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747 遲暮

長安右門這里,有人饒有興趣的圍著登聞鼓看熱鬧,也有人看見方應物,又略略聽了幾句后,擠出人群拔腿便跑。
  徐溥徐學士散朝之后回翰林院官署,而少詹事劉健也要去翰林院辦事,兩人便安步當車一同走了。此時兩人心情還可以,一路上談笑風生,身邊還環繞著幾位同道之人。
  翰林院官署在宮城東南方向,所以要走長安左門,他們才走到此地,便聽到身后有人大呼小叫的喊著話:“徐學士!劉宮詹!請留步!”
  一干人轉身望去,卻見是位熟識的御史,又聽他氣喘吁吁的說:“方應物正在敲登聞鼓!”徐溥訝異的問道:“確實是方應物?”
  “確實是其本人!”那報信御史道:“我聽了幾句,原來進了順天府牢獄的另有其人,是別人假冒方應物名頭,被當成真方應物捉進去!”
  這消息聽在耳中實在不可思議,讓徐溥和劉健難以置信。對視一眼后,齊齊掉了個方向,朝長安右門那里走去。雖然他們兩人明知道去現場不見得是好事,但誰又能忍得住不去親眼看看?
  等徐溥和劉健趕到時,圍觀人群還在。視線透過人群,果然望見活生生的方應物就站在那登聞鼓下。
  如假包換,眼前這位的確是方應物本人!劉健見狀忍不住自言自語道:“難怪以方應物之精明,竟會露出如此大的破綻......”
  人群又發現了徐學士和劉宮詹趕到,便自動分開,讓方應物與此二人能直接面對面。而方應物看到人群有異動,便能猜出個七八分了,他在登聞鼓這兒故意拖著時間,就是想等等看徐溥劉健是否會親自前來。
  果然是等到了,畢竟大多數人總有“耳聞為虛眼見為實”的潛意識。不過方應物沒有多說什么,也沒有失態,只是眼神里散發出濃濃的嘲諷意味,毫不避讓也毫不掩飾的掃視徐溥與劉健。
  徐溥和劉健兩人也算是翰苑老人了,這時候也忍不住老臉發赤,不能不承認,這次真的丟人了。他們的此時的心情,就好像是入室盜竊的小偷被抓了現行。
  當然,如果不知不覺偷竊成功,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名利場中有條最根本規則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贏了,再大的缺點也是可以理解;輸了,再大的優點也能被視為敗筆。
  就拿這次徐溥和劉健的行為來說,如果他們按照自己所設想的,成功將方應物踩下去了,盡管有點不厚道的嫌疑,畢竟同為清流一脈,如此落井下石實屬不該。但也就僅此而已,不會有持續性的負面后果,隨著時間流逝就消散了。
  可是如果一腳踩空,那情況就反了過來。世間從來不缺幸災樂禍之人,他們兩個先前詆毀打壓方應物,就成了黨同伐異、排除異己的小丑行徑,特別還是現了形的小丑行徑。
  徐學士之前從來沒有想過失敗的可能性,無論怎么看,進了牢獄的方應物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和案板上的魚肉沒有兩樣。但事實卻證明,他的設想出現了偏差。
  徐學士對劉健問道:“你覺得,是不是從一開始,方應物就看破了我們的布置,所以才有目的的李代桃僵,故意使用替身來誘使吾輩出手?”
  劉健不敢想象是這樣,質疑道:“之前我們沒有露出任何馬腳罷?方應物為何能看破?難道他能未卜先知不成?”
  常言道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可是在這次事情里,就算是諸多旁觀者也沒看出來,究竟是哪一方在幕后踩方應物,誰能想象得到是清流內部的攻訐?而方應物身為當局者,卻仿佛能早早看破,確實太匪夷所思了,幾乎近于未卜先知。
  徐溥也想不明白這點,只能答道:“難說......就連今日朝會上,仿佛冥冥中也有人制造出情境,一步步引導著你我親自開口。不然你我大概還是不會出來,隱藏在幕后。”
  親眼看到了方應物,徐溥和劉健便不想逗留了,轉身就要離去。但是卻有人攔住了他們,不是別人,正是項成賢項大御史。
  “二位既來之則安之,難道想這樣一走了之?”項大御史譏誚道。
  劉健很煩躁,開口叱道:“閣下攔道是何意思?”
  項成賢像是聽到了笑話,哈哈大笑幾聲,“問我是什么意思?方才兩位老大人當眾詆毀方應物,莫非一點表示也沒有么?”
  徐溥淡淡的答道:“是非對錯自有公論,不是你我私底下評判的。吾輩一時不察受了蒙蔽,所幸未鑄大錯。”
  項成賢惡狠狠的說:“你們做下了什么自己知道,方賢弟飽受流言之苦,只怕也是你們的手筆。既然不肯認錯,那這事還不算完。”
  旁邊眾人聽到,又是一陣嘩然。眾人都能感受到這段時間的抹黑方應物輿論風潮,再聽項成賢的意思,這股抹黑方應物的風潮是徐學士等人發動的?內幕不僅僅是朝會上站出來打壓這么簡單?
  更刺激的是,項御史把這事捅到了臺面上,公開透明的說出來,讓見慣了黑箱作業的眾朝臣不禁為之耳目一新,特別是很注意保持公眾形象的兩伙清流在大庭廣眾面前公然內訌,更是難得一見。
  徐溥深深知道,這件事上不能辯論,不然將會越辯越黑;更不能傻到真的認錯,壓根就不能承認,就是搬出最過硬的證據擺在面前也不能承認。但這樣被項成賢死死糾纏著不放,甚至還氣勢洶洶的扯住了自己袖子,也不是辦法。
  就在為難時,方應物突然分開了人群,走到了徐溥與劉健身前,不過只對項成賢淡淡的說:“有些人做事不成器,項兄又何必跟著學?還不速速放了徐學士和劉宮詹,在此糾纏成何體統?”
  項成賢偷偷看了周圍一圈,突然熱淚盈眶,大叫道:“方賢弟!你宅心仁厚寬容大度高風亮節,但我卻替你不甘心!你為江山社稷做過多少事情,如今被奸邪打擊報復也就罷了,就連同道之人也背后捅刀子,孰可忍孰不可忍!”
  方應物長嘆一聲道:“義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哪里想得到些許身外之事。”
  徐學士和劉宮詹悲哀的發現,他們兩人成了方應物和項成賢對話的背景人物。自始至終,方應物沒有多瞧他們一眼。
  徐學士想要抽身走人,可項成賢熱淚盈眶之余,仍舊沒忘了死死抓住徐學士的官袍衣袖,怎么也不肯不撒手。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