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71 女主角

柔情蜜意哄小姑娘的場合,突然冒出個汪芷來,實在是太驚悚了。方應物張著大嘴,似乎與泥塑木偶沒兩樣,仿佛大佛像前又多了一副人像。
  不過有一點是確定了,小娘子不是像汪芷,這根本就是汪芷本人,只不過換了女裝!方應物好歹與汪芷算是關系最熟悉最親密的人,不能連這點都分辨不出來,不然他得眼瞎心昏到什么地步?
  許多人的心理很奇怪,對陌生人和熟人截然不同,或許能對陌生人甜言蜜語滿嘴跑火車,但是在熟人面前卻說不出口,方應物就是這樣的人。
  他與汪芷算是從里到外、熟到不能再熟的關系,近乎于老夫老妻,剛才那些哄小姑娘的情話情詩要是對汪芷說出來,簡直太羞恥了,太無地自容了!
  這種尷尬,就好像是二十一世紀在網上勾搭小姑娘,聊著聊著約見面,這才發現是自己熟人一樣的感覺!
  好不容易醒過神來,方應物仍然覺得腦子里嗡嗡亂叫,瞥見汪芷咧著小嘴,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忍不住低吼道:“你瘋了?”
  汪芷很“嬌媚”的橫了方應物一眼,說起話來:“前幾日你躲進慈仁寺后,萬娘娘便發了話,叫我們東廠幫助萬家人,在慈仁寺周邊布置地方和人手,絕不讓你來去自如。
  然后我就照著做了,如今前門側門后門幾處,店鋪大都已經被萬家人收購。人手則是一半對一半,東廠一半萬家伙計一半,晝夜輪番盯著。同時也不耽誤買賣。”
  汪芷的話驢唇不對馬嘴,與方應物的質問全然不搭界。方應物沒好氣的說:“沒問你這個!”
  “哦...”汪芷稍一思索又答道:“不是我狠心,反復思量之后。這也許不是最好的選擇,但一定不是最差的選擇。
  一來這未嘗不是萬娘娘對我的試探,如果我不肯合作,娘娘便肯定要認為我徹底和你一條心,不再受她控制了。所以我必須要積極的配合萬首輔,以打消娘娘的疑心,事實上后來娘娘的態度說明了我的判斷沒錯。”
  汪芷一番話還是顧左右而言它,沒正面回答方應物的小小質問,讓方應物忍不住氣急敗壞的說:“你知道我現在問的不是這個!”
  “一言難盡啊。”汪芷微微蹙眉。“二來把你封在慈仁寺里,起碼可以保證你的安全,萬安沒有膽量沖進這里對你不利。要知道,你又一次成功的激怒了萬安,他連殺你的心思只怕都有了,外面的世界很危險,還是老老實實住在慈仁寺里比較好。
  我之所以積極幫著萬家人布置,其實也是為了你著想。外面有半數來自東廠,不但是幫著萬家人監視你。同時也是替我監視萬家人,如果萬家人有什么危險舉動我也能盡快知道。”
  竟然還有這樣的緣故?汪芷竟然還有這樣細膩的心思?方應物愣了愣,下意識的吐槽道:“應該不止如此,其實你最想的是妨礙我婚姻大事罷。其他我看都是糊弄人的托詞!”
  汪芷嗖得從蒲團上立了起來,柳眉倒豎,氣勢洶洶的叱道:“難道在你心中。我竟是如此不堪么!真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太讓我失望了!枉為堂堂男子漢大丈夫。心胸反倒不如我!”
  方應物明知道汪芷安的什么心,卻難以張口反駁。好像道理全在她那邊似的。不過這種感覺莫名的熟悉,忽然間方應物回過味來了,指著汪芷道:“你...你...居然學我說話的套路!”
  汪芷氣勢不減的說:“你不是一直讓我學你嗎!”
  方應物一時間竟無言以對......不過他很快先將這些事情放到一邊,重整旗鼓問道:“別故意打岔!我要問的是,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劉家人又在哪里?”
  汪芷實在賴不過去,只得答道:“我這兩天沒去宮中,只在東廠等消息,因為我知道這兩天肯定要發生點事情。剛才聽說劉閣老帶著女兒進寺上香,便悄悄尾隨而來,這慈仁寺香客眾多,又不是別人不許進。”
  “繼續說,休得避重就輕,怎么把我引到這里?為何換了女裝?”方應物逼問道。
  汪芷便繼續答道:“聽說劉府千金也來了,我倒要看看她什么樣子。你放心,我只帶了孫家姐兒與何娘子,沒有別人看到。
  何娘子對你院子那個小沙彌贈以重金,囑咐他說,如果你要出來,無論你要去見誰,就將你先帶到這座殿里。”
  汪芷對自己如此在意,方應物不知道該感動還是發愁了,或者既感動又發愁。
  隨后汪芷忍不住眉開眼笑,雙手捂著臉說:“然后果然你就來了,我本想著先與你會會面而已,沒想到你居然那樣對我說話,心肝撲通撲通的跳,真是意外驚喜。”
  這真是閑得...方應物久久無語,一開始她或許并非有意,但后來絕對是故意勾著自己念情詩,女人的心思簡直千奇百怪。最后只能嘆道:“只可惜,白瞎了那些詩詞,所托非人不得其所啊。”
  感覺占了便宜的汪芷并沒有惱怒,“隨你如何說,這兩首不許再給第二個人。”
  “好了,胡鬧到此為止。”方應物很嚴肅的說,“下面我要去見見劉家人,你不能再搗亂。我且問你,劉家人在哪里?”
  汪芷翻了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他們在哪里?跟我有什么關系?”
  慈仁寺由方應物監工,當然知道其中構造。他這才記起來,寺中有五進殿宇,既然汪芷在此地,劉家人肯定就在另外的殿里,兩邊當然可以互不相干。
  “我自己出去尋找,”方應物說罷,從蒲團上站起來,向殿外行去。但是剛邁過門檻,卻見老泰山劉棉花帶著隨從迎面而來。
  方應物稍稍一想就明白,估計是自己消失了半天,劉棉花那邊來尋找自己了。他疾步走下臺階,向老泰山賠罪道:“小婿失禮了!”
  劉棉花忽然停住腳步,臉色變得難看,目光有如實質的穿過方應物并直射其身后,口中喝道:“你當然失禮了!”
  方應物扭頭望去,卻發現汪芷在殿門里探頭探腦......雖然面紗重新遮住了容顏,但從衣裙來看,誰也能看出這是女人!
  方應物艱難的回過頭來,很誠懇的說:“這是誤會。”(未完待續。。)
  ps:月關老大**微博全渠道催更。。。實在受不了了,翹班碼字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