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83 脫籠猛虎

李東陽這幾句相對比較委婉,沒有直接點名徐溥,那徐學士也就裝聾作啞了,只當沒聽出言外之意,說到底他也是心虛的一方。
  劉健站出來,替徐學士擋住質疑說:“實錄修纂不是兒戲,自有朝廷統籌考量,哪有自行去留的道理?李賓之此言不妥,還請收回為好!”
  不過有人不會讓徐溥這樣故作糊涂(www.****)的,方應物見李東陽打了頭陣,其后也迫不及待的親自跳了出來——他先前讓李東陽出面,也是為了制造人多勢眾形象,讓中立者看到自己這邊并非勢單力孤,避免產生己方只有自己唱獨角戲的印象,吸引中立者對己方產生信心。
  方應物眼中沒有劉健,旁若無人的繞過劉健來到徐溥面前。李東陽見狀,就暫時按兵不動了,且看方應物要如何。
  眾人皆以為方應物要聲色俱厲的斥責徐溥時——沒人懷疑方應物是否有這個膽量,他卻跑題了,啰啰嗦嗦的敘述起師生關系來。“徐學士本為在下恩師,學生我只能尊從師囑。但事情涉及家父,叫在下百般為難。
  方才想來想去,只能孝字為先了,畢竟為人立于天地間,孝道乃安身立命之本?故而在此先向恩師賠罪了!”
  李東陽突然明白了,為什么方才方應物如此異乎尋常的激動,原來是終于找到了發飆的借口!以前方應物可以毫無顧忌的與萬安劉珝等人撕逼,但卻不能如此對待徐溥,只能暗地里使絆子。最多暗諷幾句,不能公然攻訐。連當面明嘲都不行。
  說到底,方應物與徐溥還是有一層座師門生的官場倫常關系束縛。縱然是方應物也怕被別人指責欺師滅祖。
  但是如果與更強大的孝道比起來,師生關系又不夠看了!今天方應物大可以打著孝道名義,對徐溥無差別的攻擊,別人從倫理上也無可指摘,天地君親師,親在師前!
  而徐溥這當事人也猛然醒悟到,自己如此刻意針對方清之,在正常情況下并不算錯,先前自己也沒意識到有何不妥。
  但如果將方清之兒子這一因素考量進來。這就可能產生變異了。這樣便等于是親手解開了方應物的束縛,讓方應物徹底沒了師生關系的顧忌!想到這里徐學士突然后悔了,感到自己有些思慮不周,竟然放出了脫籠猛虎!
  果然接下來聽到方應物變了嘴臉,毫不客氣的質問道:“名單是由徐學士擬定上奏,當由徐學士親自解釋(www.****)疑問,其他人勿復多言!在下委實不明,修纂官名錄中,為何家父憑借學識、品行尚不得入選?”
  徐溥敢這樣辦。自然早準備好了說辭,當即便答道:“修實錄非要熟悉朝廷狀況者,方清之在外兩年,想來對朝廷多有生疏之處。便沒有列入名錄。
  況且朝廷中要事甚多,又不只是修實錄一項,方清之大可另行重用。又何必盯著修實錄不放?若為此斤斤計較,未免有失君子氣度。”
  方應物忍不住啞然失笑。徐學士的回答確實太有代表性了。他侵害了自家父親正當權益,卻反過來指責自己斤斤計較。這是什么道理?
  天子威嚴尚未養成,眾人忍不住竊竊私語,徐學士這個回答從邏輯上是無懈可擊的。無論如何,修實錄隱含的政治意義并沒有寫在明面規矩上——方應物總不能公然說,家父為了將來入閣,這次應該參加修實錄。
  不過方應物的臉色很平靜,輕輕搖搖頭說:“看起來家父當年錯了,不該強自出頭諍諫,應該茍且偷生、明哲保身,委曲求全才對。
  不然家父也不至于被貶謫邊荒,更不至于因為遠離朝廷,被摒棄在實錄纂修名單之外。真是做錯了,還是大錯特錯了,早知今日,在下當初就該勸阻家父!”
  方應物這話極其誅心,旁人沒有敢插嘴的,徐溥辯解道:“閣下此言......”
  “聽我說完!”方應物打斷了徐學生的話,然后昂首環顧四周道:“公道在于人心,而不在于嘴上,在下雖然年少輕狂但也不屑與徐學士做口舌之爭。”
  聽到方應物說出“公道不在嘴上”這種話,別人忍不住愕然,竟然無法反駁......但也不是沒道理,不讓方清之參加纂修實錄,確實也不公道。當然,最后還要看方應物有沒有能力將這公道討回來。
  而后方應物又面朝天子,奏道:“陛下已然聽到徐學士的理由,臣只不想與他辯駁,只懇請陛下為此圣裁。若家父受到欺壓,我方應物也羞于立足朝廷,只能乞骸骨辭官回鄉。”
  聽至此眾人才了解到,方應物根本就沒打算跟徐學士講理,從一開始就抱著以命博命的心思。至于前面斥責了幾句徐溥,八成只是圖一時爽快。
  徐溥知道今天八成是攔不住方應物了,但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期待天子為顧及自己臉面而偏向自己。無論如何,自己是天子心目中的未來首輔。
  于是徐溥便上前呵斥道:“方應物你身為臣下,竟敢以求去要挾圣君!豈有此理?”
  方應物轉向徐學士,傲氣沖天的答道:“豈有此理?那么在下就告訴你這是什么理,這是因為我方家父子立身極正!
  想當年形勢險惡,東宮危若累卵,我父子尚敢奮不顧身,不惜拼卻一切捍衛正道!請問你徐學士有這樣的舉動嗎?
  到了今日正道大昌,我自然就有本事硬氣,昨日之因得今日之果而已!而你徐學士就沒有這個底氣,你若覺得在下所言大錯,那么再問一句,你敢效仿在下,以求去來抗爭不公么?”
  我有毛病才跟你一樣拿著辭官來當賭注,徐溥想道。自己身份貴重,當然不可能像方應物一樣不知輕重。
  眾人默默圍觀,感到徐學士的氣勢一下子被方應物打掉了一大半。之前很多人都以為,新皇帝登基后,將形成徐學士主宰朝堂的局面,如今看來,也不盡是。
  這徐溥連方應物都擺不平,今天過后,聲勢肯定要掉落不少。而方應物本人雖然算不上立桿扯旗的巨頭,但他有岳父,有父親,有外祖父......(未完待續。。)
  ps:上午偶然瞥了眼榜單,赫然發現本書距離分類第一只有一步之遙,總榜前十也只有一步之遙,本來因為快結束而傷感的心情突然莫名激動。想起一句歌詞,最美不過夕陽紅......一激動便老夫聊發少年狂,翹班怒碼一章。深深叩請大家繼續投票,看看能不能創造個小奇跡,哪怕只是一剎那間的光輝燦爛,哪怕只是落日余暉......
  ...
  ...(http:Www.ppxsw.co皮皮.無彈.窗,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