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70 時代的差距

方應物發起呆,半晌沒說話,倒讓劉棉花不淡定了,難道方應物真在算計悔婚與成親的利益得失?連忙呼叫幾聲:“賢婿?賢婿?”
  方應物被劉棉花叫的回過神來,不禁啞然失笑,這老泰山真是考慮太細了,心思太重了,想法太多了,甚至到了冗余的地步。
  不過方應物很了解,眼下老泰山也是關心則亂,恐懼自己會單純的以利益為先,干出過河拆橋的事情。便詢問道:“老泰山何其多慮也!難道有人在老泰山耳邊煽風點火不成?”
  劉棉花苦笑幾聲,“此乃萬安對我親口所言,怎能不叫我多想。”
  萬安說的?方應物又是愣了一愣,然后才道:“老泰山難道看不出來,這是萬安故意所為!其目的據小婿猜測,其一是通過你逼著小婿陷入兩難境地,拼著闖出去!其二是在你我之間挑撥離間,打擊老泰山的信心,老泰山萬萬不可中了圈套!”
  劉棉花反問道:“誠然如你所言,計將安出?”方應物泰然自若的說:“你我須得沉住氣,穩住陣腳,絕對不能亂!”
  劉棉花仿佛被自家女婿的鎮靜感染了,滿懷希望的追問道:“然后又該如何?”
  方應物很的答道:“既然沒有切身安危問題,當然是一動不如一靜,不給萬安那些人可趁之機!”
  劉棉花若有所思的“哦”了一聲,忽然品味過來,方應物所言看似大有道理,其實說白了就是什么也不做?那可不行,難道坐以待斃么?
  看著老泰山要急眼,方應物也沒奈何。他方應物又不想被困在慈仁寺!只是被萬安那邊的人堵在寺廟里,除了等待還能怎么辦?
  這種時候,比的就是雙方耐心。看看到底是方應物情急之下先耐不住,還是萬安那邊揮霍人力物力先熬不住。也就是說。眼下足智多謀諸葛亮不好用,需要的是堅忍耐受司馬懿。
  不過老泰山還是需要安撫住,畢竟方應物還不至于沒節操到悔婚另娶的地步,也無此必要。想了想,方應物便說:“老泰山這次來上香,是一家三口人齊至?如果不見外,小婿想去會一會小娘子。”
  劉棉花如此微微寬了心,以這年頭禮教對清流名士約束。如果方應物與自家女兒直接接觸幾次,再傳出去,那想甩都甩不掉,男女授受不親什么的先不考慮了。便點頭道:“也好,反正你們已經訂了親,不算是外人了!”
  自古以來傳播就是一門學問,不然也不會出現魚腹藏書篝火狐鳴童謠讖緯獨眼石人等五花八門的事情了。此時劉棉花心里也在斟酌,如果傳的力度不夠,起不到效果,如果力度過猛。倒顯得劉家門風不好、行為不檢似的。
  最后他終于想出個法子,又對方應物吩咐道:“我那女兒很喜歡你的詩詞,近來你少有作品。今天可以贈送幾首。”
  是的,將方應物寫給女兒的情詩傳誦幾首出去,既顯得風雅,又含蓄不低俗。還能在輿論中更牢固的綁定方應物,同時可阻止別家不該有的心思,堪稱是一舉多得。
  對劉棉花的小算盤,方應物看得一清二楚,不過即便看清楚了,他也會照做。此時真沒必要與過于操心的老泰山對著干。
  方應物起身出了院子,便有小沙彌帶著走。來到后面寶殿中。就看見有位已經不再妙齡的少女身影,跪在蓮花蒲團上。面朝佛像,兩手合攏,虔誠的念念有詞。
  不過她頭頂女式遮陽帽,帽檐上有一帷紗巾垂了下來,將臉部遮擋的嚴嚴實實——此乃大家閨秀出門在外必備也。
  方應物也不由得嘆口氣,心里不免泛起憐惜之情,終究是自己耽誤了她。二十歲的女子還沒嫁人,在這時代很少見了。
  走上前去,那女子聽到腳步聲,身子忽然顫抖了一下。方應物有意讓氣氛變得輕松一些,直接坐在了旁邊的蒲團上,很隨意的樣子。
  這該怎么開口?方應物有點撓頭,眼前此人是自己的正室妻子,分量不同于其他,不是隨隨便便的路人,也不是花街柳巷那些歡場女子,再說談情說愛也不是自己特長啊。
  沉吟片刻,方應物主動搭話道:“小娘子拜佛,是為了姻緣嗎?”
  小娘子輕輕點了點頭,紗巾晃了晃,然后便見幾滴淚水落在了裙上。這讓方應物很有伸手撩起面紗的沖動,但太登徒子了,怕眼前這位大家閨秀受不了。
  方應物嘴上沒停住,很男人的說:“不必求神拜佛,那是不明未來之人才做的事情。你我是天作之合,注定的夫妻,遲早要成家立室,小生我此生此世也不會再變,沒有什么可迷惑的。”
  說完這句之后,方應物感到語氣有些直爽,不夠柔和,又繼續說:“誤了這幾年,是我多有錯處,還要多謝小娘子諒解。小生心里也是很思念小娘子的,今后時間還長著,古人也說過,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小娘子輕輕嘀咕一聲:“你真的想念我嗎?別人的詞不好。”
  方應物暗笑不已,終究是小女子心境,這么快就歪樓了。醞釀一番,緩緩吟道:“生年虛負玉人情,千愁俱歸曉鏡中。君子由來能化鶴,美人何日便成虹。王孫香草年年綠,人面桃花度度紅。聞道碧城闌十二,夜深清倚有誰同。”
  詩中充滿著濃濃的情思和無奈,小娘子感動的沉默半晌無言,然后才道:“奴家還要。”
  看來今天必須要拿出壓箱底絕作了,方應物想道。不過劉三娘子乃是正房妻子,好詩詞用贈給她,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沒什么可惜的,將來也是美談。
  斟酌片刻后,方應物飽含深情的傾訴道:“確實還有寫給你的詩詞,只不過沒來得及傳給你看。幾回花下坐吹簫,銀漢紅墻入望遙。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纏綿思盡抽殘繭,宛轉心傷剝后蕉。三五年時三五月,可憐杯酒不曾消。”
  小娘子激動地不能自已,主動伸手撩起了面紗,對方應物叫一聲“郎君!”
  方應物抬眼看去,登時從蒲團上跳了起來,甚至險些跳到佛像前的香案上!蒼天啊,大地啊,這個小娘子怎么和汪芷一模一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