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55 夜審(下)

在大明朝版圖中,京城人口與別的地方不同,倒不是說京師人口眾多——天下大城市的數目可不算少,而是說京師人口比例很特殊。
  天子戍邊這個國策導致了在京城里,軍戶占了很大比例,而民戶比例比其他地方都要小,像李東陽祖上就是軍戶出身。
  除此之外,匠戶的人口也非常多,因為京師營建事務密集,來自全國的工匠和差役源源不絕的在京師匯集。
  大明朝的匠戶制度比普通民戶更加復雜,比如說在京城,就有坐班和輪班的區別。從理論上,天下各地匠戶要輪流服役,服役期滿后便返回原籍。
  但是在實際中,有些匠戶長期在京城服役,并不打算再返回原籍,已經變成事實上的京城居民。這樣的匠戶就叫坐班,而那些還保持輪換傳統,期滿返回原籍的匠戶叫輪班。
  京城坐班匠戶常常是按原籍地域集中居住的,很多帶有外地州府名字的街道胡同都是起源于此。
  宣武門內的火炭胡同就是一條匠戶集中的胡同,其中有一戶姜姓人家,今日燒飯發現家中沒鹽了,于是姜氏娘子到隔壁蔡三郎家去借鹽。雖然蔡三郎這段時間一直在城外工地忙碌,但蔡娘子還是在家的,鄰里之間互相幫忙也是人之常情。
  卻說姜氏在蔡家門外喊了幾聲,不見有人答應。再敲門時,卻發現大門虛掩,此后始終不見有人出來。
  于是姜氏心里起疑,探頭探腦的走進了蔡家院落。抬眼一看,登時嚇得魂飛魄散。站立不穩坐在了地上。
  卻見有一大二小三道身影掛在了院中棗樹樹枝上面,在斑駁陰森的樹影中來回晃動。在旁邊墻壁上。還看見一個醒目的血紅色大字:“冤”。
  姜氏與蔡家非常熟悉,立刻就認出來了,掛在樹上的人影是蔡氏娘子和她兩個兒子,昨日還一同洗衣服,今天卻就吊死在樹上,怎一個慘字了得?
  “啊啊啊啊!”猛然受到這樣驚嚇,姜氏頭腦一片空白,當她略略還魂后,忍不住捂著臉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
  匠戶大抵是窮苦人家。宅院都不大,姜氏一聲慘叫,立刻傳到了左鄰右舍。眾人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故,紛紛循著聲音來查探。
  進了蔡家院子,膽小的人和姜氏一樣嚇懵了,而膽大的人也得倒吸一口冷氣,臉色發白。這場面太慘了,實在太慘了,簡直近于滅門!
  眾人都是普通百姓。哪里見過這些,僅存幾分清醒的也只能張皇失措的叫道:“報官!報官!報官!”
  大明律法最重人命案件,太祖有詔,但凡發生命案。地方官必須第一時間到現場勘查。滅門這樣的事情即便在人多事多的京師,那也是非常驚世駭俗的案件了,地方上誰也不敢輕忽。
  短短半個時辰內。宛平縣縣衙、五城兵馬司、巡城御史官署都來了,將這不大的院落和小胡同擠得人仰馬翻。
  官府的勘查結果自然不可能那么快就出來。但是已經有消息私下里流傳出來了,說這蔡氏三口人是自縊身亡的。至于院墻上的冤字。可能是指蔡家受到了什么巨大冤屈,所以才導致蔡氏不忿自盡。
  蔡家到底受了什么冤屈?左鄰右舍對此完全不明白,蔡三郎出門服役做工,蔡氏娘子守在家里也沒見有什么異常,怎的就突然因為冤屈而自盡?
  別說百姓,就是幾家官府也一頭霧水,如果是他殺,蔡家并未得罪過人,誰吃飽撐著跑過來殺這三口人?如果是自盡,那個冤字到底指的是什么?
  先前火炭胡同左鄰右舍派出了兩伙人,一伙人去各衙門報官,叫官府來破案;另一伙人則跑到南郊去找蔡三郎,把蔡三郎喊回節哀順變。
  這時候,卻見去了南郊的人氣喘吁吁跑回來,仿佛心急如焚的樣子,在胡同里就大呼小叫的喊了起來:“蔡三郎不在街道廳工地上,聽旁人說,他被東廠捉走了!”
  東廠?在場眾人但凡聽到這兩個字,好像隱隱約約明白了什么事情,“冤”字九成九指的就是這個!誰不知道,廠衛就是專業制造冤假錯案的地方!
  官府的人也搖搖頭苦笑幾聲,有些事情實在是見怪不怪了,東廠濫捕人犯又不是一天兩天,沒必要為此大驚小怪。但是只怕誰也沒想到,竟然會導致全家自盡的局面。
  也有經驗豐富的積年老吏老吏追問道:“東廠為何要捉走蔡三郎?”
  帶回消息的人知無不盡答道:“聽說工地那邊也出了人命官司,一個今年剛來服役的人被害死了。蔡三郎被當成了嫌疑犯,被破案心切的東廠捉去拷打。”
  胥吏對上層動向不大關心,沒從中聽到什么有益信息。但前來勘查現場的官員中,卻有不少對近期一些事情略有耳聞的。
  頂替方應物服役的“義士”莫名其妙死了,嫌疑兇手就是蔡三郎,又被東廠捉走了,但兇手家庭卻因為冤屈而自盡。這一連串接連發生的事情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辦案子辦老了的吏員們憑著直覺,也能嗅出其中蘊含的危險氣息,好像只要牽連進去,立刻就會粉身碎骨,但誰也看不透這股危險氣息來自于何方。
  勘查完現場和尸身,天色有點晚了,官府來人便三五成群的離開了火炭胡同。他們同行時談天說地,但沒有一個字提到今天慘案。因為他們大多數人都已經嗅到了詭異的氣息。
  真相不明之前,暴露自己的觀點很不明智,雖然他們可能永遠也不會明白真相。
  而方應物此時對火炭胡同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但他收到了從東廠送來的供狀副本,上面有蔡三郎和李車兒的供詞,也有兩人的畫押。雖然不能換回死者性命,但有些人渣卻根本就不該有性命!
  “這次東廠辦事效率很高。”方應物由衷的贊嘆道,之前他也沒想到東廠居然如此快速的找到了真兇。掌握了真兇,就具備了主動權!(未完待續。。)
  ps:諸君知道為什么卡文么?我站在反派立場,想出了坑害主角的辦法,但是再回到主角立場時,卻想不到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