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76 汪芷很忙

成化二十三年正月,影響力籠罩了整個成化朝貴妃萬氏薨逝,時年五十八。聽到這個消息,每個朝臣都意識到,新的時代終于開始拉起帷幕。
  新時代比眾人想象中來的還要快,萬貴妃薨去后,對她有巨大心理依賴的天子也就徹底垮了下來,纏綿于病榻上,甚至還有些許拒絕治療傾向。
  成化二十三年八月,充滿了爭議的天子朱見深駕崩,享年四十一。這位天子在大明帝王中名聲不顯,但卻在大明政治史上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影響。
  比如垂拱而治的宅男統治模式,又比如成熟的內閣政治模式,還有言官求名風氣,都成為了大明政治特色,只不過后世人大多并不清楚這些風氣始于成化而已。
  可以說,成化年間就是大明的一個風氣轉折點,無論是政治風氣還是生活風氣。只是當時的人身在局中,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等數十年后回過頭來看,才會愕然發現,朝野風氣已經不可逆轉的大變了。不知何時,從開國初年的簡樸厚重變得喧囂浮華。追本清源,卻是肇始于成化。
  總而言之,成化朝眼看著要成為陳年舊事,再過幾個月,連成化這個年號都要變成歷史。這時候,人們的行為舉動就是最明顯的風向標,比如說慈仁寺客房的門檻被踩爛了。
  忽然一夜之間,慈仁寺香客多了數倍,這些香客拜完佛奉上香火后,都有意無意的去客房那里轉一圈。
  新舊更替,人事也要更替,政客們都會下意識尋找下一個熱灶,然后撲上去親熱。雖然撲上去不見得有用。但是政客們這種時候若不做點什么,心里更不得勁。
  比較公認的熱灶就是方家了。在成化朝末期的抗爭里,別人或許只是起哄架秧子。付出實質性代價的很少——其實不是成化朝沒有正直大臣,而是這樣的人在二十年間大都被逼出京城。
  但方家父子可是實打實的付出了慘重代價。實在的不能再實在!當爹的方清之諍諫之后,“慘”遭廷杖,然后從最清貴的詞臣直接貶到了鄖陽;
  而做兒子的方應物秉承“君恩臣必報,父業子當承”的家教,繼續在東宮抗爭,從坊局清流直接罷官為民,然后仍然遭到奸邪迫害,最后足足在廟里被困了一兩年不能脫身。連人生四大喜之一都荒廢掉了。
  這些代價熬出來,就是新時代的功勛章!任何人都知道,方家父子必然會被重新起用,而且只會比以前更好!假以時日,一個內閣坑位是跑不了的(只是遷轉需要時間)。
  看著慈仁寺成了沽名釣利的菜市場,性閑和尚非常非常厭惡,更憤怒自己清修地方變成追名逐利之所。
  所以他很不客氣的找到方應物,下逐客令道:“如今外面世道變了,方施主也要變成方大人了,已經沒有必要繼續盤踞敝寺。還請移步離去罷!”
  方應物拒絕了走人的建議:“還不能走,要繼續叨擾一些時候。”性閑和尚惱火的說:“你他......要賴到什么時候?”
  “此時此刻,我必須要顯出低調。怎能稍有動靜就歡天喜地的出寺而去?那豈不要被人認為一直盼著先皇駕崩?”方應物解釋道:“再說此時內宮無主,即將變成太皇太后的圣母就是最大的一個,映射到這里,慈仁寺反而是最為安心之地,我可舍不得走。”
  新時代的開啟需要一個標志**件,這就是新的天子登基,這樣才能名正言順。可惜方應物躲在廟里等待“起復”,不能親眼目睹東宮太子朱祐樘榮登大寶的盛況。
  新皇登基之后,自然也是刷新政治的開始。方應物靜靜等待自己的起復詔書時。卻先等來了次輔大學士劉棉花。
  只見劉閣老身衣著普通,就像是個老員外。叫方應物還以為看花眼了。忍不住調笑道:“如今朝中正是紛擾之時,老泰山合該大用。為何還有閑情逸致微服來見小婿?難道不怕被人看到后,指責兩家勾結串聯么?”
  劉棉花對此不在意,“老夫就是來看自家女婿的,誰能說半個不字?對了,最近要防著狗急跳墻,老夫特意差撥了一隊軍士值守慈仁寺。”
  方應物受用了,謝過后又問道:“近日內廷可還安穩?”
  “朝廷里確實有點事故。”劉棉花皺眉道:“那萬安聯合彭華,說動了各部尚書,聯名上疏辭職。”
  閣部總辭職?方應物也記起來,好像歷史上是有這么一回事。當然這個辭職不是真想辭職,而是首輔萬安和各部大臣對新天子的試探和將軍,他們知道天子不喜歡他們這些紙糊閣老泥塑尚書,所以祭出這種心理戰術。
  天子剛剛登基,不可能直接準了這種辭官疏,不然重臣都跑光了算怎么回事?所以按照老套路,天子必然要下詔撫慰并留用眾大臣,哪怕新天子心里再惡心。這樣在短期內,紙糊閣老泥塑尚書們至少還能暫時保住位置,不至于上來就被刷掉。
  劉棉花苦惱就苦惱在這里了,內閣人員里,萬安彭華當年可都是支持另立東宮的!如今東宮繼承大寶,萬安還不得滾蛋?那樣他劉吉就順理成章的成為首輔。
  奮斗了幾十年,如今距離人臣之極只有最后小半步了,叫劉棉花如何能平靜的下來?可是如今萬安賴著不肯走,已經興致勃勃的劉棉花心癢難耐,一天都不想多等了,找方應物來就是問計。
  在這點上,方應物與劉棉花想法是一致的,都相讓萬安早點順應歷史大勢滾蛋,下面有很多重要工作,總不能時時刻刻為了萬安這個蒼蠅分心。
  再說方應物被困在慈仁寺這么久,心里怨氣也不小,有仇不報非君子。若不把萬安拉下馬,就顯不出他的手段,就讓老朽首輔萬安成為王者歸來的第一個祭品罷!
  其實也好辦,大勢所趨,摧枯拉朽。熟知歷史的方應物想了想,按照歷史上的辦法來就是!(未完待續)
  ps:小手一抖,第四更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