭便發現,站在對面的方應物如同幽靈般的閃了出來......
  又聽方應物向天子奏道:“陛下!方才臣一直再想,以萬安之厚顏無恥,即便持此密疏當面勸他,他只怕仍會死皮賴臉的不肯辭官。一來二去,只怕又要遷延時日,最后還得勞動圣躬親自出面治罪并罷斥萬安!”
  天子略焦躁,又問道:“那又該如何是好?”
  “重癥還需要猛藥,不能給萬安任何僥幸和后路!”方應物斬釘截鐵的說,“明日早朝,可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面,公開宣讀這些密疏!到了那時,眾目睽睽,人口鑠金,萬安還有何面目站在朝堂?”
  眾人聽到后,倒吸一口冷氣,這招夠狠!簡直不但要萬安身敗名裂,還要萬安遺臭萬年啊!不過也不能不承認方應物言之有理,想要治萬安這樣倚老賣老、油鹽不進老無賴,這是最有效的法子。
  天子也為萬安的事情煩透了,覺得這法子估計能盡快見效,沒有想太多便揮揮手道:“明日早朝時,就如此辦。”
  “陛下圣明,掃蕩奸邪,臣等敢不盡心竭力輔佐圣明乎!”方應物迅速代替全體侍臣頌揚,這件事便討論到此為止,畫上了句號。
  眾人臉上精彩紛呈,明天早朝真有好戲看了......唯有謝遷是個例外,一張臉苦得發黃,他先前已經領了旨,此刻萬安的小黃文在他手里,所以他還是直接執行的人。方應物已經頌圣完畢,他再想上去推辭,豈不成了“不肯盡心竭力”之人?
  可是別忘了,萬安這些密疏里都是些什么玩意?他謝遷堂堂一個體面清流詞臣,在大庭廣眾之下去朗讀那些春宮文字,那也太臊人了!事后萬安固然身敗名裂,但自己的逼格只怕也要降低,“念小黃文的謝遷”這種名聲不知過多久才能消除。
  謝遷忍不住幽怨的看了徐學士一眼,天子明明點的徐學士,但徐學士卻轉而推薦了自己,這算是無辜的替徐學士擋了一箭?同病相憐的劉健拍了拍謝遷,兩個擋箭人無言以對。
  汪直對方應物道:“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后手,你這不是一箭三雕,簡直就是一箭四雕啊。”
  方應物望著徐學士的背影,嘆口氣道:“想釣大魚越來越難了,今日設餌,卻只釣了兩條小魚。看來大魚終究是要躍龍門的。”(小說《大明官》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
  如果覺得大明官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lu5小說網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