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89 挖坑與跳坑

不得不說,方應物的口氣很微妙,聽在自己人和中立者耳朵里沒什么感覺;但若聽在對頭們的耳朵里,就覺得實在是太欠扁了。
  什么叫只是個別人風聞言事?什么叫自會還他清白?充滿了令人厭惡的自大,以及對彈劾的不屑情緒,還有那種呼之欲出的得意洋洋。
  說起來有點夸張,其實實情確實也如此。方應物的對頭們天然是站在彈劾者角度上的,代入了彈劾者心理,聽方應物這幾句話自然便是上述這種感覺了,就好像聽到了嘲諷自己一樣。
  方應物說完之后,沒去管天子什么臉色,卻偷偷瞥向徐溥劉健謝遷程敏政等人,他心里猜測,彈劾自己的密疏只怕與這伙人脫不了干系罷?現在自己順手挖了一個坑,會不會有人跳呢?
  此時方應物的對頭們也糾結不已,文臣與太監內外勾結這種事,是可以做做文章的,炒作起來后也有不小的殺傷力。但他們看不出來,方應物到底是得意忘形,不經意露出破綻;還是有意為之,故意賣了個破綻?
  若是前者,逡巡不前就錯失機會了,就甚為可惜,那可是方應物!若是后者,貿然行事就怕又要上當了,那可是方應物!想來想去,眾人不約而同選擇了保守策略,或者叫避敵鋒芒,寧可無功不能有過。
  方應物等了片刻,見沒人跳出來攻訐自己,頗有遺憾。不禁連連感慨,這年頭都學精了,誘人跳坑也越來越難。最后忍不住又對天子奏道:“任由別人風言風語。臣問心無愧,不然殿中諸君早就有所匡正了。何至于一言不發!”
  方應物的潛臺詞大概就是,諸君若不出來唱對臺戲,那就是默認他無辜了。
  這是變相的激將計!于是方應物的對頭們又是一陣膩歪,再怎么說,方應物也是也是惹上了勾結內監嫌疑的,各種傳說也早有耳聞只是不能確定。
  大家沒實證裝糊涂也就罷了,但方應物如此睜眼說瞎話的否認,真的好么?剛才這話簡直就是逼著別人不能不出來。他真當自己百毒不侵金剛不壞?睜眼說瞎話誰不會?
  總而言之,此時別人要么默認方應物是無辜的,要么站出來反駁他,當然方應物的對頭們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不過徐學士沒出來,但劉健卻出列了。
  因為徐學士作為團伙首領,很大程度上代表著這個團伙的高度和形象,然而他卻連連在方應物手里吃虧,如今已經不能再承受失敗的風險了,為了穩妥只能讓別人上。
  只聽劉健對天子奏道:“方應物與汪直之事,臣不得親見。但多年來也有所耳聞,宮中朝中常有東廠扶助方家之說。方才不是故意隱瞞,只是沒有實證。臣等便不敢輕易信口開河,但臣私下里猜測,多半是確有此事。”
  天子朱祐樘本來并沒有將這彈劾方應物的密疏放在心上,但凡有點名的大臣,誰不遭到彈劾?如果件件都要天子來操心,那早早累死拉倒。
  剛才朱祐樘點出來,也就是想給方應物一個公開辯白機會,然后就“到此為止下不為例”。但是朱祐樘卻沒想到,方應物自己作死了。竟然沒干脆利落的一刀兩斷,反而掰扯不清的把政敵拖下水。
  有人鄭重其事的做旁證了。那下面怎么處理?天子心里剛起了這個念頭,轉眼就看到方應物仿佛受了天大委屈。撲在寶座下叫道:“陛下!其實臣另有隱情,怎奈旁人多有刁難誤會!”
  然后方應物開始辯白:“臣與汪直早有聯系,此事并非秘密。當初臣在榆林戍邊時,臣為國獻策,不得不與奉旨巡邊的汪直打交道。這就是傳言最早的由來,臣也懶得辯解,所幸其后為社稷建功立業,一身榮辱也就不算什么了。”
  都是老掉牙的黃歷了,還是有什么可說的?眾人忍不住想道。
  又聽方應物繼續說:“至于其后,臣確實去交結過汪太監!因為當時東宮危急,臣想力勸汪太監棄暗投明,所幸汪太監深明大義,便暗中對東宮多有庇護!”
  天子頭一次聽到這個說法,動容的問道:“竟然有此事?汪直不是萬妃黨羽么?”
  方應物連忙反問道:“陛下可自行回想,當初汪直手握東廠大權數年,可曾為難過東宮么?可曾刁難過殿內諸君一分一毫么?不僅如此,汪太監還多次對臣通風報信!”
  劉健心里嘀咕一聲,這畫風好像哪里不對?便插嘴道:“這都是你一家之言,焉知不是為了包庇汪直,所編造出來的?左右別人也無法駁正你說謊。”
  “臣還沒有奏完。”方應物沒有理睬劉健,仍對天子道:“近日傳言再起,大概又是因為臣與汪太監有所聯系,其中也別有內情。”
  這次沒賣關子,不等別人詢問,方應物利索的說了出來:“那汪太監在宮中負責整理先皇文牘,不經意間翻到一個塞滿密疏的小匣子,仔細檢點,發現皆為萬安所上。汪太監不知如何處置,特意找到臣來詢問,因為此殿中人,他只與臣略有交情。”
  聽到萬安兩個字,文華殿里所有人都明白,戲肉來了!誰不知道天子如今最頭疼的就是,如何在不影響自己名聲的情況下,用最小代價把萬安趕走!
  同時引發了極大的好奇心,這些密疏到底是什么內容?能讓先皇專門單獨收藏在一個匣子里?
  方應物面上露出古怪的笑意,“其中文字不堪入目,陛下一看便知。如若公布出來,只怕萬首輔就無顏立足于廟堂了。”
  萬安不能立足才好啊!天子險些就興奮的拍大腿,但硬生生克制住了。不過,萬安的密疏里到底是什么玩意,能讓方應物評價為“不堪入目”?
  徐溥等人忽然也悟到什么,下意識面面相覷。方應物從剛才到現在,并沒有直接否認與汪直的聯系,他面對彈劾,辯解技巧是“情有可原”,而不是“絕無此事”。
  只是他們先入為主,把方應物的“問心無愧”理解成“矢口否認”了。他們也沒想到,方應物勾結汪直,還有如此多彎彎繞繞的內幕,明明是內外互相勾結,搖身一變就成了聯手擎天保駕。
  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在方應物勾結汪直是為了大義的前提下,他們單純拿著勾結內監來攻擊方應物,倒顯得己方斤斤計較、心胸狹隘、黨同伐異。
  劉健心中不免悲涼,他就知道,這肯定是個坑......更悲涼的是,明明猜到是個坑,還是不得不跳進來了。不幸中的萬幸,自己替徐學士擋了一箭。(我的小說《大明官》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