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40 三板斧(下)

項成賢與洪松兩人見方應物終于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便都不在多說什么,只讓方應物自己消化就是。在他們想來,以方應物的足智多謀,總能找到應對之道。
  方應物沉吟半晌后,這才嘆了口氣,心有萬般感慨道:“縱覽古今,有許多人大獲成功之后,卻突然就敗亡了,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運數。這樣的例子不只一件兩件,簡直比比皆是。”
  憋了半天,等來的就是這句,你到底想說啥?項成賢與洪松兩人滿臉問號,不明所以的抬頭望向正在長吁短嘆的方應物。
  方應物仿佛陷入了一種情懷中:“古人有詩云,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我往常百思不得其解,今日身臨此境,方有所悟。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項成賢與洪松面面相覷,這都快火燒眉毛了,方應物不急著尋求化解,卻講起似乎毫無關聯的空頭大道理,實在莫名其妙的令他們費解。
  就算方應物在東宮之爭中幾乎兵不血刃的大獲全勝后,目前又重新遇到新的困擾,比如萬安之流的直接報復,比如謠言纏身,也不至于產生“運去英雄不自由”的感覺罷?即便心血來潮想刷悲情分,也要等到全面潰敗之后才好,哪有現在就開始悲從中來的?
  不過兩人沒有打斷,只聽方應物又繼續說著他們聽不懂的話:“前唐韓子曰,業精于勤荒于嬉,前宋歐陽修又舉了莊宗之例教導世人成功之后不可忘形,又有誰能詳解其中真意?”
  洪松試著答道:“因為那些人在成功之后。驕傲之下喪失了警惕心,以為已經無敵了,所以又迅速敗亡?正所謂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方應物搖頭道:“爾所言并不完全,其實那些人不是蠢到以為無敵,能成功的人豈有僥幸之輩?只是他們看不到新的敵人產生。看不到自己的對手已經換成了另外人。世易時移,則要與時俱進,不能覺察到形勢的不斷轉變并隨之轉變,便常常會迅速敗亡。”
  項成賢與洪松兩人總算明白了一點,方應物這是因為自家處境而感慨。不過他們也就理解到這個地步,再多的仍然是半懂不懂。
  他們還能隱隱約約聽出來。方應物的重點是說新形勢必然有新敵人,可是新敵人在哪里?他們怎么完全沒看到?不會是故弄“道可道非常道”的玄虛罷?
  聽說很多人成事之后,就不滿足于過往的俗不可耐,轉而追求一種“道”的境界,大概方應物也犯了這種迷糊......
  按下方應物與兩位好友高談闊論坐而論道不表。卻說在朝廷中,覺察到不對勁的不只有項成賢和洪松,聰明者大有人在。面對突然出現的流言蜚語,一開始眾人還解讀為“這是木秀于林現象”。方應物做事做到了這個份上,不出現點兒毀謗才叫奇怪,除了圣賢之外,誰敢說自己能徹底杜絕一切負面流言?
  可是再細細看來,流言蜚語屢出不絕層出不窮。而且樁樁件件似乎都是有根有據、有鼻子有眼的,并不像是捕風捉影憑空捏造——說良心話,那些事兒并不算是完全捏造。只是不能放在陽光下面說。
  另外也有很多人都在觀望,以方應物的能力和人脈,不該善罷甘休,應該會有反擊動作出現。不過此風愈演愈烈的時候,方應物仍然沒有動靜。
  這股風向來的是如此突然,而且精準。方應物本人又沒有反應,一時間方應物的多年的聲名有搖搖欲墜的趨勢。再加上風傳首輔萬安將會不惜代價的報復方應物。這更叫方應物給人以風雨飄搖的感覺。
  方應物的親友大都按兵不動,連這點耐性都沒有。還混什么廟堂?尤其是劉棉花,他很清楚方應物與東廠的密切關系,有東廠這種密探爪牙可供驅使,又何須他劉棉花出來幫忙?對付流言蜚語,東廠比宰相好使多了......
  不過在這時,流言中戲份也不小的汪芷卻先坐不住了。于是汪太監在何娘子酒家(在西城新開的)秘密親切會見了方應物,雙方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并且對當前局勢表達了嚴重關切。
  方應物看不出著急樣子,尚有心情調笑道:“這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我還穩如泰山,你卻急成這樣。多謝你如此關心我,這份深情厚誼我心領了!”
  汪芷答話道:“別這么沒正經的,誰管你安危死活。只是我把前途命運都押在了你身上,你要倒了,我豈不就打了水漂?”
  方應物笑而不語,汪芷又道:“莫非你就打算聽之任之,毫無作為?還是說你對自己很有自信,覺得真金不怕火煉?
  最近你遇到的事情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大,無非幾句閑言碎語,但你沒發現纏人纏得很緊么?還有揮之不去的萬安繼續盯著你,你真能安如泰山?”
  方應物顧左右而言他道:“不安穩又如何?自己嚇自己才是最下策。”
  汪芷忍不住出主意:“你遇到的不順心事情肯定與萬安脫不了干系,這就是問題的根本所在。只要你制不住萬安,一切都是白說。
  要我說,還是請萬娘娘出面,幫你強行把萬安那頭壓下去,也算是正本清源了,此后自然萬事大吉。”
  方應物不太想沾惹萬貴妃,貴妃娘娘雖然威風尚在,但風力不是那么好借的,他不想成為第二個萬安。
  如此便正色拒絕道:“或許會有與萬娘娘合作的時候,但不是此刻,我并不喜歡在合作中過于被動。那樣讓人看了只覺得是我求到萬娘娘,與投靠萬娘娘有什么兩樣?”
  一心想撮合萬娘娘與方應物合作的汪芷很不滿,“你還能有什么主意?上次大比時,令尊遇到謠言,還不是靠著東廠出力,幫你把事情平息了?這次若有能耐,那你也別求到我出手,也別讓東廠幫你的忙!”
  方應物“哈哈”一笑道:“同樣的辦法,沒必要三番兩次使用,這次本來就沒打算請你助力,你安心歇著就是!”
  “送客!”汪太監大袖一揮,對何娘子喝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