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63 真正的陷阱

方應物離開工地后,也沒有回家,直接去了劉府。劉棉花這幾天也是云山霧罩不明覺厲,聽到方應物上門,心知這又到了關鍵節點,便沒有拿架子,立刻請到書房見面。
  方應物見到老泰山,當頭第一句話就是:“老泰山想不想當一個不被架空的首輔?”
  這句話問的太有內涵了,連劉棉花也愣了半晌,這才勉強品味出其中含義,然后便答道:“這種問題還用老夫回答?”
  “那好......”方應物點點頭,“我現在要退婚,你我兩家就此作別罷!”
  “哦...什么?!”劉棉花大怒,方應物怎么會突然反悔?自家女兒從十幾歲一直等到了二十歲,眼瞅著已經是老姑娘了,方應物怎能說不要就不要?
  雖然期間夾雜著大量政治波折和自己丁憂之類的事情,導致婚事拖延至今,但自家女兒一直等著就表明了最大的誠意,方應物怎么可以如此沒良心的退婚?
  他立即高聲呵斥道:“你怎么可以說這種話?老夫最近哪點對不住你?我家嬌女等了你這許多年,又哪點對不住你?做人不可太過于無恥!”
  方應物看著劉棉花的臉端詳片刻,很冷靜的問道:“你很生氣?你很憤怒?那就盡情的傾瀉出來罷!”
  “......”劉棉花無語,難道方應物這幾天去工地做苦役,受刺激失心瘋了?
  方應物嘆口氣:“這段時間事情有點多,我已經心灰意懶,打算就此返鄉了。txt全集下載75txt.從此不再踏足京師半步。在此情況下,迎娶貴府千金實乃誤人誤己,還要導致相隔數千里的骨肉分離,怎么看也已經不合適了。”
  有古怪......劉棉花皺著眉頭,琢磨起方應物所說的每一個字。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reads;。方應物這邊找家長,萬牛兒回了家也去找家長,他這個家長就是前文提到過的王夫人。
  這王夫人是萬通遺孀,自然也就是萬牛兒的養母了,萬牛兒四歲時候便被無所出的王夫人抱養,與親生兒子無異。
  萬牛兒不像方應物那么彎彎繞繞。就是很單純的告狀,說自己幫了萬首輔一點忙,但有個叫方應物的惹他不高興了,干脆幫忙幫到底,請母親進宮搬出貴妃娘娘來鎮壓。
  王夫人平常也沒少從首輔萬安這邊撈好處。知道這次萬安肯定也給了自家兒子足夠好處,聞言便一口答應了。
  這對她而言實在是小事一樁,根本不用多加考慮。然后王夫人向宮里遞請安疏,得了萬貴妃允許,便在指定日子入宮問安去。
  當然真要說理,萬牛兒所作所為哪能站得住理?王夫人為了門面少不得添油加醋的修改一番,有點漏洞也無所謂了,本就不是來說理的。貴妃萬氏聽完王夫人的絮絮叨叨。便傳話道:“叫汪直速速來見!”
  東廠無事的時候,汪太監喜歡在西華門內司禮監那里混時間。從司禮監到昭德宮不算太遠,所以貴妃娘強傳了話后。半個時辰后便看到汪太監小步跑著進了殿中,而且上氣不接下氣的。
  汪芷聽了王夫人告狀,開口辯解道:“娘娘明察,此乃萬安挑撥離間之計,正因為萬安在方應物與萬家之間生事,所以才萬家與方應物鬧得你死我活。”
  自己兄弟家里都是什么貨色。萬貴妃心知肚明,但萬安拉上她們萬家人一起算計方應物。倒是她默許的。
  原本萬貴妃想著借此對方應物施壓,迫使方應物不得不向自己低頭。卻沒料到方應物又臭又硬。死也不肯服軟,所以才僵了。
  王夫人對著汪芷輕笑幾聲,“說一千道一萬,萬牛兒是不是萬家人?方應物知不知道這點?明知如此,方應物還敢如此大鬧,未免不將娘娘放在眼中了。”
  汪芷無言以對,這根本不可能辯解。方應物的行為就是沒把貴妃娘娘放在眼里,如果自己還要強行辯解,不但對方應物沒好處,連自己都危險了。
  “本宮知道了reads;。”萬貴妃如此說。她年歲大了火氣也就漸漸小了,但膽敢直接觸犯自己的仍不可輕饒。不過心里仍有點沮喪,著眼于未來的招攬行動又一次失敗了,難道上天真不給萬家未來么?
  今天是朝會之日,群臣進午門參拜天子。在奉天門外金臺上,已經是當值贊禮官員喊“無事退朝”的時間了,朝臣收拾心思,正準備如鳥獸散。
  在天子腳下近處丹墀上,東西兩排文武官員分別是錦衣衛官和內閣閣臣,已示天子近臣的榮寵。此時忽然從東班閃出一人,大呼道:“臣有事請陛下做主!”
  這聲呼喊極其不成體統,誰人如此失態,不怕被當值的糾儀御史彈劾么?上上下下眾人定睛看去,原來是次輔大學士劉吉。
  成化天子對既瑣碎又按部就班的朝政很煩,但對各種突發事件向來是興趣盎然的......沒等別人彈劾劉吉君前失儀,先開口垂詢道:“劉先生有何事情?”
  劉棉花趨前進奏,卻砰砰砰的先磕了幾個響頭。眾人立刻意識到,這位次輔老大人此刻非常憤怒,無以復加的憤怒,不然不會如此。
  只是劉棉花在朝廷里雖然算不得老好人,但也絕少在公眾場合發怒,大都是當面不動聲色而背后算賬。像今天這樣委實罕見,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能惹得他如此動氣。
  此后又聽劉次輔道:“近聞前廷臣方應物屈身苦役、屢遭羞辱,有殺人恐嚇他的,有推他落水取樂的,實不可忍!”
  別人沒有說話,首輔萬安卻嘲笑道:“劉祐之你太大題小做了,這點小事,也值當君前大呼小叫?”別人雖然礙于次輔權勢沒出面附和,但也心有同感。
  劉吉咬牙切齒道:“方應物親口說,他已經心灰意懶,打算就此離京返鄉,并退掉和劉家的婚約,以此和廟堂斷絕一切關系!”
  別人恍然大悟,退婚才是重點,難怪劉次輔要失態發怒,這就情有可原能夠理解了,佛也有火啊!
  想想就明白了,這劉次輔千挑萬選精心選的這么一個女婿,還幾經波折的等了許多年,女兒都過二十了,眼看就要成親時,若竹籃子打水一場空,誰能忍住不發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