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80 耿直的漢子(中)

兩人都是很久不知肉味的人,此時言語互相挑逗,頓時**。郎有情妾有意,但卻燒不起來,畢竟這是佛門清凈地,房子隔音效果又不太好。
  汪芷欲求得不到滿足,恨恨的說:“你這死人也該出去了,為什么還躲在這里?”方應物半真半假的抱怨道:“你怨我作甚?這要看你啊!”
  汪芷莫名其妙的問:“什么意思?”
  方應物催促道:“雖然人人都知道兩個萬家即將垮掉,但畢竟還沒有變成現實,慈仁寺外面萬家的人手還在守著,你讓我怎么出去?焉知不會困獸之斗?
  你這東廠提督別吃閑飯,還不立刻將萬牛兒和萬達等人抓捕起來,如此萬家走狗如鳥獸散,慈仁寺之圍也就解了!”
  汪芷若有所思:“直接抓起他們?”
  方應物又出主意道:“你可曾記得前年那些人命案件?左常順之死,蔡家滅門之案,他們都涉嫌其中!你們東廠有偵緝權力,為什么不能抓?就以這些案件的名義抓!”
  萬家人鋃鐺入獄,慈仁寺之圍自然也就破了。汪芷忽然醒悟到什么,“我今晚來此,是為了讓你幫忙指點的,怎么全都是你反過來讓我幫忙?
  這次若抓了萬牛兒等人,不但解了你的圍,還能了結當年的人命案子。如果能水落石出,別人又以為是你推動解決,只怕要給你刷出除強助弱沉冤得雪的名聲。”
  “你怎能這樣想?”方應物義正詞嚴的說:“我可都是為了你好!你需要以此向別人證明,你堅決與萬家割裂,同時也等于向天子表忠心!萬娘娘已經作古。但你還活在當下!”
  汪芷主要考慮的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其他方面。東廠抓人。理由借口名義從來不是問題,問題在于抓了之后的影響。
  本來汪芷對萬家人一直瞧不上眼。但此時卻有點猶豫,這樣反水實在有點簡單粗暴,目的過于**裸了。“這不太好罷,萬娘娘尸骨未寒,我這邊就抓她的親族,是不是過于卑劣了?我如何對得起娘娘的恩德?”
  “我很欣慰,你在我的教導下仍能保持人性不滅...”方應物突然話頭一轉:“但是你必須要去抓萬家人,萬家當年險些害死天子,你認為萬家人能有好結局?你不去做。也有別人去做,與其別人去做,不如你親自去做。”
  “我知道了!”汪芷終于下定決心,隨后她又抱著腦袋,痛苦的叫道:“為什么我要做如此多的事情,前途還不能明朗,而你卻只需優哉游哉,便可坐等太平?”
  方應物安慰道:“能者多勞。”
  按下方應物這邊安排不表,卻說成化天子龍歸鼎湖。東宮太子朱祐樘年紀輕輕便繼承大寶,此時還不可以叫弘治天子,因為明年才能改年號。不過這位年方十八歲的天子真有種百廢待興、幾乎不知從何入手的感覺。
  如果是那種按部就班、順理成章的接班換代,肯定提前做好了一些安排。雖然也可能會有些問題,但也不至于如此混亂,初期大體上先蕭規曹隨就行了。有什么想法可以慢慢調整。
  但這次朱祐樘做皇帝,之前成化天子完全沒有任何安排。同時朱祐樘在東宮時候,又與萬安為首的內閣極其不對付。而且他本人對絕大多數尸位素餐的重臣也不滿意,沒法蕭規曹隨。
  在這種狀況下,新天子接手大明帝國之后,難免感到頭大如斗。宮里宮外除了幾個原東宮侍班大臣沒什么自己人,有種自己只是接手了早朝寶座,除此之外掌控力幾乎為零的感覺。一方面要做好父皇的身后事,另一方面又想要盡快“撥亂反正”,堪稱是紛擾繁雜。
  還好身邊那些從龍的東宮大臣也不是酒囊飯袋,很是出了些不錯的主意,比如徐溥徐學士提議,首先清理裁撤傳奉官,罪行昭彰者下獄審判。
  其重大意義就是新皇上任三把火,殺最弱的雞來立威,順便給猴子看。如果猴子們被嚇破了膽,主動走人那最好不過了。
  可是能在朝堂盤踞多年的猴子們也不是吃素的,危機感十足的萬安聯合同樣有危機感的閣部大臣集體上疏,請求辭官。朱祐樘暫時只能捏著鼻子忍了,對諸大臣好言撫慰一番,哪有剛登基沒兩天就對朝廷迫不及待大清洗的。
  除了朝廷大事之外,還有數不清瑣碎的小事情要辦。平常人搬次家還得亂一陣子,諾大的一個皇宮換了主人,豈能不千頭萬緒?
  比如后宮嬪妃大搬遷,又比如搜集整理先皇遺留的文牘。這項差事外臣做不了,因為大臣們進不了內宮,所以只能由司禮監太監們來負責。
  但是司禮監各大太監此時皆在全心全意的揣摩新天子心思,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避免自己成為改朝換代的犧牲品。就算有多余精力,那也得放在周太后身上,現在叫太皇太后了,這才是最新的內宮紅人。
  當然也有完全淡定不動的,例如陳準蕭敬等人,他們都是懷恩的嫡系。在懷恩回宮掌權之前什么也不用做,什么也不想做,唯一的任務就是等懷恩回來。
  故而沒人愿意去負責整理先皇文牘這種看著重要其實蛋疼無用的差事,人死如燈滅,即便貴為天子,駕崩之后留下的文牘也就是個收藏的用處。在當前關鍵時期,為這浪費寶貴的時間和精力,實在不值得。
  就在此時,東廠提督掛司禮監秉筆太監的汪直汪公公站了出來,主動提出承接這份任務,讓其余司禮監太監不解之余也松了口氣。順理成章全票通過,將這項隆重的任務交給了汪公公。
  頓時汪太監陷入了瘋狂的忙碌中,宮里宮外兩頭跑,一邊要布置抓捕萬家,一邊要緊盯著宮中文牘,都是非常需要細心的活計。另外還需要與廢后吳氏聯絡感情,一些兒也不能疏忽。
  每每想起慈仁寺里某人,天天就是睡飽了吃吃飽了睡,汪太監就忍不住咬牙切齒,為自己的操勞命而傷感。(未完待續。。)
  ps:我也很忙~這兩天作協開會聚餐,等明天聽講座時可以偷偷碼字加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