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35 走一步看一步

不過王夫人沒有料到汪太監會在這里,汪芷又何嘗沒料到居然正好撞見王夫人?如果沒有王夫人,汪太監獨自面對萬貴妃,自然可以慢慢解釋或者叫忽悠。但王夫人揭破臉直接告了一狀,把汪太監的盤算也打亂了,不免為此大費心神。
  與王夫人比較起來,此時汪芷的心情更為復雜,好幾種念頭糾纏在一起。一是汪太監聽到萬娘娘的責罵,深深感受到其中的絕望情緒,又生出了愧疚心思。
  萬娘娘撫養自己長大成人,又幫著自己西廠起家,而自己卻三心二意,辦事也不肯盡心盡力,實在對不住娘娘的恩德。可是她也沒辦法,此前早想通透了,萬娘娘實在沒有未來。按下萬娘娘這持續惡化的身子狀況不提,即便娘娘還能再活幾十年,又能怎樣?
  說來說去,天下斷然不會再有第二個當今天子這樣的人了,沒有第二個能直接給予萬娘娘后宮至尊地位的人了。
  如果當今太子登基,萬娘娘必然直接被幽禁冷宮;就算另立了太子,終究也不是萬娘娘的兒子,萬娘娘最后還是要邊緣化。
  所以萬娘娘的最大弱點就是沒有兒子,沒有兒子就沒有未來。正如方應物所說,萬娘娘推動另立太子,不過是“垂死”掙扎而已,她汪芷在這個問題上不能感情用事,不能盲目的去幫助萬娘娘,否則就把自己殉葬了。
  二是汪芷有些忐忑不安,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她和方應物聯手搞了這么多次小動作。難免會被人覺察到。
  雖說萬貴妃近年來身子急轉直下,對汪芷的控制和約束大大減輕了。但汪芷心里仍舊有不小的敬畏。萬貴妃畢竟是萬貴妃,只要還活著。就是天子心中最特殊的一位。
  “萬閣老托妾身向娘娘轉告,這次壞了事,主要緣故還是汪太監與方應物勾結,而且他們已經勾結很多年了。故而汪太監已經是娘娘的心腹之患,今后還會繼續壞事,娘娘不可不明察!”王夫人自覺把事辦成這樣,實在對不起萬首輔的期待,決定再努力一下。
  汪芷想開口辯白幾句,但苦于方才萬貴妃命令她閉嘴。所以現在只能干瞪眼,任由王夫人喋喋不休的“構陷”自己。
  這個賤人!汪芷暗暗罵道,也不知萬安給了她多少好處,叫她如此拼命的在貴妃娘娘“抹黑”自己!難怪方應物常說,寧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不過想到了方應物,汪芷便又想,如果方應物遇到這種狀況,將會怎么辦?
  王夫人繼續很賣命的攻擊汪太監,而汪芷雖然不能開口。但也正好可以在旁邊仔細思量,將方應物的論戰事例略作梳理。俗話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汪芷和方應物廝混久了,還真不是沒有收獲。漸漸的總結出點心得。
  比如說,方應物面對指責時,很少用自我辯白的方式回擊。大多數時候都盡可能避免陷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正面反擊。而是迂回穿插,尋找對手動機上的破綻。然后竭力占領道德高地,斥責對手動機卑劣。用道德武器打擊對手,正所謂誅心是也。
  放在眼下這關口,倒是可以有樣學樣......汪芷忽而靈感一動,如果連王夫人這樣的潑婦都應付不了,那就枉為方應物的親密戰友!
  暴怒過之后,萬貴妃收起了脾氣,但也被王夫人念叨煩了,側頭問汪芷道:“你有什么話說?”
  “奴婢只能說,清者自清。”汪芷厚著臉皮答道。其實“清者自清”這個詞不免叫她有些臉紅,不過想起方應物的表率,汪太監又充滿了睜眼說瞎話的勇氣。
  此后汪芷又道:“至于今次東宮之爭,那萬安身為主持此事的首輔,卻不堪大用,辜負了娘娘的期望!他不知反省,只顧得急匆匆的托付王氏入宮,這點心思,當別人看不出來么?
  只不過是想把失敗的責任都賴在奴婢身上,可謂是賊喊捉賊之舉,也好在娘娘面前為他自己開脫。堂堂首輔如此沒有擔當,簡直可笑!”
  王夫人愕然,只感到汪太監犀利到叫她不知怎么還嘴。她只是家長里短的平常婦人,受托付背誦了幾句話來回說,哪有什么臨機應變能力。再說她終究是替人開口,不是真正當事人,對事件的理解差了不知道多少層,一時間又能從哪里找話堵回去?
  此時萬貴妃抬起手揮了揮,有氣無力的說:“本宮乏了。”這意思顯然是要趕人了,王夫人與汪芷雖然都不大盡興,因為貴妃娘娘沒有做出明確的裁決結果,但沒奈何,只能齊齊行禮告辭。
  不過當兩人轉身后,萬貴妃忽然又張口吩咐道:“汪直且留下。”
  王夫人停不腳步愣了愣,不明白為什么會被區別對待,但在宮里可由不得她,在太監的催促下茫然走出花園出宮去。
  汪芷暗自得意,今日學了幾分功力,牛刀小試果然暢快。萬貴妃瞥了汪芷一眼,“瞧你這出息,與那樣的婦人吵嘴,有什么可高興的?”
  汪芷立刻垂首屏息,又聽貴妃娘娘嘆道:“人人都說東宮之爭敗給了天意,其實不然,本宮看來還是敗給了人心!不僅僅是別人的人心,還是你們的人心!人心如此,又如何能成事?”
  此時沒有外人,汪芷沒必要裝模作樣強撐著,略有羞愧的低下了頭,口中道:“娘娘恕罪!”萬貴妃問道:“你知道為什么留下你說話,而不是充當萬閣老說客的王氏么?”
  汪芷搖搖頭。萬貴妃自問自答道:“因為我知道,你或許不肯替我出力,或許想找另外一片天地,但你肯定不會有害我的念頭。別人可就不一定,人心與人心還是有差別的,本宮還沒糊涂到分辯不出來的地步。”
  汪芷感到眼睛有點濕潤,咬著嘴唇叫了一聲:“娘娘,我......”
  萬貴妃把汪芷招到身邊,端詳了片刻,又問道:“老實說,你還是處子之身么?”(未完待續。。)
  ps:沒有腦洞煩惱,腦洞太多也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