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7 困居

方應物從項公子這里不但借到了錢,還借到了人。項成賢打發了一個下人,將錢送到了上花溪村,用作打賞,于是不必方應物自己辛辛苦苦跑一趟了。
  次日早晨,方應物和兩位友人照常去縣學。當方應物再次踏進了明倫堂,左右掃了幾遍堂中,然后對身邊同窗奇道:“徐前輩在哪里?昨日玩笑有些過火,在下要去致歉。”
  那人年歲也不大,面對方應物似乎有點緊張,答道:“聽說徐家連夜將徐前輩綁了回去,并對先生說,此孽子狂妄不法,要動家法打他四十杖,并禁足讀書半年。”
  方應物笑了笑,徐家倒是不傻,反應相當快。這既是一種處罰也是一種保護,不然誰能得住徐淮?
  卻說這老學霸徐淮,經過此次教訓,倒也有所長進,五年后中了舉人,再后來選了兩任知縣,也算為門楣增光了。此乃后話不提。
  方同學昨天在縣學的首秀很有點恐怖分子的意思,一露面就徹底干掉了一個學霸。這就已經在身上打了“不好惹”的標簽,別人的心理陰影尚未消散前,自然不會來招惹他。
  今天殷教諭為縣學生員授課,講的是大學之道,水平如何方應物判斷不出,憑著新鮮感倒也不覺得枯燥。
  授課時間一直持續到中午,其后縣學生員便散了。因為方應物要找教諭辦游學文憑,所以在縣學老人洪松的帶領下,去了后面教官公房。
  至于項公子,則獨自去了前院等候。因為他在教官心目中的形象遠不如洪公子,只怕比徐學霸也好不了多少,求教官辦事時還不如不出現。
  方應物尾隨在洪松后面,向殷教諭行過禮,便有洪松開口,將方應物打算追隨父親盡孝的心思說了一遍,懇請教諭開出游學文憑。
  沒有學校同意和開出憑證,生員出外游學不回來參加各種考試,只怕沒過多久就要被免去功名了。
  學校教官在縣里面子不小,身份超然,但從實惠角度而言,是個非常清水的職務。所以求他辦事,禮不可少。
  方應物悄悄的放了一塊三分重的碎銀子在殷教諭書案上,然后又退到洪松身后。
  洪公子解釋道:“此乃三月上巳節的節禮,也是方朋友的一些心意,還請先生笑納。”
  上巳節是三月份一個很受歡迎的節日,但要當成送節禮的借口托詞,那挺扯淡的,只有端午、重陽、元旦才有這個資格。不過也沒法子,三月份再也沒有別的大節日了。
  殷教諭信手拂過桌面,冒充節禮的碎銀子落到了手心里,暗暗掂了掂重量。
  令人難以察覺的動了動眉毛,殷教諭隨口吟道:“竹筍出墻,一節須高一節。”
  一節須高一節,這莫非是嫌棄這份三分銀子的“節禮”太少?方應物心里琢磨出意味,但他實在手頭緊,拿不出更多的銀子送。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動輒就找人借錢罷。他想了片刻,忽然心頭一動,上前對答道:“梅花遜雪,三分只有三分。”
  殷教諭本質上還是個文人,聽到方應物對句子對的巧妙,仰頭大笑幾聲,“妙,妙,準了!期望你在外游學,將來亦有令尊之際遇!”
  順利開了游學文憑,方應物與洪松出來,在外面遇到了等得不耐煩的項公子。
  在路上,項公子鼓動方應物道:“后天就是今年的縣學春季雅集,你詩詞可是強項,所以在集會上你可要為我們東社爭一爭臉面,定要力壓西社!”
  “我好像還沒有加入什么文社罷?”方應物道。
  項公子輕描淡寫道:“昨天你受了我的饋贈,就算自動加入東社了。”
  方應物笑道:“項兄休要指望我,我說不定要把雅集攪散了。”
  “你有這個本事,我就服了你。”走到巷子口,項公子突然又想起什么,“方賢弟,你這幾天還是去洪兄那里住罷。”
  洪松不滿道:“去我那里住可以,但項賢弟你要給個說法。當初你口口聲聲歡迎方賢弟入住,這才留了幾天你就換主意?莫非你心疼開銷了?”
  項成賢連連叫屈道:“洪兄未免太小瞧我了,絕非心疼錢財!我那娘子現在籌劃與方賢弟說一門親,是她一個表妹,已經對我說了數次。我勸方賢弟還是躲一躲好,不要去我家自投羅網了。”
  “為何?君子要成人之美。”洪松問道。
  “此女太丑了,我看方賢弟為人講究,斷斷不能接受的。”
  想起項氏娘子的犀利,方應物忍不住畏縮了一下,還是躲著點好。
  所謂文人雅集,自古至今也算源遠流長了,最著名的就是蘭亭之會。簡單地說,就是有好時間,好地點,好人物,好詩詞的文人聚會,有時候還有個好主題。
  三月初春,草長鶯飛的季節,淳安縣學一年一度的雅集在青溪邊上舉行。
  這次地點選了一個地勢較高的岸邊,一百來個縣學士子齊齊露面,比平時上午明倫堂里的陣容整齊多了。
  這種聚會是很隨意的,有靠樹木而坐,有坐在巨石上的,有自帶小馬扎的。看似松散,但大體上也圍成了幾個圈子,就連新人方應物也能看出東社和西社的區別。
  這種雅集是要花錢的,但縣學百十生員,總有些富裕大戶,也樂得贊助雅集。今年掏錢的就是西社那邊幾個大戶人家,這叫項成賢耿耿于懷,方應物已經數次聽到他抱怨了。
  眼見得美酒佳肴、百樣瓜果鋪陳滿地,似乎隨手可取隨手可飲,眾人邊喝邊談,更是意興飛揚。
  不知是誰,甚至還請了城中幾個稍有小名氣的妓女來助興,夾雜在士子中,恣意調戲談笑。
  眾人徜徉在春和景明的自然風光中,美酒美食美人幾樣齊全,時而高談闊論,時而吟詩作賦,一時間忘了名韁利鎖,忘了人世間憂愁困苦。
  曲水流觴這種高雅范兒沒有條件玩,青溪水太急湍,放下杯子估計頃刻之間就要翻倒沉底,所以眾人只好用擊鼓傳花這種流傳不知道多少年的游戲了。
  有雜役蒙上眼,好一通擊鼓,過了片刻,剎那間鼓聲停了。眾人隨著那朵花看去,卻發現這花恰好在今年新進生員方應物手里。
  不過沒什么人起哄喧鬧,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對待方應物這很有個性的新人。不過憑他的本事,即席作幾首出色詩詞問題不大。
  方應物拿著花,沉吟不語,忽然他起身站了起來,狠狠的將花丟在地上,讓人感到很突兀,不明白他要做甚。
  方應物環視周圍,欲言又止,最后沉聲道:“我以爾等為恥!”
  這句話當真地圖炮,將整個集會上的人都攻擊在內了。眾人沒想到在雅集上出現如此煞風景的事情,一時愕然不已,忘了站出來斥責的。
  方應物從席位上走了出來,站到了斜坡的上首,繼續掃視眾人,高聲道:“我淳安號稱文獻名邦,文風鼎盛,往屆皆有二三人登龍門,今科卻只有一人中了進士,難道諸君不深思么?
  想家父不惜欠下重債,也要游學在外,兩年一力精進才有今日之成就。他在淳安時不行,出去了卻立刻視功名如探囊,難道諸君沒想過其中道理么?”
  此時有人站起來大喝道:“黃口小兒,也敢在此大言不慚,你以為你是誰!”
  方應物冷冷的回答:“我是今科本縣唯一進士的兒子!”
  又道:“何謂文會?何謂雅集?此乃以文會友、以友輔仁之圣人遺則也!好修之士,以此為學問之地,但我今日一個也沒有看到!
  所見皆是酒肉浮浪之徒,以為功名從此中而來乎?爾等止以酒色為會,嬉游玩樂而忘圣賢,食佳肴而忘經義,本之不治,業能興乎?”
  又有人站出來道:“春日雅集,消遣而已,你又想如何?”
  方應物不客氣的駁斥道:“我嘗聞,文會當一定讀書之志,二嚴讀書之功,三證讀書之言,四治讀書之心。曰養節氣、審心境。
  看爾等習氣輕薄,毫無醇厚之風,不知明日,但求今朝,深痛心也!
  我不想與坐井觀天、不思進取之輩為伍!過幾日便離開淳安縣學,追隨家父游學求道!忠言逆耳,僅此而止,愿與諸君共勉!”
  方應物講的全都是硬得不能再硬的大道理,只是在這種燕樂享受的場合不太適宜。
  說罷,方應物揮一揮衣袖,不屑再與辯答。他高昂著頭顱,教訓完諸生,便深藏功與名,揮手自茲去,大踏步離開了雅集會場。
  只留下了面面相覷的眾人,好好的一場游春雅集,硬是被方應物突如其來的大肆教訓而搞得意興闌珊,只得草草結束。
  這到底是什么新人?也太囂張了!
  方應物不在乎,反正他未來幾年不在縣學混了,就給別人留下一個深刻記憶罷!
  但方應物的震耳發聵之音,短短幾天內傳遍了縣中。各家有見識的宿老聞言無不嘆道:“生子當如方應物!”
  于是紛紛將族中子弟從縣學召回本家,勒令閉門讀書,幾年后又制造出了一波科舉高峰。
  方應物的第一次縣學生涯只有短短五天時間,打倒了一個學霸,攪散了一場雅集,然后就像炫目短暫的流星一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