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754 夜審(上)

既然汪太監肯接下查案之事,方應物便不在把心思放在這上面了。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辦,東廠查案比他在行多了,遠勝于他親力親為。如果連東廠都查不出個一二三四,那換誰來也白搭。
  不過方應物還有件事情要解決,那就是街道廳的第三次征發傳票。即便方應物再看不起對方,這也是正式的官府程序,不能完全無視。
  或許有人覺得,掏代役銀或者再找個人頂替不就行了,那些大戶人家都是這樣做的。對此方應物只能表示,這樣想的真是很傻很天真。
  收不收代役銀或者替身是街道廳衙門說了算,爭斗到了如此地步,難道街道廳會收納方應物的代役銀或者替身?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上次左常順之所以能頂替方應物,全因為這是都察院“判決”下來的,街道廳縱然不愿意也不能拒絕,不可能公然抗法,只能被動接受。
  但這樣一個案子和人選,現在還能從哪再找來?更進一步說,現在還有人敢再替方應物服役么?敵人能害死一個,就能害死兩個三個,巴結方應物重要,小命更重要。
  想來想去,方應物也沒想到什么應對主意,只能暫且放下,采取拖延戰術了。不過拖延也不是長久之計,仍然存在著被街道廳判定為逃役并上報的風險。
  最終方應物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拖延到東廠查案結果出來再做打算,這樣才有利于自己做出最正確的決策。即便不是最正確的決策,起碼也是最穩妥的決策。總比現如今這樣盲人摸象為好。
  暫且放下左先生被害的案子,方應物又頭疼起自己的婚事。說起自己的婚禮。其他瑣事還好,吩咐下去就有人來跑腿操持。但當前仍有個最大的問題懸而不決,就是自己和劉棉花的指導思想從根本上完全不同。
  這是九成九的政治婚姻,方應物看重的是“實惠”,而劉棉花圖的是“名聲”,利益著眼點不同,思路自然不同。
  因而方應物想一切從簡,能省則省,靜悄悄的把事情辦了。反正低調的把劉府小姐娶到手就行,悶聲發財之外其它都是多余的。至于劉府的名聲,能不沾就不沾,能少沾就少沾!
  而劉棉花堅持要大操大辦,恨不得嫁妝第一抬剛進方家時最后一抬才出劉府,再沿街擺上數里流水席面,就差到處貼榜文昭告京城他劉家與方家結親。方家的名望如日中天,能蹭幾分是幾分,即便有可能蹭了也白蹭!
  翁婿兩人已經談判三次,都沒有達成一致意見。以至于方應物今日不得不再次趕赴劉府,繼續為這個問題扯皮。此時方應物甚至有點懷疑,莫非老泰山故意如此拖拉,為的就是等待他方應物耐不住先松口?
  “這是老夫最小的兒女。等婚事一成,老夫此生再無大事了。既然最后一次,總得叫老夫好生操辦罷?可憐天下父母心。你總要考慮到為人父母的心情。”劉棉花一改前幾次談判策略,企圖用親情打動方應物。拋出了父母心為武器。
  方應物也見招拆招,試圖重新塑造劉棉花的家庭幸福觀。“老泰山錯矣!兒女之幸福,不在于嫁妝之豐厚,也不在于婚禮之盛大,而在于琴瑟和諧鸞鳳齊鳴。所以老泰山就從了小婿想法罷,畢竟是小婿成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父母插手太多不見得能收獲兒女幸福。”
  劉棉花繼續苦口婆心,搬出世俗風氣勸道:“不是老夫定要插手,終究是擔心你還年輕不懂事。須知如今世風不同于昔年,老夫好歹也是宰輔,嫁女過于寒酸只怕要被人輕蔑恥笑。若真成了笑柄,你我兩家都臉上無光,又是何苦來哉?”
  而方應物則信心十足:“老泰山多慮了!你老人家若是簡樸了,確實有可能被嘲諷為裝模作樣沽名釣譽,但貴府千金嫁的是在下,是堂堂正正的方家!
  有我方家金字招牌在,誰會嘲笑我們?只會說簡樸大方,不會說寒酸小氣!正所謂誰**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我方家不媚世俗樸素辦事必將成為美談!”
  劉棉花當即吹胡子瞪眼的喝道:“你還想著敢將十指夸針巧?難道我那嬌嬌女兒嫁給方家,就是要受苦的?你們方家裝樸素是你們自己的事,但不許虧待了我女兒!”
  老泰山這簡直就是雞蛋里挑骨頭沒事找事......方應物連忙回應道:“以后的事情自然不會如此,誰會吃飽撐著去窺視別人家內宅?但婚禮乃公開典禮,當然要做給別人看,聽小婿之言不會有錯!”
  劉棉花忍不住嘆道:“你這人怎么死硬頑固的像是又臭又硬的石頭?何至于一步也不肯相讓?連尊老敬老之心都沒有嗎?”
  雖然劉棉花倚老賣老,但方應物不為所動,只陪著笑道:“誰不知道老泰山最擅長得寸進尺之道,小婿如何敢輕易讓步?故而不能開這種先例,否則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與其日后互相難堪,還不如在起初就堵住源頭。”
  翁婿兩人唇槍舌劍不亦樂乎,劉老夫人突然闖了進來,怒形于色的斥道:“你們兩個都夠了!不要拿廟堂算計來討論我那乖女的婚事!再如此扯皮下去,婚事還能辦否?”
  劉棉花當著女婿面,遭到夫人呵斥,未免臉上有些不好看,同時又埋怨夫人沉不住氣,實在缺少鎮靜功夫。便輕哼一聲,正要發作。
  方應物卻搶上前一步,行禮道:“都是小婿的錯!老泰水說怎樣辦理就怎樣辦理,小婿在此恭聽,絕無二話!”
  看方應物這恭順態度,老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投桃報李似的說:“此事終究是方家娶婦,我劉家不便逾越太多。老身又聽賢婿說的有道理,就按賢婿所言。”
  劉棉花再次瞪眼,又被老夫人瞪了回去。等方應物走后,劉棉花不滿的說:“婦道人家頭發長見識短,老夫與方應物談條件,你來打什么岔?”
  老夫人嗤聲道:“也不知誰見識短了?女兒終究是要去方家的,你在這可有可無的事情上較勁,若惹到了方家,最后還是女兒吃虧!”(未完待續。。)
  ps:突然卡了,一夜未眠,先補昨天第二更,一會兒放出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