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53 關鍵所在

久久無言,最終方應物長長嘆了一口氣,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左常順死掉無論是偶然不幸還是被害,他都感到內疚。
  這是方應物混跡朝堂以來,第二次遇到死人問題。上次是在蘇州府時候,把欽差太監王敬逼到走投無路一氣自盡,但對此方應物沒多少感覺。
  一來那王敬王公公荼毒地方死有余辜,方應物生不出多少同情心;二來王敬是敵對一方,方應物還沒感情豐富到為敵人落淚的地步。
  再說主要還是因為王敬心理素質太差,自己了結自己,并不是別人出手加害他,方應物更沒內疚感。而這次左常順是自己這邊的人,前兩天剛剛一起歡快的喝酒,卻這樣莫名其妙又突然死掉,真是情何以堪。
  項成賢產生了與方應物一樣的疑問,“你說左先生這是偶然不幸,還是被人蓄意謀害?”方應物答道:“哪能如此巧合?我猜人為可能性大一些,十之**就是被害死的。”
  項大御史受到的沖擊比方應物更大,之前他也根本沒想到會鬧出人命來。聽到方應物斷定是被害,忍不住喃喃自語道:“這是草菅人命......草菅人命......你有把握么?”
  方應物又嘆道:“這不是有沒有把握的事情,在眼下這非常時期,我們就該不惜用最惡意的揣測來看待一切事情,不惜在每一件事上預估出最壞的結果。所以無論左先生怎么沒的,我們都要按照被害來對待。”
  正當方應物與項成賢唏噓感慨時,婁天化走了進來。稟報道:“街道廳那邊又派人來了。”
  “做甚?”方應物一聽街道廳三個字,便心生厭煩。沒好氣的問道。
  婁天化苦笑道:“那人說既然代役的左常順死了,所以老爺你還得去街道廳報道當差。所以又送了傳票過來。”
  靠!方應物勃然大怒,這簡直毫無人性!如果這時還辨別不清左常順究竟是不是被害,那就沒資格立足于朝堂了!
  項大御史也無語,這是街道廳第三次送傳票給方應物了罷?真可謂是三顧茅廬......
  難道僅僅為了制造整治他方應物的契機,便硬生生剝奪一條性命么?而且這樣送傳票,又何異于**裸的羞辱他!一股氣直沖腦門,方應物對著婁天化聲色俱厲的喝道:“混賬東西!街道廳的人還敢欺上門來,給我綁了打,打死為止!”
  項成賢連忙攔住。“小不忍則亂大謀,且慢且慢!”
  沖動過后,方應物重新冷靜下來,咬牙切齒道:“這下我們總該清楚,左先生之死究竟是偶然還是被害了。”
  半晌過后,方應物又開口道:“左常順只是個小人物,是我將這個小人物牽扯進朝局中,也正是如此才害了他。”
  方應物進入朝廷以來,無論爭斗多么激烈。也沒有出現過故意行兇殺人的行為。其實在大明朝爭中,這種故意采取**消滅手段,特別是暗殺的現象其實很少,所以之前方應物就沒想到過這種涉及人命的可能性。
  但死對頭們或許不會對方應物下毒手。但卻敢暗害左常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左常順只是個小人物。害死這樣一個沒身份的小人物,就像踩死螞蟻似的。既不壞規矩,也沒多大負作用。也不會引起輿情的軒然大波。
  小人物參與大爭斗就是豪賭,要么一本萬利。要么就是粉身碎骨了......而左常順這次就很不幸的丟了性命,本來他如果得到方應物庇護,未來肯定有一個很不錯的前途。
  項成賢也有點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忍不住猜測道:“你說,是不是萬安的手筆?”
  “與他脫不了干系。”方應物恨恨的說,“堂堂首輔如此草菅人命,不惜采取暗殺手段,真是瘋狂了!”
  話說到這里,不知怎的,項成賢忽然又有點同情萬安,答話道:“即便瘋了,也是被你逼瘋的,挺叫人嘆息的。”
  項大御史仔細想想,一個站在人臣之極的首輔被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步步緊逼,還屢屢受挫臉面無光,換位思考一下,不瘋掉才叫奇怪。
  方應物不滿的瞪了項成賢一眼,“項兄!你這是要幫誰說話?”
  項大御史連忙收起泛濫的同情心,又問道:“你說彼輩為什么要加害左先生?”
  方應物的目光重新回到傳票上來,然后將傳票揉成一團,“這不是顯而易見么,他們費盡心思設計了這么一條鎖鏈出來,怎么會輕易甘心失敗?同時也是恐嚇,當然不是恐嚇我,而是露出獠牙恐嚇別人。”
  “到了這個地步,也算是窮途末路了。”項成賢點評道。
  方應物所要做的,就是先查明真相,而項成賢聽到的消息沒有細節,提供不了什么利用價值。方應物想來想去,也只能找東廠幫忙了,查案這種事情也最適合東廠去辦。于是方應物傳話給何娘子,與汪芷約定次日會面。
  卻說方應物見到汪芷,聽她幽幽嘆道:“你我已經有十六天沒有見面了。”
  方應物擦擦汗道:“這你都心里有數?話說你這記性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好了?最近婚期臨近,瑣事非常多,脫不開身,你要多多諒解。”其實還有個原因,方應物生怕汪芷又想替萬貴妃拉攏自己,那樣會很難做,干脆就減少見面了。
  汪芷撇撇嘴,皮里陽秋酸里酸氣的說:“你也真長本事了,竟然不靠我也不求助于東廠,就把流言蜚語擺平了,可是叫我刮目相看。連萬娘娘也意料不到......”
  見汪芷果然提起萬貴妃,方應物迅速打斷了話頭,插嘴叫道:“其實還是離不得你,這次就要找你求助了!”
  汪芷冷哼一聲,不滿的抱怨道:“你也是讀書人,怎的如此厚顏,真當本太監是白用的苦力么!”
  方應物嘆口氣,皺眉道:“不求到你,你陰陽怪氣還故作大方;求你幫忙,你又拿腔捏調討價還價,也忒難侍候!”
  以汪太監的小脾氣,三十六計中最受不得激將計,當即柳眉倒豎,輕喝道:“你又有什么糟心事情,慢慢說,今晚不許走了,讓你說個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