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59 鬧劇該結束了

方應物確確實實體會到了進退兩難的困境,不過他忽然想起老泰山劉棉花的警告。之前老泰山說過,最關鍵之處可能就是那個隱藏兇手的身份問題,以及萬安與兇手之間的聯系。
  還真讓老泰山料中了,現在頭疼的不正是兇手的身份么?可以說,萬牛兒的身份就是所面臨的最大阻礙。
  告辭了汪芷后,方應物沒有回家,不顧夜深去了劉府,將已經和衣而臥的劉棉花叫了起來。劉棉花縱然不滿,也沒拒見方應物,他知道若非事情緊急,方應物不會這么不靠譜的半夜跑來求見。
  聽了方應物的情況介紹,連飽經世事的劉棉花也大為驚訝,“萬牛兒?萬安竟然打得這個主意,難怪叫老夫始終猜想不透!”
  方應物又道:“聽說老泰山向刑部施壓,要重新鑒定蔡家慘案,本意是用真相還我清白,現如今看來也難以抉擇了。”
  劉棉花不是遲鈍的人,立刻作出了與方應物相同的判斷:“萬牛兒此人實乃聲名狼藉的惡人,這些人命案十之*是他做下的,只是不知道萬安使了什么法子說動他。
  如果推翻順天府蔡家一門自盡的結論,難免要追查到真兇萬牛兒,那時候萬貴妃肯定要出手。但若就此偃旗息鼓,默認了順天府的結論,不敢追查真兇,那豈不真成了蔡家一門因你逼迫而自盡?
  就算你能忍得住并放過萬牛兒,之后也可能會有人將萬牛兒是真兇的消息傳出去,你便更加坐蠟了。怎么看都像是死局。”
  方應物憤憤不平的繼續說:“萬安所作所為在格調上已經落了下乘,走的是市井復仇路數。廟堂之爭哪有這般人命如兒戲下三濫的?簡直令人不齒!”
  劉棉花不免有些瞠目結舌,方應物居然氣急敗壞、絮絮叨叨的抱怨起別人不講規矩了?這還是自家女婿嗎?
  別人都說,堂堂首輔萬安被方應物小字輩逼到這個份上,真不容易;但劉棉花此時卻覺得,方應物能被別人逼到這個份上。也挺不容易的......
  仔細想了想,劉棉花才開口道:“但萬安作為的效果卻是出其不意,讓你我都意想不到,現在真有點猝不及防的感覺。不得不說,這次萬安實在是發狠了。
  據老夫觀察多年,你甚是喜歡從容淡定的兵不血刃。愛用最小的代價取得四兩撥千斤式的贏法。人可取巧一時,但不能取巧一世,不能事事都是如此輕松如意的,這次你就麻痹大意了。”
  作為從后世來的穿越者,方應物比世人更在意人命。不甘心的問道:“萬牛兒這樣的惡徒,即便人人都知道他殺了人,但是也無法將他定罪,這就是他有恃無恐的原因。朝中不是沒有清流正人,難道就無可奈何坐視不理?”
  劉棉花搖搖頭道:“朝中確實也有正義之士,但他們不是不敢,而是不能。一件案子從證供、審問,再到定罪、處刑。由許多小環節串聯。
  這些環節里,是不能容錯的,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會導致萬牛兒依舊逍遙法外,但現在朝堂四分五裂,誰也無法掌握這所有環節。更別說最終裁決權在天子手里,一道特赦誰能奈何?”
  方應物暗暗嘆氣,連劉棉花都說沒辦法,那就真沒辦法了。忍不住諷刺道:“還有一個緣故。諸公大概覺得,幾個底層匠戶的命沒那么值錢。不值當付出堂堂公卿的政治代價罷?正所謂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
  劉棉花臉色一變。直覺得方應物此言大逆不道,十分刺耳,正想開口罵幾句。但方應物又搶先說:“小婿只拜托老泰山一件事情,那順天府草菅人命胡亂結論,請老泰山務必向刑部繼續施壓,不能讓蔡家慘案的真相蒙蔽!”
  劉棉花臉色極其凝重,這哪是簡單的委托,分明是方應物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至于后果,根本看不清楚。“你確定?不回避萬牛兒了?”
  方應物咬牙道:“確定!做人總要有一些底線,生命就是底線。老泰山說小婿喜歡取巧,這次偏就不取巧了,堂堂正正的直面一切!”
  劉棉花不敢相信,若換成別人,劉棉花大概不會在意對方怎么想。因為無論對方怎么想,最后都得聽他劉棉花的。
  但是劉棉花也知道,方應物意志堅定,不是能隨便左右的,自己也無法代替方應物做出決斷。便再次詢問:“你真如此想?即便明知其不可為?直面萬牛兒不是那么好受的。”
  方應物沉默片刻,再次答道:“長痛不如短痛,與其懦弱不堪的成為終身污點,成為抹不掉的良心污點,還不如奮力一搏!世人太多目光短淺,但知眼前之失,卻看不透長遠之得!”
  劉棉花提醒道:“你有沒有想過,你本該是屬于廟堂的人物,你的前途得失都在廟堂之上。而萬安設計的這個局,把你拖進了市井仇殺中,不干廟堂之事。你糾纏在此,就算放眼長遠又能有什么得?
  說句不中聽的話,難道你揪住兇案不放,將來就能借此乘風撫云了?這畢竟是民間之事,其實對你利益得失關系不是很大,別人幫你的興趣也不會太大。”
  “老泰山此言差矣,事情不是固定不變的,事情也是可以演化的。”在這方面,方應物的顧慮倒不是很多。
  “你也許會失去很多。”劉棉花記不清第幾次警告了。
  方應物毫不畏懼的回應:“老泰山也說,萬安這次非常狠,那就只能比他更狠。這種狠不是他殺一個我殺兩個的狠,而是敢對自己狠。舍與得之間有什么看不透的,盡力而為,讓天下人看到我問心無愧!”
  劉棉花很想吐槽一句,居然不是“我問心無愧”而是“讓天下人看到我問心無愧”,這說明方應物還沒有氣急敗壞、喪失理智。
  他只能揮揮手道:“坦誠相告,你請老夫做的,老夫會做。不該做的,老夫不會多做一分,也絕對不可能去直接觸犯萬娘娘。”
  方應物點點頭道:“老泰山此舉不出意料,這就夠了。”(未完待續)
  ps:整整想了兩天兩夜啊。。。實在替主角想不出取巧辦法,只能雞蛋碰石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