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85 金風玉露一相逢

李東陽終究不是死心眼的人,稍加思索便明白其中奧妙了。方應物看似魯莽的立下軍令狀,就是有意表現出“為君分憂不顧利益得失”的樣子,在天子心中塑造“實誠實干”的形象。
  而且這恰好與別人形成了鮮明對比,目前天子身邊大臣大都東宮講官出身,多得是教書先生,最缺少的是行動派。
  如果方應物把握住這點“細分市場”,勇于任事,輕而易舉就能在天子身邊牢牢占據一席之地——作為一個后來者,這非常難能可貴。
  那程敏政用話逼著方應物打這個賭,看起來是精明的占了小便宜,其實他未必真受益了,起碼肯定在天子心里失分了。道理很簡單,他擠兌方應物,對天子沒有任何好處,反而可能阻礙解決萬安問題。
  所以方應物說的沒錯,吃虧就是占便宜。當前天子最急需的是方應物這樣敢于做事、厘清亂局的人,而不是只會輕浮的耍嘴皮子打擊實干者的人。
  卻說李東陽與方應物兩人出了文華正殿,正說著話,忽而望見遠處迎面走來幾人。當頭一員頭戴太監中常見的黑紗三山帽,但身穿金線朱袍,只是還看不清紋路,就憑這穿著便知一定是宮中顯貴人物。
  走得更近些,便看清楚了,來者不是汪芷又是誰?方應物突然上前幾步,對汪芷打招呼道:“見過汪公!近來可好?”
  此時附近其他行人下意識的放慢了腳步,甚至還有停住的,新崛起的方應物攔住老牌掌權太監汪直的路。這絕對有什么戲看!
  而汪芷則嚇了一跳,沒想到方應物主動對她打招呼。她剛從內宮出來。要前往司禮監,只是路過文華殿這里而已。看到方應物時。正想裝作沒看見,宛如陌路人一樣擦身而過。
  因為地下勾結見不得光啊,公開場合盡可能要避嫌,過去許多年一直是這樣的。但汪太監沒料到,今天方應物竟然吃錯藥似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攔路堵著自己問好!
  汪芷不免在心里嘀咕幾聲,方應物搞什么鬼?前幾天夜晚剛見過面,自己好不好。他還能不知道么!然后揮了揮手,讓跟班們站遠點。
  方應物親熱的拍著汪芷肩膀,嘴里不著邊際的瞎扯著:“今日風和日麗,天氣不錯啊,但秋冬換季將至,天氣轉涼,汪公要注意保暖,不可著了寒氣......你宅中炭火準備的如何?我認識一家鋪子,價格便宜量又足......”
  能在朗朗乾坤下。于眾目睽睽里,和方應物不顧嫌疑的說話,對汪芷而言也是難得的體驗。雖然都是毫無營養的閑扯淡,怎么心里有點既刺激又興奮的羞恥感覺呢?
  方應物一通漫無目的的胡言亂語。把汪芷侃得暈暈乎乎,便揚長而去了。一陣涼風吹來,汪芷打了個哆嗦。心神清醒過來。
  她在朝廷歷練了這幾年,怎么也是有長進的。當即也明白了方應物的意圖。這是要故意公開展示,方應物與自己之間的緊密關系。至于為什么偷偷摸摸了多年。今天卻能展示出來,汪芷就懶得操心了,那是方應物的事兒。
  別人雖然聽不到方應物與汪太監說了什么話,但都是長了眼睛的。分明看到方應物與汪太監神態熟稔的閑談,這絕對不像是剛剛交結勾搭上的關系,仿佛多年的老友碰面一般。
  宮里從來都不缺少有心人,立刻就想到,難道方應物與汪太監已經互相勾結很久?之前有過這種傳言,但都覺得太不靠譜,穿鑿附會居多,卻沒想到是真的,果然是空穴來風必然有因!
  李東陽也十分震驚,感到自己三觀都被刷新了,方應物竟然還有汪直這樣的巨頭權閹的暗線!直到方應物回來,他還在愕然,又過了片刻后才問道:“你與汪直之間......”
  方應物長嘆一聲,“當初勢單力孤,為了維護東宮,不得不曲意交結汪直。否則當年險象叢生,若東廠再落井下石,今上哪能安然度過?”
  李東陽想了想,對方應物很理解:“沒想到,你做過的事情,比世人看到的還要多,想必交結劉閣老也是如此無奈罷?世道如此,也怪不得你。程嬰與公孫杵臼,各有其道而已。”
  各自回家后,宮中天使來得很快,沒兩日尚寶司便將牙牌、袍帶送到了方家,然后方應物便算正式出任詹事府左春坊左諭德兼中書舍人,可以入宮伴駕。
  簡在帝心時,起復起來就是這么利索,鬧幾次辭官罷官都不叫事。方應物入職后,正好就遇到早朝日。
  話說早朝時,天子高居奉天門金臺之上,文武百官分列下面,最靠近金臺的是錦衣衛官和內閣大學士及詞臣。
  但是在金臺上,當然不可能只有天子孤零零的一個人,孤家寡人不是這么當的。另外還有四種為天子服務的人選,比錦衣衛官和閣臣距離天子還要近。
  第一種是打儀仗的,第二種是負責安全的近身護衛,第三種是負責接旨傳旨的司禮監太監,最后一種就是備顧問的中書舍人。
  于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今日早朝輪值的中書舍人方應物和司禮監秉筆太監汪芷,宿命般的在金臺上幽會,不,相會了。
  金臺上很擁擠,當然再擠不能擠到天子,于是別人就更擠了,讓方應物想到了上輩子高峰期坐地鐵的經歷。
  資歷淺的新鮮人方應物被擠到了后面,汪芷在司禮監也算資歷淺的,同樣被擠到了后面,還被奉天門廊柱擋住了半個身子。
  汪芷眼觀鼻鼻觀心,肅立在稍前的地方,忽然感到有人在自己背后捅來捅去,最后捅到了自己屁股上。隔著幾層衣物,但仿佛仍能感受到手指頭的熱力,然后這個手指頭很輕佻的開始畫圈圈,讓自己癢癢到汗毛直豎。
  雖然她腦袋后面沒長眼,但她很清楚站在自己身后的是誰,如果不確定背后人是誰,她汪芷也就不會站在這里了。
  混蛋!此處可是莊嚴肅穆的早朝!上面是君臨天下,底下是萬方來朝,遠處天邊紅日噴薄而出,照耀四面巍巍宮闕金光萬丈!然后汪芷發現自己濕了,身子軟酥酥的只能靠在廊柱上。
  后面的方應物莫名其妙,只是想悄悄的問汪芷幾句話而已,她搞什么鬼?(未完待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