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60 各回各家各找各

再回去的路上,方應物突然想起了上輩子看過的《堂吉訶德》這本書,其中主角時常因為不自量力被嘲笑,想來自己未來的行為在別人眼里,只怕與堂吉訶德區別不大吧?不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回到家里一夜無話,次日方應物突然開始在書房里翻來翻去。頂點小說www.booksrc.net不過他始終沒找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便對外面吼道:“那張傳票扔到哪里去了?”
  方應物的書房由婁天化負責打理,聽到喊聲,婁天化進來疑惑的問道:“什么傳票?”
  “街道廳送來的傳票!”方應物沒好氣地說。前幾天替身左常順死訊傳出后,街道廳曾經又送了征召服役的傳票過來,方應物要找的就是這個。
  婁天化想了想,很肯定的反問道:“老爺不是揉成一團扔掉了么?”
  “有嗎?”方應物拍了拍頭,“找不到就算了,直接去罷!”
  隨后方應物召集了老泰山送來的八大護衛,以及方應石和婁天化,浩浩蕩蕩的出門前往京城西南街道廳衙門。
  此時在衙門里當值的不是余三思,而是另一名名喚呂俊的吏員。此時呂先生正在悠閑的看書,忽然聽見腳步聲,抬眼瞧見有人進了院落,便開口問道:“來者何人?”
  “本人方應物,來此報道應差!”那人答話道。
  呂俊聽到人名,嚇得從座椅上跳了起來,如今“方應物”這個名字在街道廳可是如雷貫耳了。即便不提上次鬧出的真假方應物案子,街道廳已經給方應物發了三次傳票。怎能不讓官吏印象深刻?
  但是街道廳眾人心知肚明的是,街道廳給方應物發傳票。目的無非是示威、羞辱和尋釁,縮小方應物的回旋余地。可從沒想過方應物親自來服役。所以呂俊大為震驚,以至于有點失態。
  數日后,奉天門早朝散去,文武百官三三兩兩出宮,邊走邊閑談。卻聽有人道:“諸君可曾聽說么,那方應物去了宣武門外西河應役。”
  “這怎么可能?方應物怎么可能真去做苦力?”周圍眾人聞言難以置信,在他們認知中,征發服役只是一種政治手段,用來博弈的工具而已。就連當初天子罷免方應物一切官職功名。也沒有罰方應物服役。
  說實在的,以方應物名聲和功業堪稱是天之驕子,真的去做苦役簡直不可想象。這樣巨大的身份落差,放在二十一世紀,這比常青藤博士掃大街還要令人不可思議。
  先前街道廳三番兩次的征發方應物,而方應物始終抗拒不從,甚至還使用了替身的花招,這大家都理解。別說方應物,換成誰也不能去。
  一來不能輕易的服軟屈服。若萬安稍一使勁,方應物就入彀,那臉面何在?二來去服役就相當于躺到了砧板上,那可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先前代替方應物服役的人不就莫名其妙死了么?
  三就是士人的體面問題,勞心者去當勞力者,怎么看也不算光彩。有上述三點原因在。方應物怎么會主動去服役?
  “空說無憑,去看看就知道了。”又有人說。于是在好奇心驅使下。朝中很多人或親自、或派親信隨從去了宣武門外,打聽方應物所在并仔細察看。
  方應物的好友項大御史便親自去了。與一干人站在高處,遠遠地眺望河邊工地。看了一會兒,眾人便親眼見到,曾經縱橫朝堂的名人方應物頂著驕陽烈日在河邊工地填土......
  項成賢與觀望者忍不住走近些,再仔細看,卻見方應物連皮膚都黑了一層。這做不了假,說明一切都是真格的,并非是演戲給別人看。
  別人嘆息連連,但與方應物不熟,也就沒有上前去問候。不過項大御史沒這些避嫌心思,三步并作兩步沖上前,對著略顯黑瘦的方應物不禁潸然淚下,哽咽道:“你又沒有過錯,何苦作踐自己!”
  方應物看看旁邊無人,便咬牙道:“敵人如此兇狠,那我就必須更狠一點,對自己也不能太仁慈!
  項大御史又問道:“你也不怕壞了自己的形象么?”方應物揮了揮手道:“你不必替我擔心,速速離去!”
  打發走了項大御史,方應物嘆口氣,正要回去繼續賣力氣。冷不丁的又有人沖到身前,“蒼天無眼,青天大老爺竟然如此遭遇,直叫小的們痛心!”
  這仿佛把方應物嚇了一跳,他抬頭四顧,卻發現周圍不知何時又聚起了一圈人,但一個都不認識,再細看應當都是平民百姓。
  之前方應物在京城宛平縣當過幾年知縣,并且政績堪稱卓異。他從知縣任上離職至今才一年半,時間并不算長,并未被淡忘。
  縣中受過恩惠的百姓和商家這幾日聽說方應物淪落至此,所以也紛紛來圍觀。見昔日青天變身苦役,不免心中慘然,人群里有人憤激不已,高聲叫道:“吾等愿代替大老爺!”
  方應物抬手為禮道:“我在此乃是盡大明子民差役本分,并非朝廷處罰,諸位大可不必替我抱屈,還是請回罷!”
  平民百姓無權無勢,見青天知縣受苦受罪,除了破口大罵奸賊當道之外,也使不上力氣,只能眼睜睜看著方應物吃苦頭。
  但百姓又是不甘心的,此后不斷有百姓進獻酒食給方應物,還有用水桶打來清涼井水,專在方應物周圍等候的。總而言之,眾百姓用盡自己方法讓青天大老爺能舒服一些,而絡繹不絕的百姓也成了工地一景。
  消息傳開,聞者無不感慨幾句“民心若此”。不過民心并不是很重的籌碼,至少現在并不是。理智的分析,先前方應物不肯應役,最近卻看來是被逼到走投無路,連逃役這種口實都開始盡可能避免了。
  不得不說,堂堂的清流名人被迫害到如此地步,真是斯文掃地、令人唏噓。而這個世道奸人橫行,不斷有忠良罹難,實在太黑暗了,連平民百姓都能看出的問題,在朝堂中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存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