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88 三方會晤

方應物心里暗暗判斷,以劉棉花的能力,要忽悠汪芷應該很容易,可這并不是他心目中的最佳選擇。
  原本他沒想到自己入局如此之快,所以當初才吩咐汪芷將萬安的小黃文密疏送到劉棉花這里,讓劉棉花來揭破此事,畢竟劉棉花比汪芷更為擅長陰謀。
  可是事情變化太快,如今自己迅速在天子身邊占有一席之地,并得到天子授權處置萬安之事,那就該換一種玩法了。方應物想的是,借這次機會,自己和汪芷一起演一出戲,為自己與汪芷的關系正名。
  不過劉棉花不想換玩法,故而才導致這次波折。方應物轉念又想道,如果總是攔著劉棉花,那老泰山面子上也過不去。若最后汪芷真經受不起劉棉花忽悠,大概也是命該如此了。
  汪芷與劉棉花雖然歲數差的很多,但是司禮監秉筆太監與內閣大學士兩邊的身份卻是相當的,一般情況下王不見王,安排兩人會面是個很麻煩的事情。
  不過方應物卻覺得有必要有這樣一場會晤,一方面是出于劉棉花強烈要求;另一方面,在當前這個利益大調整的關鍵時間,三人必須協調好步驟,不要出現互相拆臺的現象。
  最后三方會晤的時間就安排在了今晚這個月黑風高夜,地點在何娘子酒家——以劉棉花和汪芷的身份,誰到稅府上拜訪都不合適,只能找靠譜隱蔽的第三方地點。
  方應物沒有太多時間浪費,內部問題的解決越早越好。首當其沖要談論的,就是萬安密疏問題。如今天子決意干掉萬安。誰來捅破萬安密疏,誰就會在天子心中刷出印象分。劉棉花這個地位不穩的前朝老臣需要,汪芷這個失去最大靠山的太監同樣也需要。
  首先劉棉花曉之于理:“人總不能出爾反爾。既然你將這些交給了老夫。又想從老夫手里索要回去,這未免有些太不地道了。”
  汪芷沒說話。然后劉棉花動之以情:“你沒了靠山,暫時肯定要失勢,能給方應物提供多大助力?現在是你需要方應物支撐,而不是方應物需要你協助。
  而老夫不同,根基比你穩定,不存在沒了靠山就元氣大傷的問題。如果熬過這道關口不被罷黜,對朝政影響力仍然遠比你強,自然可以幫到方應物。也能幫到你,這才是對大家都好的選擇。”
  汪芷仍然沒有說話,然后劉棉花鎮之以威,“把柄是需要人來操作的,操作的人力量越大,把柄的威力也就越大。以你如今的力量,并不能將萬安密疏發揮出最大的效用,在你手里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浪費,你若堅持自行其是,那時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這次汪芷終于開口了:“劉閣老你搞錯了。并不是我想怎么樣,而是方應物打算怎么樣。另外,先前我對萬安密疏很無所謂。讓與你也無妨,但是你的態度讓我很不高興。所以請你將這些密疏還給我,該如何處置再與你無關了。”
  劉棉花自覺占了上風,斷然拒絕道:“這不可能!”
  汪芷側頭問方應物:“你怎么看?”
  方應物很不負責任的答道:“此事難以兩全,你們兩人自行決定。”
  汪芷冷哼一聲,“你今天早朝所言,都是屁話么?”
  不過她并沒有惱怒,回過頭來對劉棉花淡淡的說:“我在宮中整理密疏,搜羅到這一匣不堪入目密疏。絕大多數都是萬安的,但也有幾封是你的。”
  “那又怎樣?”劉棉花反問道。他猜測汪芷是想拿自己的密疏說事。但是汪芷先前已經將一匣子密疏送到自己這里,還能拿什么來要挾自己?
  “不怎么樣。”汪芷平靜的說:“我只是從中抽出兩封密疏留在手里。似乎還都是你的著作。”
  什么?劉棉花大驚,汪芷居然私自扣下兩封自己當年寫的小黃文密疏?現在說出來,明擺著就是想要挾自己。
  在旁邊當了半天小透明的方應物頗感意外,沒想到汪芷居然也有這樣的心眼。這眉清目秀的,居然也學“壞”了......
  汪芷很遺憾的說:“本來是想用這個來談談你女兒之事,沒想到錯有錯招,居然用在這里了。你若一意孤行,我也將這兩封密疏散出去,大不了誰也不討好。”
  劉棉花愣了愣,真真終日大雁卻被燕啄了眼,一不留神竟然被汪直這年輕太監算了一道,簡直情何以堪!便側頭問道:“賢婿你怎么看?”
  方應物仍舊很不負責任的答道:“此事難以兩全,你們兩人自行決定。”
  劉棉花從來就不具備“狹路相逢勇者勝”的精神,盤算利益得失后便退縮了。“老夫可以不再與你在此事上爭奪,但你須得將老夫密疏還回來。”
  此后三人各懷心思的放下密疏之事,對當前形勢進行了坦率會談,并交換了看法,同時對未來行動達成一致意見。
  及到次日,方應物入宮,來到文華殿,恰好天子正與侍臣議事。話說按照正常狀況,在政治中,天子身邊最近的人不是司禮監太監就是閣臣。對內監親近的,就是召集司禮監太監議事,對文臣親近的,就召集閣臣議事。
  但是當今正處于特殊時期,沒什么登基準備的天子對司禮監和閣臣都不夠信任,所以議事時只習慣性的召集舊日東宮屬官,形成了這一階段的中樞決策核心。從政治上來說,內閣和司禮監在這段時間里,其實都變成了只管上傳下達和處理瑣碎事務的衙門。
  方應物文華殿拜見天子后,便聽天子說:“有人密疏彈劾你勾結汪直,交通內外圖謀不軌,你作何解?”
  方應物暗暗想道,這就是前天當眾與汪直的后遺癥了,也算在意料之中,沒有人彈劾才叫奇怪。不過天子既然明說了是密疏,那肯定不會將人名泄露出來,就別想知道誰彈劾自己。
  早有準備的方應物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大概只是個別人風聞言事,本不足為憑,愿陛下明察,不值得為這等小事分心費神!臣亦相信眾口悠悠,清者自清,自然會還給臣一個清白。”(我的小說《大明官》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并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明天就是本書最小書友,還在上初中的“曉義通弦樂”妹子生日,在這兒祝她生日快樂,好好學習天天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