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79 耿直的漢子(上)

方應物反復想了想,對李孜省出主意道:“你不如拿當年舉薦恩情說話,讓劉健謝遷等天子近臣替你求饒。”
  李孜省苦惱的說:“在下不是沒想過,問題是口說無憑,若別人不認賬也沒奈何,我算看透了,你們清流人物不是做不出這種抵賴事!”
  方應物問道:“一點證據都沒有?”
  李孜省答道:“當時是與先皇閑聊時,順口推薦的。雖然后來有心補了密疏,但是如今密疏藏于宮中,我如何取得到?又如何能亮于人前?”
  又需要去找密疏啊,方應物嘆道:“我替你想想法子,托人幫你找找這封密疏。”李孜省千恩萬謝之后說:“惟愿盡快,在下已經火燒眉毛了。”
  目送李孜省一步三回頭的離去,方應物想道,說來說去還是得找汪芷出力,有困難找汪芷么。但愿汪太監這次一定要靠譜,不要辦砸鍋了。
  想曹操曹操到,方應物正準備和衣而臥時,汪芷也突然過來拜訪了,同時伴隨著小沙彌的抱怨聲:“偏生如此多人,一個又一個,還讓不讓睡覺了?”
  當然汪太監也是喬裝打扮過的,隱藏了自家身份。聽到小沙彌抱怨,汪芷便問道:“方才還有別人來?而且不止是一撥人?看起來你還挺熱門。”
  方應物沒有先談自己的事情,只詢問道:“你來又是為何?”
  汪芷心情顯然不錯,看臉色就能看出來。她興高采烈的說:“吳皇后那邊已經妥了,答應替我說話!”
  話說幾年前。方應物就提醒汪芷交結幽居西苑的吳廢后,作為將來的保身之道。無論如何。吳廢后對新天子朱祐樘有保全撫養之恩,如果交好吳廢后。憑借這份恩情至少能保住身家性命。
  這些年來,汪芷暗地里給予吳廢后那邊不少照顧,時至今日總算到了收獲時候。方應物也為汪芷高興,打趣道:“原來都是叫吳廢后,今天卻改口吳皇后了?”
  “話不是這么說,但我心里也不是完全放心。”汪芷略有擔憂的說:“這種并非天倫的恩情,關鍵在于天子認不認,或者天子心里看重程度。
  吳氏畢竟是已經脫離了關系的廢后,沒有任何宮中名分。如果皇家涼薄。不大看重這個恩情,那我們也是白費心。”
  方應物點頭道:“你想的很周全,不過事在人為。如果天子不看重,那我們就想法子造起輿情,鼓動天子不得不看重,總不能放著籌碼浪費了。”
  這些年汪芷長進也不少,仍沒有麻痹大意,“若我仍為宮中普通內監,這當然就足夠了。若我只想保住性命不圖其它,這當然也夠了。
  可是我如今身為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只靠吳皇后說情還不夠完全自保罷?比較起來,吳皇后的分量還沒有這么重。”
  汪芷擔憂的非常有道理。方應物沉思片刻,又問道:“司禮監那邊最近有大動作么?”汪芷答道:“這倒沒有,暫時還是原樣。按老規矩是不會立刻大變的。”
  于是方應物了然于胸,指點道:“但也不可能一點不變。之所以目前沒動,是因為天子再等一個人。那就是原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
  當年懷恩在宮中獨力擎天力保東宮,導致觸怒先皇被發配到鳳陽。如今東宮登基,首要之事必定是將最信任的懷恩迎回宮中,重新執掌司禮監這個要害里的要害。所以要變也是等懷恩回來之后再變,司禮監將徹底歸懷恩所掌控!”
  汪芷難得沒有打岔歪樓,聚精會神的聆聽方應物指點。又聽方應物道:“以你這前朝萬娘娘余孽的身份,就算運用一切要臉不要臉的手段,我看也很難將權位完全保住。
  司禮監秉筆太監和東廠提督兩份職位,我琢磨著你必須要讓出一個來,這就是丟車報帥、斷尾求生的路數。
  所以從現在起,你就該預先想好,今后你要拋棄哪個職位?是扔掉東廠,老老實實在司禮監充當架空秉筆太監,等待重新崛起時機;還是放棄司禮監太監的光環,退出內宮,安安心心在宮外充當皇家打手,不涉足宮中事務?”
  汪芷眼珠子瞪得很大,面頰都要皺起來了,尖叫道:“哦不!我哪個也不想放棄!”
  方應物拍了拍她肩膀,勸道:“你別幼稚了,到時候只怕由不得你,不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退一步海闊天空,緩緩以圖將來,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我心疼。”汪芷捂著胸口道,仿佛守財奴丟掉了幾兩銀子似的。
  方應物懶得再苦口婆心了,就讓事實來教育她罷!便另起話頭道:“眼下天子忙于大政無心瑣事,在懷恩回來之前,宮里應該沒人能制約你,你要抓緊時間幫我辦點事!”
  方應物將前面劉棉花和李孜省的事情簡略對汪芷說了說,然后囑托道:“宮中肯定要整理先皇存藏的文牘奏疏罷?你使人仔細翻檢,找出我要的東西,千萬不要耽誤了。”
  汪芷連連感慨,忍不住嘲弄道:“你倒真是運籌帷幄,什么叫秀才不出門全知天下事?你躲在寺廟里號稱低調號稱清閑,其實比誰都忙碌,比誰都操心啊。這顆心早憋不住了罷?早就飛到奉天門了罷?”
  方應物故作惱怒道:“你別管那許多,先做好自己的事情!”汪芷一口答應了:“事不宜遲,我回去后便立刻遣出人手,力爭盡早拿到手。”
  “然后便交給劉次輔。”方應物又謹慎的吩咐道。宮里先皇奏疏翻出來后該如何處理,自然也是很敏感的事情,如果出宮送到他方應物手里,那無異于送炸彈過來,實乃取死之道。
  而送到劉棉花手里,算是相對比較正常的做法。畢竟劉棉花是內閣大學士,本身官方職責就是輔佐天子處理公文的。
  聽到劉閣老三個字,汪芷嘴角微微翹起,兩眼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方應物立刻心知肚明,猜出了汪芷的心思。“你不許借此機會要挾劉閣老,更不許拿這與我的婚事討價還價!否則就此...就此...”
  “就此什么?”汪芷追問道。
  方應物惡狠狠的說:“就此斷絕私情!以后只談公事,不上床!”
  汪芷舔了舔嘴唇,躍躍欲試的說:“不在床上也行啊,早膩煩了。”(未完待續。。)
  ps:本想三更齊發,不過第三更還沒搞定就要出門了,先發兩章,等晚上回來看看能寫完第三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