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31 先來后到(上)

大內深宮御花園里,雖然已到暮春時分,但花園內依舊群芳爭奇斗艷,令人目不暇接。貴妃萬氏坐在特制的躺椅上,隨意的瀏覽著眼前春光。今天萬氏召了弟媳王氏入宮解悶,眼下就在這里一邊游園一邊等待著。
  如果再年輕一些,萬氏肯定會徜徉在花圃中散步,不會像此時一樣只半躺半坐著欣賞春光。可是歲月不饒人,今年她已經五十六歲了。
  縱然她擁有天下最好的保養,她的丈夫也不惜為她搜羅海內奇珍,也挽留不住年華。她甚至能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活力漸漸流失。
  年輕的時候,她能扮男裝挎寶刀,英姿勃發的隨侍天子左右。而如今她只能靜靜的坐在這里回憶往事,仿佛與普通富家老婦人無二,只是膝下沒有兒孫之樂。
  正在等待弟媳王氏的萬貴妃很清楚,王氏進宮探親肯定是萬安的幌子,而且她還沒到老糊涂的地步,猜也能猜出來,萬安讓王氏入宮大概是為了解釋失敗而來。
  想至此處,萬貴妃暗暗嘆口氣。差不多已經與萬安認識二十年了,卻是頭一次發現萬安如此不中用,難道萬安也已經老了嗎?
  忽然有個太監疾步走來,通過宮女層層傳話稟報道:“汪直在外面求見。”萬氏聽到“汪直”》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這個名字,冷哼一聲怒道:“這個不成器的東西,還有臉來見本宮?”
  左右宮女內監們齊齊屏息低頭,沒有貿然接話的,萬娘娘自己罵歸罵。但別人可不敢順著話往下踩汪直。就像當母親的罵自家兒子,別人斷然不能跟著去罵。
  果不其然。隨后又見萬氏揮了揮手道:“既然來了,就讓他滾進來!”
  在宮外頭汪太監常常囂張跋扈有權任性。乃是鼻孔朝天的貨色,但是在這里卻像只小貓,躡手躡腳的趨步到萬娘娘面前,跪拜見禮道:“奴婢叩見娘娘!”
  按理說,一個太監如果當上了司禮監太監,那么在內宮的地位就比較超然了,一般不至于對妃子卑躬屈膝。不過汪直這是個特例,他與萬娘娘的關系也是特例。
  萬氏沒有顧上理睬汪直,先對左右吩咐道:“你們站遠些!”
  然后等身邊人走遠了。她才對汪直斥道:“你做下的好事,如果不是你帶著那個姓方的去了廷議,又怎么會被翻盤?真真是白養了你許多年!”
  汪直惶恐的叫道:“娘娘息怒,奴婢也不曾想到竟會如此!”
  萬氏疑惑道:“本宮就不明白了,你豬油蒙了心么,為什么要帶著方應物過去?究竟方應物給你灌了什么迷湯?”
  汪直答道:“奴婢想收了孫夫人,作為外宅撐門面的。可是她與方應物糾纏不清,叫奴婢苦惱非常。然后奴婢便以此要挾方應物,若方應物想去廷議。就要放棄孫夫人”
  萬娘娘氣極反笑,別人不知道汪直的女兒身底細,她可是清清楚楚,甚至這個怪胎還是自己造出來的。“你也忒可笑!”
  有權勢的大太監流行建外宅納夫人。可是太監所能娶到的夫人都不會是太好的貨色,有點出身學識的好女子誰肯給太監當夫人?
  人生在世,攀比意識無處不在。太監圈子也不例外。故而孫小娘子這樣的有誥命的女子自然是很能漲臉面的,汪直如果收了孫夫人。足以在太監圈子里炫耀虛榮了。
  對于汪直的這種想法,萬氏自然覺得可笑了。你一個女兒家為了虛榮去爭女人,能不覺得可笑么?但是轉念一想,汪直自小就有爭強好勝的性子,如果為了虛榮臉面做點出格事情也不奇怪。
  不過汪直的話到底有幾分是真的?萬貴妃能成為后宮大贏家,心機自然沒那么淺薄,被汪直幾句話就能忽悠過去,即使這汪直是她從小撫養大的。
  汪直小心翼翼的察看萬貴妃神色,然后又道:“其實奴婢也是替娘娘不忿,存了給萬安幾分顏色瞧瞧的心思,誰知道那萬安如此不頂用。”
  汪直這話引起了萬貴妃的注意,皺眉道:“你在胡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明白?你替我不忿什么?為什么想給萬閣老顏色?”
  汪直便答道:“萬閣老雖然與娘娘走得近,但奴婢瞧他也不是完全沒異心,尤其在最近更是似有似無的,不可不防!”
  萬貴妃喝道:“你還想賣什么關子?說!”
  汪直等得就是這個機會,連忙進言道:“奴婢敢說,如今萬閣老的心思,更多在邵妃身上,娘娘你只怕要排在后面。畢竟那邵妃皇子極有可能入東宮登大寶,將來邵妃就是圣母太后,而娘娘你那時候什么都不是,斷然再無今日之恩榮。”
  萬貴妃怔了怔,隨口質疑道:“信口雌黃,都是你妄為猜測而已。”
  汪直在方應物教導下早有準備,添油加醋的說:“奴婢怎敢胡言?先前萬安與邵妃身邊親信太監密會于坊司胡同,偶然間被人撞破,然后我東廠獲知,如果沒有其他內情,何至于瞞著娘娘你?
  前日在廷議中,萬安明言支持邵妃進位為貴妃,與娘娘你并肩而立,距離皇后也只有一步之遙!如果邵妃皇子真被立為太子,那將來的邵貴妃再次變為邵皇后簡直順理成章!
  奴婢斗膽問一句,到了那時娘娘何以自立?萬安這等見利忘義的人物,會以邵妃為重,還是以娘娘你為重?”
  萬氏不免有些心酸,但不得不承認汪直說的有幾分道理。雖然自己與現今太子朱祐樘之間仇怨極大,所以極力推動另立太子,用力支持另一寵妃邵氏的皇子。
  可是細細想來,那又不是自己的兒子,就算事成之后,自己又能得到什么?邵氏若憑借兒子成了后宮主宰,自己的位置又在哪里?
  一旦另立太子成功了,萬安之流在那時會怎樣選擇和站隊,用腳趾頭想也知道。從這個結果反推過來,萬安繞過自己提前與邵妃示好并打得火熱,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
  萬貴妃恍惚失神的時候,又有太監遠遠的稟報道:“王夫人到了!”
  汪直悄悄擦了擦汗,王夫人到此顯然是奉了萬安之命來見娘娘的,幸虧自己聽了方應物的話早來一步,可以先入為主。(未完待續……)
  PS:開始提速嘍,下一章明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