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77 這次我親自來

自從萬貴妃和成化天子先后逝去,萬家便立刻陷入了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中。當今新天子被萬貴妃欺負了這許多年,甚至一度儲君位置不保,心里對萬家什么感覺不言而喻。
  沒人談論萬家會不會倒霉,這是毫無爭議的,眾人只會談論萬家將以什么樣的姿勢倒霉,或者將在什么時間倒霉。
  其實落水狗也不是那么好打,萬貴妃的萬家雖然已經是拔了爪牙的狗,但他們的“遠親”萬安還沒下臺。打落水狗稍有不慎,也許要先遭反噬。
  所以暫時還是觀望者居多,偶爾有幾個上疏彈劾萬家的,多半還是為了試探天子態度。就在此時,東廠突然出手了。一夜之間,萬家兩名中堅萬達、萬牛兒鋃鐺入獄,以命案為借口被逮進了東廠,與此同時,十幾處萬家店鋪齊齊被封。
  這讓朝廷上下都頗感意外,人人都知汪芷是萬貴妃的親信,卻不料眼下充當了收拾萬家的急先鋒,表現的比其他人還要急不可待。面對汪芷這種毫不猶豫迅速反水的表現,很多朝臣頭一次產生了“此人大有前途”的感覺.....
  從成化十三年汪直登上朝廷舞臺至今,已經整整十年,朝臣對汪直的印象就是年輕不成熟,能出人頭地純屬先皇瞎胡鬧,肯定長久不了。但現在朝臣則重新審視起汪直,此人也許不僅僅是流星。
  此后依附萬家的閑雜人等一哄而散,紛紛逃離大廈將傾的萬家。于是乎,慈仁寺之圍自然而然的就解了。
  在這秋風瑟瑟的季節里,美其名曰隱居的方應物從慈仁寺緩步而出,性閑法師像是送瘟神一般將清修最大阻礙方應物送走,然后無情的關上了山門。
  站在山門外的方應物并不孤單寂寞。以項成賢和洪松為首的二三十個同年同鄉聚集在外頭迎接,各種火爆鞭炮不要錢的亂鳴亂放,熱烈歡迎方大名士載譽出關。場面煞是熱鬧。引得不少百姓駐足,正所謂觀者如堵也。
  按理說。最近廟堂天翻地覆,朝廷諸君不敢稍有懈怠和分心,都要全心全意的注意一切朝廷動向。與國家大政相比較,一介平民方應物從慈仁寺出來只能算一件小事。
  但偏偏就是這件小事,引起了很多人的格外關注。在有心人看來,這絕對不是小事,代表著一位有資格當棋手的重量級人物隱忍兩年后,重新登上舞臺。
  方應物雖然無官無職。但腦子沒有閑著。他一直在思考,自己長時間遠離廟堂后,應該如何重新切入當前政治?
  近期很多人來找過他,他也沒少指點江山,但這只是幕后黑手角色,隔靴搔癢而已。當前正處于時代交替的時期,未來十幾年的總體格局可能就在這幾個月里奠定,通俗的講,就是各方勢力重新分蛋糕的時間,方應物覺得自己應該赤膊上陣。不然他不放心。
  夜深人靜時,看起來絡繹不絕的賓客終于散去。方應物從前廳退回書房,點起明晃晃的蠟燭。與項成賢、洪松等人徹夜長談,議論當前形勢。
  “我以為,當前最適合你的位置,莫過于侍從之臣。”洪松分析道:“當今正是除舊布新的時候,舊有秩序被打破,新的規矩需要重新樹立。而天子剛剛踐祚,又是沒多少經驗的少年人,又是最依賴于身邊人協助的時候。
  故而方賢弟若想抓住時機、有所作為,就必須要能夠最大限度的影響天子。所以唯一出路就是擔任天子左近的侍從官職。”
  廣義上的侍從之臣就是廷臣,主要業務就是為天子寫文稿、備顧問的大臣。與外朝官員相對應,包括內閣、翰苑、中書科。都是很講究出身的清流官職。不過有時候甚至六科給事中、尚寶司也被算在其內,再到后來還有起居注官。
  項成賢接話道:“以方賢弟的名望和出身、資歷,出任侍從之臣綽綽有余。話說方賢弟當年為了今上出生入死,而今上到現在還無動于衷,沒速速讓方賢弟起復,未免太寡恩了!”
  方應物攔住項成賢說:“項兄此言休要再說,這才幾天時間?現如今千頭萬緒,還都是國家大事,天子又沒有三頭六臂,哪能全顧得上?肯定要有個先后順序。再說我是先皇親自下詔罷斥的,現在先皇尸骨未寒,今上總要顧及幾分體面。”
  項成賢被打斷后不以為意,又“呵呵”一笑:“事情太多,天子一時不周全也正常,難道身邊也沒人么?當然方賢弟不必著急,天子遲早能想起方賢弟的。”
  遲早?項大御史這話當然不能正著聽,等幾個月后才被天子想起,黃花菜都涼了。而且天子身邊當然不是沒人,不過都是昔日東宮舊臣,目前以徐溥劉健為首,李東陽次序又不靠前,對方應物而言也近乎沒人了。
  方應物下定決心道:“當務之急是爭來話語權,而且不是廟堂和民間的話語權,這些我們足夠了,當前最需要的是能夠直接向天子施加影響力的話語權,是宮廷中的話語權!”
  這對方應物和他的小集團而言,是個新課題。往年他一直走的是疏離宮中、鞏固根基、狂刷聲望的道路,現在則要扭轉心態,琢磨怎么靠近天子的問題了。
  已經低調了很久的項大御史躍躍欲試,詢問道:“需不需要我拋頭露面?”
  前幾次斗爭中,尤其是方應物罷官之后的斗爭中,方應物本人力求低調幕后,而站在臺前充當打手往往是別人,比如他項成賢,亦或劉棉花。
  那種大戰朝堂、所向披靡、橫掃千軍的感覺讓項大御史很爽很上癮,哪怕他僅僅是充當了方應物替身而已。
  所以此時項大御史不由得產生了舊事重溫的念頭,不過方應物果斷的粉碎了項大御史搶風頭的妄念,很明確的說:“這次我親自來!”
  方應物很明白,眼下是分豬肉的時候,若自己再繼續低調,那不是把肥肉往別人碗里送么?再讓項成賢充當半調子替身沖鋒陷陣,那起不到自己所要的效果!
  項大御史宛如深宮怨婦般的幽怨小眼神撲面而來,讓方應物忍受不了,只得又補充道:“有機會再讓你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