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56 明知不可為

不過這份供狀在方應物眼中仍然有美中不足之處,牛頭馬面雖然很熱心的抓到了兇手,但卻沒有破解動機,沒有挖出背后的指使者,這甚至比兇手本身還重要。
  方應物不由得想道,牛頭馬面這兩人終究認識高度有限,看問題只能看到這里了。當然也有可能是時間倉促,東廠那邊還沒來得及深挖,只是先將目前結果告知他一聲。
  所以方應物提筆寫了封信,差人送到何娘子酒家,又委托何娘子轉給汪芷,請東廠把左常順之死這個案子再往深里挖一挖。
  常言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蔡家滅門慘案(姑且稱之為滅門)從好幾個渠道傳到了方應物耳朵里。有科道官風聞后告知方應物的,有宛平縣縣衙老人給通傳方應物消息的,在第二天,方應物就知道了蔡家的事情。
  一家三口都慘死?方應物震驚的呆住半晌,隨即揮退了所有人,把自己關在書房中。那些官吏都知道事情不對勁不簡單,方應物本人豈能覺察不出其中的危險?
  隨便想想“方某人為了私人恩怨,指使東廠制造冤情,逼迫一家三口自盡”這種話題,方應物就不寒而栗,仿佛墜到了冰窖里。原來只是想,對方可能是為了恐嚇兼打臉,看來遠不僅僅如此!
  前陣子聽到左常順之死,方應物猜測有七八分可能性是萬安,現在則可以確定,這一切背后十成十是萬安搗鬼!除了萬安,誰能有這樣的能力,能有這樣的權勢?
  如果真是首輔萬安所為。蔡家三口人是否自盡根本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么慘的滅門案與他方應物能牽扯到一起了!而且還有可能把東廠與他方應物的關系牽連出來!
  在方應物眼中,萬安一直是個除了逢迎拍馬外很無能的首輔,史書上差不多也就是這樣記載的。誰知道竟然能如此狠毒殘忍,如此喪失人性。為了一己之私大肆剝奪別人的生命,簡直禽獸不如!
  萬首輔這可是徹底喪心病狂泯滅天良了......方應物不知為何忽然想起項成賢說過的那句話:是被你逼瘋的。
  面對這樣瘋狂的對手,方應物發現自己居然發自內心的產生了畏懼心理。俗語云:“流氓會武術,神仙擋不住”,萬安就有點像是這種狀態。
  一個首輔放下了一切面子,不惜代價不惜人命。徹頭徹底的的瘋狂起來,怎能不害怕?方應物甚至懷疑,要不是老泰山把八個官派護衛轉給自己,萬安就有可能直接對自己下手了......
  怕了,真的怕了。方應物的心情仿佛回到了剛穿越那兩年。那時候他極其沒有安全感,為了官方身份和出人頭地拼命向上爬......
  想到這里,方應物沖出書房,對長隨方應石叫道:“備轎,去劉府!”
  在劉府,救苦救難內閣次輔謹身殿大學士東方老泰山劉吉剛從內閣回來,一杯茶水還沒喝完,便見自家女婿慌慌張張的來拜訪。忍不住好奇的問道:“何事讓賢婿如此驚惶?”
  方應物連忙將事情前前后后講給劉棉花聽。末了又道:“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萬安瘋狂如斯,也只有老泰山能一力當之了!”
  方應物這話倒不是吹捧。萬安如此作為,頗有點一力降十會的意思。而放眼朝廷,能與萬安比拼“力”的,也只有眼前這位劉棉花了。
  劉棉花這次倒沒有因為女婿的低聲下氣而飄飄然,顯然現在不是扯皮的時候。他很認真的思索片刻,然后才開口道:“其實你還沒看到此事的關鍵所在。先不要著急慌張。”
  “關鍵所在?”方應物真心求教道:“愿聞其詳。”
  劉棉花卻反問了一句,“你說。老夫和萬安相比較,即便有所不如。至少也是相差不遠罷?尤其是近期這些時間,萬安未見得比老夫強多少。”
  方應物點點頭,老泰山這話倒是沒錯,在權力領域,老泰山與萬安至少也算是一個等級了,但他沒明白老泰山忽然提起這些作甚。
  劉棉花又道:“老夫在想,如果換成是老夫想做這些殘害人命的事情,應該怎么做?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
  雖然劉棉花像是賣關子,但方應物沒有打斷,繼續聽劉棉花說:“這種事不可能親自去做,更不可能讓家人去做。若想安排朝中親信去做,也非常難,比如說老夫安排賢婿你去戕害幾條無辜人命,你愿意做么?肯定也不愿意。”
  方應物隱隱明白老泰山的意思了,讀書人圈子和窮兇極惡亡命徒圈子離得很遠,想尋找又可靠又兇殘的惡人不是那么簡單的活計。在現實中,這可不是用權力和金錢就能隨便招徠到的。
  就算你是首輔,就算你家財萬貫,也不可能登高一呼,就能招來一批殺手。就算有很多人愿意,但萬安這樣身份的人既不是光腳的也不是破罐子,敢輕易使用么?
  從這個角度想,兇手是誰確實很關鍵,特別是萬安與兇手之間的聯絡渠道更為關鍵,老泰山想重點強調的就是這點。
  “我明白了。”方應物點頭道。經過這番點撥,起碼知道該重點朝那些方向使勁了,不像剛聽到消息時那樣茫然。
  劉棉花叮囑道:“老夫可以料定,如果真是萬安所為,他搞出這樣大動靜,肯定計不止于此。故而你確實要加倍小心,老夫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你也須認真應付。”
  方應物又想了想,覺得還是要從蔡三郎這里下手。方應物可從來沒有疑罪從無的想法——東廠才捉了蔡三郎,他家里就恰如其會的出事,墻上畫了個大大的冤字,仿佛早有準備的樣子,難道他就真是冤枉么?
  方應物疑神疑鬼的想道,也許蔡三郎被捉,就是別人挖下的坑。然后牛頭馬面這些豬隊友立功心切,果斷跳了下去,眼看著又有可能捎帶上自己。
  現在的問題是,方應物不知道自己應該親自去一趟東廠,還是繼續委托豬隊友們按照自己意思辦案?(未完待續)
  ps:大家想到辦法了嗎?體會到我常說的摳腦洞的感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