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62 與你無關

在萬牛兒眼里,這是方應物惡毒的主動碰瓷,是方應物企圖陷害自己!難怪方應物遠離人群,只有離得遠了別人才看不清楚細節,才會讓別人根據固有思維自動腦補細節!
  所以在圍觀群眾眼里,情況就是氣勢洶洶五大三粗的萬牛兒和眉清目秀文質彬彬的方應物在河邊糾纏了一下,然后萬牛兒就把方應物弄到水里去了。至于是否方應物主動肇事,所有人想都不會想,怎么可能?
  更可以想象,事情在京城傳開后,還指不定怎么添油加醋,不過肯定都添加在萬牛兒身上了,比如氣急敗壞前來殺人滅口之類的,而方應物也注定是作為被同情的形象出現。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落了水,撲騰幾下淹不死,而熱心群眾還是有不少的。當即便有人高呼“救人”,然后便見三五個會水的也跳了下去,短短片刻就將方應物撈上來。所幸時值盛夏,落水不算大事,就當洗了個涼水澡。
  還有些膽大的人圍住了萬牛兒,不過看著萬牛兒一行人氣焰囂張,便知道這是狠角色,也就只能圍著看,做不了什么。面對權貴時,憤怒群眾路見不平這種事,終究是小概率,能圍觀已經是大多數人的極限了。
  萬牛兒左顧右看幾眼,見周圍人數不少,而自己今天帶\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出的人手并不多,所以有點擔心自己出意外。想了想不敢再造次,沒有繼續糾纏方應物,只讓手下護著自己。擠出了人群揚長而去。
  此后萬牛兒沒有打道回府,又轉到萬安這里。他今天似乎始終有口氣不順。前頭有萬安小看自己,后面又被方應物“陷害”。感到十分憋屈,總得找人“傾訴”一下。
  “不管伯父怎么想,侄兒我確定沒有露出過馬腳,更沒有被巡夜軍士盤查過,這是方應物捏造出來的事情。”萬牛兒說。
  然后萬牛兒又將剛才方應物落水的事情告與萬安,不過萬安再次露出懷疑的神色,“真的是方應物自己落水,不是你氣急之下動手把他推下水的?”
  萬牛兒氣沖沖的說:“如果伯父信不過侄兒,那么從一開始不該來找侄兒辦事!”
  萬安忽然“哈哈”一笑道:“賢侄不必著急。老夫與你說笑而已!”
  萬牛兒不滿的說:“這是說笑的時候?”他總覺得今天萬安有些反常,一個陰鷙的人突然變得老不正經,實在別扭。
  萬安反問道:“大事已定,怎么不是說笑時候?那方應物捏造也好、誣賴也好,全是上不了臺面的下三濫招數,這表明他已經山窮水盡,無計可施了!不然以方應物的傲性,怎么會如此不顧臉面?”
  當初方應物聽到萬安所作所為后,對萬安的評價就是“無法可想喪心病狂”。而現在萬安對方應物的評價倒是異曲同工。雙方都覺得對方已經走上絕路了。
  萬安繼續道:“你不用擔心什么,方應物的行為在我們眼里無異于跳梁小丑,假的就是假的,沒有任何用處。他絕對不可能憑借這些捏造事實來達成目的!
  我要是方應物,就不會把案子往你身上扯,裝糊涂也就裝過去了。但他偏偏主動捏造線索。故意扯到你身上,然后又假落水故意抹黑你。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可以說方應物這是飲鴆止渴,透支自己的名聲做垂死掙扎。但透支完后,還是要連本帶利還上的,下場只能更慘。”
  萬牛兒清清楚楚的看到,萬安的眼睛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內心壓抑了很久的屈辱有望報復回來,難怪他有點失態了萬牛兒下意識順著口風問了一句:“伯父覺得,方應物接下來該會如何?”
  萬安把握十足的說:“程咬金也只有三板斧而已,方應物還能怎樣?無非挾民意大吵大鬧而已,可惜老夫給他設計的是死地,他鬧不出什么結果。
  更具體的說,他可能會利用蔡三郎,讓蔡三郎站出來發聲,把矛頭指向你;另一方面就是聯絡科道了,制造出交相彈劾的場面。”
  “果然是老掉牙的辦法。”萬牛兒渾然不在意的說,他根本就沒為自己擔心過,誰叫自己有那樣一個硬氣的姐姐:“不過蔡三郎此人可能是個漏洞,當初為了保密,我親自與他打交道。”
  萬安毫不猶豫的說:“如果能想法子滅口,就滅口算了。”
  猜想到方應物下一步動作的不僅僅是萬安,還有與方應物越來越默契的項成賢,他又跑到工地上,對方應物道:“我想你可以再次去敲登聞鼓,我提前在都察院這邊安排好人手,正好就能接了你的登聞鼓案。即便不能收取全功,總也能小小出口氣。”
  方應物說:“誰說我想?”
  項成賢詫異的說:“你不惜以自身為引子,刻意制造引導指向萬牛兒的輿情,不是為了凝聚人心為后盾,與其他人博弈么?或者說,你的目標是萬安?”
  方應物嘆道:“萬牛兒有萬娘娘為護盾,至少在目前是金剛不壞之體,想要將他治罪,注定無果而終。只能說,這就叫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項成賢想不明白方應物的話,便很直白的問道:“那你需要我做些什么?我盡力而為,沒有二話!”
  方應物搖頭道:“這次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就是求到人出手幫忙也不會是你,你只需要在旁邊安安靜靜的看著就行了。”
  項成賢還要說什么,卻見方應物解下遮陽斗笠,狠狠摜在地上,“鬧劇到此為止了!回家!”
  方應物與項成賢轉身向城門口而去,不過街道廳監工跳了出來,攔住方應物去路:“差役尚未結束,方應物你打算逃走么?”
  這監工的話音才落,方應物還沒有回應,便不知從哪里冒出八名彪形大漢,前后左右的將監工劫持起來了。
  方應物拍了拍監工的臉,冷冷的問:“你確定你想留下我?”
  監工沒有給出答案,方應物也不需要答案。大概是這段時間方應物裝孫子裝的比較出色,導致監工大爺習慣了低眉順眼的方應物,猛然遇到變身后的方應物就相當不適應。不過,這八個人是從哪冒出來的?難道一直在暗中保護方應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