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90 宰相肚量

天子便殿文華殿在左順門里,內閣在文華殿南邊,司禮監在文華殿東邊。在文華殿越來越虛的時候,內閣與司禮監便形成了大明廟堂的二元核心,也是朝廷中最接近天子的所在。
  但是在這段時間,內閣與司禮監便成了難兄難弟。新天子登基,因為歷史原因,不敢也不愿意信任現如今的司禮監和內閣。
  其實天子的心思都明白,司禮監要等懷恩太監回來之后加以整頓,然后才可以信任;至于內閣,肯定要進行換血,讓東宮舊人成為內閣主導,然后才可以使用。
  上面兩項改造工作完成之前,朝廷臨時核心是天子和身邊的潛邸舊人,司禮監與內閣就先晾在一邊好了,暫且充當個收發室還是很合格的。
  內閣那邊承上啟下的事務性工作還是有不少,但司禮監這邊就明顯輕閑多了。如今掌印太監覃昌很知趣的稱病不出,基本不露面,而其余幾個太監在這非常時期不敢不來文書房,來了又沒事做,只能閑聊了。
  掌印太監不在,別人地位相當誰也管不到誰,聊起來自然是沒上沒下的。今天陳準、蕭敬、李榮、何文鼎等司禮監太監就湊在了文書房中堂里,天南海北的開始侃。
  對了,還有另外一個司禮監秉筆太監汪直,坐在旁邊稍遠處,閉目養神,沒有與同僚們扎堆。汪太監在司禮監諸太監資歷最淺,但混了這三年,仍然隱隱受到排斥。每當在這種時候,總是略顯得孤立。
  一是汪直年紀太輕了。雖然太監這個行業不太講究年齡段,但是汪直這般二十出頭就成為司禮監秉筆太監。實在是讓一干摸爬滾打數十年才得以上位的中老年大叔情何以堪。
  外朝方應物的名氣功勞那么大,目前也只不過是從五品(清流詞臣)而已,起復前更僅僅是六品。其實方應物這個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翰林院品級最高的學士也才是正五品,可是跟汪直一比,簡直就成了蝸牛。
  二是司禮監太監大都是從小在內書堂讀書,正兒八經的科班出身,可比擬為文官里的翰林,雅號也叫內翰。學識上起碼也是進士水平。
  而汪直則是野路子,從一開始走的是佞幸路線,在內書堂露過幾次面也都是混日子來的,在其他司禮監太監眼里當然是另類了。
  三是人人皆知汪直出自萬貴妃宮里,如今萬貴妃薨了,先皇崩了,汪直就等于是靠山全部消失,還能撐幾天都是個未知數。和汪直走的太近,也許會受到牽連。
  忽然有小太監站在中堂門檻外。叫道:“皇爺那邊遣人來傳諭了!”
  但諸太監并沒有太在意,估計是有什么圣旨從他們這里走個形式,需要通過他們向外朝官員宣布。最近不少這樣的旨意,沒什么可驚訝的。
  然后便見有人進了院子。高聲叫道:“傳旨!召汪直面圣!”
  懶洋洋的諸太監這才猛然驚醒過來,紛紛面面相覷,天子這次來傳諭。竟然不是收發圣旨,而是召見太監!
  放在從前不稀奇。但這次可是當今天子登基后,第一次在朝會之外的場合。單獨召見司禮監太監!沒錯,是第一次,誰能不驚?
  不過怎么會是汪直?汪直有什么特殊之處?為什么第一個召見的是汪直?隨即諸太監不約而同的想道,大概汪直要倒霉了,召見之后,可能就是九天雷霆。
  以汪直的出身,這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當諸太監把目光轉向傳旨之人時,卻又迷惑了。這個人都認得,乃是最近很得用的新貴方應物。
  司禮監太監對宮中事情都是異常熟悉的,這樣簡單的一道旨意,居然要勞動方應物親自來跑腿,是很不同尋常的表現。
  一個文臣向太監傳旨,還不夠詭異的么?既然不同尋常,那就說明此事不像他們想的那樣簡單。難道不是處置汪直,而是別的什么?
  汪直面無表情的穿過同僚,來到中堂門外。方應物有意笑了笑,“汪太監走罷,不要讓陛下久等了。”
  其余諸太監敏銳的捕捉到了方應物的笑容,如此輕松神態,說明此次不會有嚴重事情。既然不是嚴重事情,那汪太監被召見就是走運了。
  目送汪直離去,另一個地位比較高的秉筆太監陳準愕然道:“看不出來,汪直居然如此深藏不露啊,居然走在了吾輩前面。”
  其余眾人紛紛點頭稱是,心里略后悔,早知如此,就多與汪直拉扯拉扯了。
  在司禮監去文華殿的路上,方應物像個送兒女上考場的老媽子,絮絮叨叨的囑咐道:“雖然說我要一箭三雕,但最大的目的當然就是讓你借此機會洗白,改頭換面重新做人。是非成敗,就在這一次覲見了,該說的都說過過,你務必要小心。”
  雖然汪芷也早想著能與方應物公開往來,不要每次都像準備造反似的偷偷摸摸,但面臨機會時,卻因為風險而感到有些畏懼了。如果搞砸鍋,那就會徹底與方應物說再見,連地下勾結都沒了。
  她忍不住問道:“你我聯系一直隱藏在世人背后也挺好,為何要公開?”
  方應物答道:“確實也有風險,但你我能永遠見不得光的勾結么?別人不是蠢貨,這種事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總要尋找機會回到陽光下。
  現在已經是最好的機會了,舊有秩序被徹底打破,一切都在劇變之中,你我之間才能趁勢而為。不在這時候有所作為,等到局面穩定下來的時候,一切都將按部就班,我們想重新定義你我關系也不可能了。”
  眼前前面就是文華殿,汪芷停住了腳步,又認真的問道:“你怎么比我還要積極,身為清流,就不怕別人非議么?”
  方應物很有把握的哈哈一笑,“時代不同了,做法自然也不同了。近侍廷臣與司禮監太監怎么可能不打交道?如果廷臣與司禮監老死不相往來,那政務如何運轉?
  我知道你擔心的是什么,但今后這方面的擔心可以暫且放下。你只要記住,重點已經轉移了,之前相當于打江山,而今后就是坐江山階段。”
  汪芷沒有理解方應物的意思,蹙眉道:“最煩你故弄玄虛,能說得更明白一點么?”
  方應物便更直白的解釋道:“就拿我來說,以前做事是做給天下人看的,所以不惜代價的追求名聲,因為這是立身和上位的根本。
  而今后做事是做給天子看的,追求名聲這種事情可以向后排排。只要天子默許,勾結司禮監太監又算什么問題?別人說幾句閑話無所謂,這才是宰相肚量的真意。”
  宰相肚量?汪芷噗嗤一聲也笑出聲來,“你還是這么自大成性,眼下離宰相還有十萬八千里罷?我都比你更接近宰相這個定義。”
  汪芷這話倒也不是夸大,內閣閣臣雖然號稱宰相,而司禮監太監也號稱內相。其實胡惟庸之后,大明朝就沒有傳統意義上的宰相了,可是如果把司禮監和內閣合起來,差不多能算接近真宰相的定義。
  也就是說,作為司禮監秉筆太監,汪芷與閣臣地位相當,自稱宰相并非是胡言亂語。面對與汪芷之間的人生差距,方應物只能唏噓,“來日方長!下一步是先當個宰相女婿,然后力爭成為宰相兒子,最后再......”
  聽到宰相女婿四個字,汪芷心情又不好了,冷冷的問:“為什么不想當宰相夫君?”
  方應物東張西望,見四周無人,才答話道:“說好的宰相肚量呢?在這里別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未完待續。。)
  ps:修正:原文“宰相女婿兩個字”改為“宰相女婿四個字”,原諒我文科生不會數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