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5 姑蘇城外寒山寺

別人打量方應物,方應物也打量眾人。應對徐淮徐學霸時,偷偷掃視了幾個來回,便將大部分人的神態看在眼中。
  明倫堂這七八十人里,有一小撮人幸災樂禍,應該是這位老公子徐淮的死黨之流。但大部分人都是中立的,或者說叫做冷漠。雖然不會幫著學霸來乒自己,但也不見得會像項、洪二人這般幫助。
  他心里明鏡似的清楚,這其中大概有三點原因。一是自己地位崛起太快,名氣雖然漸漸出來了,對縣學士子而言還是陌生人,而且名氣也沒大到令士子們聞名仰慕的地步,上需要積累;“”,手打
  第二,自己不是名門大族出身,也不是高官顯貴之家,對普通百姓當然優勢巨大,但對年輕士子而言沒什么心理優勢。當然不會出現別人趨之若鶩的追捧,自己父親頂著解元名頭親自來了還有點這種可能,讀書人圈子有讀書人的規矩。
  第三,自己進了縣學就是最高等級的廩生,在大宗師眼里是件芝麻綠豆大小的人情,但對于普通士子而言,卻足以令人眼紅。
  正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不是當了生員就萬事大吉的,想去參加鄉試還要經過篩選和考試,這里面廩生就占了大便宜。突然被一個新進陌生人占了廩生名額,誰的心里也有幾分不爽。索“”看最新章節
  若是老熟人,大家笑笑也就過去了,正如洪松和項成賢對方應物的態度,但問題是大部分對方應物不熟。
  方應物心中暗暗嘆息,難怪老成的洪公子前些ri子提醒道“沒那么容易。你進了縣學就知道了”。這徐淮跳出來,就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雖然是為了他自己出氣,但又何嘗不是暗合了別人的心理?
  而且自己父親看來真是不大會交際的書呆子。在縣學混了六七年也沒給自己留下好人緣繼承。后來父親出外游學兩年,在縣學里更是人情淡薄了。
  話說回來,其他人還好,但這徐淮徐學霸也確實真郁悶。今年他仗著臉面熟擺平了各方關系,又打壓了縣學里比他優秀的晚輩,叫別人不要與他爭搶。
  他對空缺出的廩生名額可謂志在必得,也自認是唾手可得的。但卻不料來了位行事不循常理的大宗師,一絲情面也不講,歲試直接把他打成三等。六等里的第三等。只能算中庸,進步是絕無可能了。
  最后廩生像是天上掉餡餅一般落到了方應物這個十六歲小童生頭上,已經三十七八歲的徐學霸簡直情何以堪,見了方應物就氣也打不出一處來。縣學可是他的主場,不羞辱一番方應物如何出得了心里的惡氣。
  看方應物在這里裝呆扮傻,一副可憐兮兮老實人的樣子,徐淮更不爽了。咄咄逼人的問道:“廩生位置,你坐得可舒服?”
  這話不好答,十分刁鉆。無論正反怎么回答都會被人挑錯。方應物又笑了笑,“我曾與汪縣尊對句道,君恩臣必報,父業子當承。”
  這一句真是恰到好處的妙。即便是再挑剔的人,對方應物這句回答也挑不出毛病,十分拿捏住了不卑不亢的分寸。
  他父親當年是廩生。去年中了解元空出名額,今年恰好又被兒子接替。那可不是父業子當承么?
  徐淮可以連帶看不起方清之,但不能看不起解元。便冷哼道:“對于令尊,我是極佩服的,他這廩生當之無愧。但對你卻陌生的很,莫不是僥幸得來的?”
  方應物對徐淮心里是越來越鄙視,縣學三年有兩次考試,稱為歲試和科試,根據成績好壞決定等次上下。
  這人都三十七八了,不知道考了多少次,還沒有升為廩生,由此可見水平也就一般,估計做人也不行。現在還有臉出來抱怨別人搶了他的名額么?文人相輕也不是這么個輕法。
  方應物想了想后答道:“是不是僥幸,這并非嘴上說的。今ri天sè已近午時,沒有什么時間向徐前輩討教了,等下次有機會罷!”
  在別人看來,這當然是方應物逃避拖延,不過也不失為一種不撕破臉皮的謙讓方式。洪松和項成賢便一起起身道,“今ri時間到了,就此別過罷!”
  徐淮攔住了方應物,逼迫道:“不急!我卻有個討教法子,你今ri來縣學拜訪過教諭,應該攜帶了文卷請求教官指點,何不拿出來請我等賞看。”
  他說的有道理,這年頭士子書生的交游中,首次拜訪某位師長之類人物時,一般都會隨身攜帶自己的書稿文卷,擺出請求指點的謙卑態勢。今天是方應物第一次來縣學,肯定要拜見
  教諭,按規矩也要攜帶文稿。
  徐淮要看方應物的文稿,顯然是要以大欺小了。一是將自己放到了師長的位置上,二是品評一番很容易就打方應物的臉面。
  方應物仿佛如夢方醒,臉sè焦急道:“卻為我的不是了,方才忘了遞上文稿請求老師點撥!現下正該去補回,不知還來得及否。”
  “慢!”徐淮又攔住了方應物,“何不先拿出來,我等前輩先幫你看過,你明ri再尋先生去也不遲。”
  周圍也有人七嘴八舌的叫道:“方朋友此時去找先生,未免太過于怠慢,還不如明ri清早去顯得恭敬!現下先讓我等以文會友罷!”
  項成賢有些暗怒徐淮一再糾纏刁難,這太不給自己面子,就是下馬威也要有個限度!他正要上前,卻被洪松拉住了。
  方應物慢慢從懷中掏出幾張文稿,十分為難的對徐淮說,“文章倒是帶了一篇,但這是要給先生看的,出于禮數徐前輩還是不看為好。”
  趁著方應物沒有防備,徐淮劈手把文稿奪了過來,順勢在旁邊書案上看了起來。方應物臉sè大急,拼命要靠近他阻止,卻又被幾個徐淮同黨攔住了。
  書案上有現成的筆墨,徐淮信手抽出毛筆,沾了沾墨水,便毫不客氣的在方應物的文稿上圈圈點點,刪刪改改。
  徐淮水平不見得多好,但好歹在縣學里廝混了十幾年,文筆熟爛,手速極快。一時間下筆如飛、筆走龍蛇,看得人目眩神迷。
  一刻鐘后,這文章便從頭到尾被改的面目全非,空白地方都被寫滿了各種增刪修改詞語。
  完畢之后,徐淮只覺得神清氣爽、暢快之極,憋了數天的惡氣一掃而空。
  他站起來將幾頁文稿重新交給方應物,得意道:“這篇文章也不過如此,毫無可取之處!真不知道你怎么中了道試,進了縣學的!我已經給你批改完了,你拿下去仔細揣摩罷!”
  眾人可以肯定,這是**裸的打臉和報復。方應物的文章到底如何且不說,但到了蓄意報復的徐淮手里,肯定要被當成劣質文章而大肆修改。對一個文人而言,這是極大的羞辱了,一般只有師長才敢如此放手批改別人的文章。
  何況文章這東西沒有很準確的標準,好壞往往全看話語權大小,方應物在這里是遠遠比不過老學霸的。
  卻見方應物捧著被徐淮遞回來的文稿,翻來翻去的看,不停地唉聲嘆氣,眉毛越皺越緊,神情y哭無淚。看在中立同學的眼里,忽然也覺得真是替他著急。
  若受到了這種奇恥大辱,就是拼著有辱斯文,跳起來將那徐淮暴打一頓,也比站在這里受著委屈卻不敢發聲強。做人怎能如此懦弱?
  “散了,散了!”徐淮招呼眾人道,又拍了拍方應物肩膀,“方朋友現在覺得廩生這個位置,坐得可舒服否?縣學比不得外頭!”
  方應物甩開徐淮,扭頭對項成賢愁眉苦臉道:“這是商相公親自為我批改過的文章,我謄抄了一份放在身邊,要時時學習揣摩的。如今被人涂抹的面目全非,這可如何是好?這可如何是好?”
  正個明倫堂本來因為午時到了而亂哄哄的,但方應物這句話入了大家的耳朵后,登時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一句話里只有三個字很重要商相公。至于后面這可如何是好之類的,都是廢話。
  原來這篇文章是商相公已經親自修改過的定稿?幾十道目光齊齊落在了徐淮身上,因為片刻之前此人親口過,這篇文章也不過如此,毫無所取之處。
  徐學霸如同五雷轟頂,臉sè霎時現出幾分慘白,他確實敢去胡亂改方應物的文章,但若早知道這篇文章是商相公批改過的定稿,他還有膽量再去改么?
  完蛋了,完蛋了,徐學霸心情墜入了萬丈深淵。
  他是不是故意的這已經不重要了,無論有心而為還是無心為之,都是一個慘字!他將商相公的手筆大肆修改并噴的一無是處,這已經是一個幾十人見證的事實了。
  商相公肯定不會公開和他這小字輩計較的,但可以肯定問題沒這么簡單,其他人的反應才會真正要命,僅僅輿論就能將他壓成肉泥。
  下馬威,這絕對是新同學今天報道后的下馬威,殺人不見血的下馬威!
  除了徐淮外,還有幾個學霸已經冷汗直流了,后怕的汗流浹背。幸虧今天是徐淮怨氣最大,充當了炮灰去給新同學下馬威。要是他們一時興起親自上陣欺負新生,那倒大霉的豈不就是自己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