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65 圍困

早朝是露天舉行的,占地不小,跟后世操場課間操倒是有點像。距離丹墀比較近的大臣已經看清楚那人是誰,除了大吃一驚還是大吃一驚,任是誰也想不到居然是此人出列力挺方應物。
  而距離遠點的就看不真切了,大家穿的都是朝服,只看個背影能看出什么來?不過還好,可以偷偷開口問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還可以再問更前面的。按朝儀本不許隨便議論,但這時候許多人紛紛如此,糾儀御史也就沒法管了。
  科道官行列里,有個給事中看了看旁邊的項成賢,忍不住低聲議論道:“若不是你站在我旁邊,我肯定以為上面那人是你了。”
  項成賢知道這是別人試探自己,因為人人都知道自己和方應物是鋼鐵般的同黨。但他確實不知道是誰,這次要直接面對萬貴妃,方應物根本就沒讓他來參與。便回答道:“且聽前面消息罷。”
  沒多久,前面的朝臣就悄悄傳話過來:“是李孜省!”
  每個聽清楚的人,包括項成賢在內,全都驚呆了,齊齊下意識的念叨幾句:“李孜省?怎么會是李孜省?”
  李孜省是個什么東西?成化朝風氣不正,佞幸小人很多,而方士李孜省就是公認的三大佞幸之一,另外兩個就是太監梁芳和僧繼曉。
  在這三大佞幸里,梁芳是太監,雖然也有心攫取政治權勢,只可惜碰上了汪直這個強力競爭對手,至今只能無奈的當御用狗腿子和管家。另一個佞幸僧繼曉對政治興趣不大,只滿足于國師身份和榮華富貴而已。
  而李孜省卻是讀書人出身。雖然以方士身份幸進,卻改不了讀書人的習氣,這幾年拼命想往朝廷里擠,最終還真讓他弄成了。前幾年成化天子頂著全體文官壓力,繞過正常銓選程序。直接授予李孜省官位,現在已經做到了通政司右通政。
  在大明朝,雜流、學校、科舉并稱為“三途”,是進入文官仕途的合法途徑。不經三途,只憑借天子中旨授官的稱為傳奉官。成化朝風氣很差,傳奉官為數不少。李孜省就是其中最佼佼者。
  以文官的觀點來看,傳奉官當然是不合法的,各方面極其排斥傳奉官,所以絕大多數傳奉官得到官位,也并不意味踏入了文臣圈子。
  可是李孜省不能通過正路進入仕途。心里卻很仰慕文臣生活,連上朝這種苦差事都孜孜不倦、甘之如飴的來參加,仿佛是作為讀書不成的彌補。在別人眼里,這更顯得格外厚顏無恥了......
  這樣的人,居然站出來為方應物說話,這怎能不令滿朝大臣震驚?李孜省與方應物完全是兩類人,一個是佞幸里的極品,一個是清流里的極品。兩種極品完全不搭調啊!
  此外,方家父子也抨擊彈劾過佞幸,與李孜省不應該對路才是。那么李孜省怎會不計前嫌,冒著風險站出來為方應物幫腔?說起來,李孜省這種奸邪出面對方應物落井下石,才更為符合世人的認知,今天這樣真像是拿錯劇本了。
  首輔萬安不禁失神,他看不懂這是什么情況。也許是方應物用盡辦法企圖挽回敗局的的手段,甚至不惜委托了李孜省為自己張目。
  這方應物也真是拼了。這李孜省是什么人,清流唯恐避之不及。方應物讓李孜省來幫腔。難道就不怕被李孜省的名聲連累么?
  不過萬首輔還知道,李孜省很能討天子歡心,甚至能被天子當成友人看待,不然也不至于成為佞幸小人里的頂尖者,所以萬安不打算表態,讓天子親自來處理就是。
  見平常視為友人的李孜省突然跳出來刷存在感,天子苦惱的撓了撓頭,開金口道:“朕自有計較,散朝。”
  今天就這樣結束?眾人居然有些舍不得走,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因為確實沒有任何明確結果,真真是沒有結局的結局。
  劉棉花那樣激烈的變身咆哮帝,首輔和次輔又那樣激烈的互相撕扯,事情還直接牽扯到萬家,風暴眼上的核心人物方應物更是命運未卜——這都是少見的好戲,怎能沒個結尾就完了?
  但萬安心里大定,他可以肯定自己已經贏了!萬安和成化天子打了二十多年交道,對天子一些習性十分熟悉。如果天子要當場表態,那說明天子心里有主意,方應物或許還有救。
  但若像剛才天子說“朕自有計較”,那八成是回后宮找萬貴妃問“計較”了!萬貴妃還能怎么“計較”?劉棉花今天在御前大鬧,試圖采取如此激烈手段對付萬家人,萬貴妃怎么可能不反擊?那方應物還能討什么好?
  八成天子也明白該怎么回事,只是不好當場落劉棉花的面子而已,所以略略拖延一下。沒關系,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下次早朝肯定有結局了,他萬安等得起。
  以勝利者自居的萬首輔準備走人時,眼神一轉瞥見了李孜省。今天這李孜省難得進諫,可惜不大成功,但看他仿佛沒有在意,若無其事的從丹墀上退了下去。
  萬首輔心頭再次泛起疑云,李孜省不會是失心瘋突然發作,要瘋也沒有這樣瘋的,在李孜省和方應物兩個看起來不搭界的人之間,一定有一個中介。
  這個中介是誰?萬安從這個方向想去,略一思索便想到一個人了,那就是吏部尚書李裕。這李裕與李孜省乃是同鄉,又與方應物關系不錯,他不是中介誰是?
  抬眼看了看,外朝幾位尚書還沒有走遠。萬安連忙將李裕叫住,半是譏諷半是試探道:“李天官為了方應物,當真是賣力氣。”
  李裕輕輕嘆口氣,很誠懇的回話道:“萬閣老言重了,其實此事與你無關。”
  與我無關?萬安被這句話氣著了,這怎么可能與他無關?真當他萬安是老年糊涂了嗎?李裕睜眼說這種沒水平的瞎話,簡直就是侮辱他的智商!
  就知道你不肯相信......李裕又答道:“過幾天就知道了,在下并非誑語。”
  難道還有變數?萬安忍不住動搖了幾分,但立即又自信的想,這不可能!自己已經鎖死了方應物,不會存在任何變數!下次早朝就能見分曉!(未完待續)
  復制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booksrc.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TXT小說下載請到小說信息頁,請點上面的“返回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