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46 再來一次

這時候首輔萬安反應過來了,終于把握到了徐溥等人的心思。雖然表面看起來,徐溥等人與他萬安想到了一起,都要整治方應物,但其中具體思路卻是天差地別。
  他萬安著眼于報復,要從**和精神上羞辱方應物,是對方應物來硬的;而另一邊則著眼于政治,想要終結方應物的政治生命,剝奪方應物參與政治的權利,清除方應物的政治影響力,看重的是打擊方應物軟實力。
  不過這兩者之間并不是不可調和的......老首輔意味深長的掃了一眼徐學士,便再奏道:“無論如何,法令不可偏廢。先讓順天府問過話,將事實和罪行明確了,而后再論其它。”
  徐溥與劉健對視一眼,便沒有再多說什么,眼下不是與萬安頂著干的時候,能達到目的就是最好的結果,過程可以妥協。
  但此時終于有人對萬安、徐溥等人的“卑鄙”行徑看不慣了,比較敢言不諱的翰林院編修楊廷和站出來質疑道:“順天府受理多是民間糾紛,方應物無論如何也不能等同于百姓罷?”
  萬安還沒有退回班位,順便回頭駁道:“方應物已被罷免官職剝奪功名,其父親雖然是官身,但朝廷又未明確恩蔭,何況他也自愿當差服役,故而方應物如何不是百姓?”
  楊廷和急智也不差,當即也反駁道:“方應物因為毆打官員,才被捉拿,即便將方應物視為百姓。但另一方卻是官員。涉及到官員,難道順天府有資格處置?”
  萬安略語塞。真真是百密一疏,在這個不起眼的地方卻出了問題。挑釁方應物被打的人是街道廳司務余三思。從九品雜職,小的不能再小的芝麻官,通常不被朝臣當做同類人。可是從九品也是入流官銜,芝麻官也是法律意義上的官身。
  “所以這件事該由都察院來審問!”楊廷和見萬安,便提出了自己的意見。眾人也都聽得明白楊廷和意思,都察院那邊很有一些方應物的支持者,總比順天府去審為好。
  便有人出來和稀泥,“一邊是官,一邊是民。便由順天府和都察院共同審問。”楊廷和明白自己也只能爭取到這地步了,都察院與順天府聯合審問,總比一家審為好。
  自當年英宗天子之后,朝會早已經變得空洞化形式化了,今天更是只為區區一個方應物扯了半天皮......這時候時間差不多,也就無事退朝了。
  內閣、詹事春坊、六科官員都在宮內辦公,各自進了左順門、右順門。而大部分官員都要按來路返回,先從承天門出宮,然后各自向東西穿過長安左右門。去官署辦公。
  皇城長安左門外設有登聞鼓,太祖高皇帝有令,天下萬民若有冤不伸,皆可赴登聞鼓鳴冤。并由錦衣衛官軍在此當值。有擊鼓者立刻護送到都察院,然后都察院受理案件。
  就在此時此刻,突然從登聞鼓方向傳來急促的鼓聲。這很明顯是有人在擊鼓了。不過大多數人沒有太過于在意,也就是順路經過的官員才看了幾眼。
  但不知道是誰。突然驚呼一聲:“方應物!”這三個字像是具備魔力,登時引得附近所有人紛紛抬起目光。經過一番毫無目標的斑駁交錯,忽而找準了方向,齊刷刷的望向登聞鼓。
  然后便看到一個大家熟悉的瀟灑身影,立在登聞鼓下,與當值錦衣衛官軍正在說著什么。他從容淡定的拿著鼓槌,依然好似昂首立于朝堂中手握奏疏一般。
  目睹此景的無比愕然失神,不知不覺停住了腳步,人流仿佛瞬間凝固了。不過在這個時候,方應物說什么不重要,他為什么敲鼓也不重要,眾人并不關心這些。
  最重要的問題是,方應物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個人不是已經因為毆打官員,被捉拿進順天府大牢里了么?
  難道他越獄了?還是牢里有人憐惜忠良故意放人?可這都是情有可原卻法無可赦的大罪!方應物大搖大擺出現在此地,與挑戰朝廷法紀有什么兩樣?他真想作死到如此地步?
  懷著不可抑制的強烈好奇心,眾人不由自主的慢慢圍了上去。離得近了,便能聽清楚方應物與值守登聞鼓官軍的對話。
  “在下有天大的冤屈要上訴朝廷!”方應物控訴道。
  那錦衣衛官軍認得方應物,臉色很是古怪,考慮是不是當場拿下方應物,立一個捉拿逃犯的功勞。不過嘴上先很程序化的問道:“你有什么冤屈?”
  方應物長嘆一聲,憤慨溢于言表,高聲道:“話說在下前幾日流言纏身,煩悶之下仰慕道家玄理,故而在家閉關不出,不聞外界之事,不見外方之人,一連數日潛于斗室之間默誦黃庭,安安靜靜的修身養性。
  卻不料今日破關而出,卻聽外面說官府抓了在下坐牢!在下起始只當是不值一駁的謠言,最近這樣謠言實在有點多,多到在下無法一一在意。
  可是打聽過后,確確實實有人自稱方應物并被順天府關押!在下想來想去,這必然是有人冒名,在下有口難辯,只能來擊鼓鳴冤了!”
  有口難辨你個腦袋......眾人竟無言以對,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好。
  方應物這意思,就是有人(姑且不論是不是方應物指使的)假冒方應物跑到街道廳大鬧,然后被早有準備的萬安黨羽當成真方應物拿下,又被徐溥等人趁機落井下石踩一腳,最后發現全都擺了大烏龍?
  那些辦事的底層官吏們有多么愚蠢,竟然抓了個假貨!如此一來,只怕要牽連上面這些大佬們陷于被動了!
  其實再細想也不能怪他們蠢,街道廳、順天府大牢底下那些小人物小官吏,有幾個人認識方應物?更重要的是,根本沒人想到會有人假冒方應物,所以也就沒有任何提防。
  而且高高在上的官員們沒事也不會下基層,鉆進暗無天日、骯臟陰濕的大牢里去看人犯——但凡順天府有一個中高級官員心血來潮去牢里轉轉,就能早早揭破真假了。
  眾人還紛紛醒悟到,也難怪那位“方應物”在牢里不見任何親友......如今真方應物正主現身,這下有好戲看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我擦!昨天喝多睡覺,忘了發稿子,我的春節期間不破金身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