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74 運籌帷幄(上)

當然射出利刃是方應物的想象,但是他偏偏能感覺到在面紗后面,汪芷肯定正在狠狠的用眼神剜著自己。不要問為什么,這是男人的直覺。
  方應物的直覺沒錯,汪芷確實很不爽。因為方應物很明顯對劉三小姐的生出了憐惜之情,瞬間把汪芷的得意心情給掃滅了。
  她不由得暗暗嘀咕幾聲,難道劉三小姐想靠著被欺負的軟弱樣子博取憐惜,并以此來翻盤么?男人可是很吃這一套的,同情心泛濫起來根本收不住,若真如此,自己可能過猶不及了。
  正當汪芷有些小小懊悔時,劉三小姐已經鼓足了勇氣,一字一句的對汪芷認真說:“奴家雖然不大明白你說的那些意思,但是奴家也是懂三貞曉九烈的女子,節義兩個字也是知道怎么寫的。”
  方應物聞言嘆口氣,用貞節為武器,這大概就是傳統女子的思維,但想以此打動汪芷就太難了,汪芷不是正統人家出身,只怕并不理會這些。此后果然聽到汪芷渾不在意的反問道:“那又如何?”
  劉三小姐停了停,用眼角偷偷瞥了方應物一眼,神色漸漸變得堅決起來,口氣也很嚴肅。“閑話都不說了,如今奴家與他有多年婚約在先,在奴家心里,他已經是此生此世的夫君。若奴家不能嫁給他,奴家肯定只有艱難一死,以此全奴家之節,也免得家門蒙羞不能清洗。”
  靠!方應物悚然心驚,如果上輩子那個時空里,有女人如此要死要活。多半是虛張聲勢或者說笑;但若在這個時代,大家閨秀以貞節為名義求死。那八成不是玩笑。
  罵這愚昧無知也好,批判落后觀念荼毒人性也好。但真會死人的!想至此處,方應物更不敢輕易插嘴了,免得說錯話刺激了劉三娘子,真鬧出人命來。
  汪芷也愕然不語,又聽劉三小姐對她發問道:“如果你無法嫁給他為妻子時,你會像奴家一樣,有意求死嗎?”
  這句話像是將軍,直接把汪芷問住了。她捫心自問,如果能嫁給方應物為妻。那當然是美上天了,但如果不成,好像也犯不上去死罷?
  自己的心里自己明白,但問題是該怎么回答劉三小姐?如果說謊,聲稱自己不嫁就死,那騙不了人,肯定會被方應物看穿,再說她汪芷也不習慣謊言欺人。
  但若如實回答,說自己不會因此去死。那豈不比劉三小姐差了一截?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強勢位置,一下子就要變成弱勢了,還怎么有底氣與劉三小姐為了正室位置較勁?
  劉三小姐等了片刻,不見對面人答話。便自問自答道:“你不愿意回答,那就說明,你不會因為不能做他妻子而去死。但是奴家能。這就是奴家與你的不同之處。
  你前面說的那些,奴家都不懂。奴家也許沒有你風情。也許沒有你知心,也許不能像你一樣心心相映。但奴家能為了他去死。”
  耳聞劉三娘子輕描淡寫的把死字掛在嘴邊,方應物與汪芷兩人隔著紗巾面面相覷,不知所措,他們根本沒底氣玩這個游戲啊。半晌過后,汪芷聲音有點發顫的問道:“你何至于此。”
  “因為奴家是他的妻子!夫妻本為一體,宛如天地乾坤,沒有天哪來的地?只要奴家還活著,就不會讓別人搶走他,除非奴家......”
  聽到這里,越發焦躁的汪芷猛然一甩手,叫道:“我怕了你了!”隨即她扭身就向外面走去,走到一半,忽然又回頭說:“我還會回來的!”
  孫小娘子和何娘子忙不迭的跟隨上,過了門檻后,何娘子忍不住低聲問道:“莫非就這樣一走了之?太可惜了,如今可是難得的機會,錯過就再難找了。”
  汪芷怨氣沖天的說:“算我倒霉,這樣根本沒法子贏,不走還能怎么辦?你們仔細想想,那劉三娘子已經落下了話,若我發起狠,真把她逼得去死,哪怕是假裝去死,那方應物又將會如何看待我?
  肯定要對我大生惡感,說不定要與我分開,我還是沒任何好處!但我又不能去服氣認輸,我也沒那個臉,所以想來想去只有走人了!”
  方應物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方才汪芷咄咄逼人,就快把劉三娘子虐哭了,轉眼之間,劉三娘子竟然逆轉了!
  汪芷這個超越時代的奇女子,面對最純粹最保守的傳統女子,本該是壓倒性的優勢,事實上也一度如此,可最終結果竟然是慘敗!
  說起劉三小姐的表現,就好像是向所有人宣告,雖然她普普通通,雖然她不那么活躍,雖然她連丈夫的面都沒見過幾次,但她才是事實上的女主角,獨一無二的女主角!
  等方應物回過神來,望著汪芷的背影,又體會到汪芷心里那求親不成的悲愴。這終究是自己最親密的情人啊,方應物要追上去安慰幾句。
  不過走了幾步后想起什么,他卻轉頭看向劉三娘子。劉三小姐先是猶豫了一下,才開口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夫君要去盡可去。”
  方應物松了口氣,點頭示意:“我去去就回,小娘子等我。”
  院中只剩下了父女二人,已經半天沒有存在感的劉棉花慢慢走到女兒身邊,伸手撫摸著女兒的頭,萬般感慨道:“你長大了,不再是惹了禍后只會躲在為父懷里的小娘子了,遇到事情也能獨自應對了。”
  “爹爹...”沒了外人,劉三娘子突然放松下來,雙淚直流,哽咽著說:“你說過,人總是要成長的。可是女兒不想長大,寧愿永遠當爹爹懷里的小娘子。”
  劉棉花嘆口氣道:“以后不要隨便說傻話,尤其是死啊活啊這些傻話,當然糊弄別人也就罷了。寧可丟人,也不要丟命。”
  劉三娘子仰起頭來,“女兒沒有說傻話,也沒有騙人,除了方應物,不想嫁給別人。”劉棉花愣住了,“也好,方應物終歸不是絕情之人。”(未完待續。。)
  ps:你沒看錯,第二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