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28 剛剛開始

項成賢的發言還沒有結束,他本人也漸漸進入了狀態,嬉笑怒罵皆成文章。“照我看,最穩妥的法子就是這樣。只怕高侍郎之流人物又要問,穩妥在哪里?那我就再多說幾句,免得高侍郎之流犯糊涂......”
  正道人士們很配合的哄笑了幾聲,高長江再次被氣得回到人群里去。
  項成賢仿佛沒看見,只管發言道:“吾輩大可再反過來想,若將災異歸咎于東宮失德,所以應當另立太子。假如天子真采納此言,照此辦理,換其他皇子入主東宮,然后呢?
  今后如果不再出現災異還好,自然天下太平,可是誰敢保證不再出現災異?康監正你這裝神弄鬼的敢用項上人頭來保證么?如果還是出現災異,又當如何?
  根據康監正的道理,出了災異就靠換太子來禳補消弭,再出現災異難道還要再換太子?或者再換回來?
  如此一來,連連更替東宮,國本豈不成了兒戲一般,這難道就是諸公所期望見到的不成?兩相比較起來,對錯且不論,穩固東宮現狀顯然比倉皇另立太子要穩妥!”
  項成賢這段話說完,眾大臣陷入了沉思之中。這些話很淺顯易懂,沒有聽不明白的,但背后隱藏的邏輯卻要品一品。
  奸邪那邊最大的優勢,莫過于欽天監康監正了。無論如何,在對天象災異的闡釋方面,在場人中沒人可以抗衡。
  但項大御史(方應物)卻繞開了具體天象災異避而不談,不去爭論災異如何解釋,只說遇到災異之事后怎么辦的問題。也算是巧妙的揚長避短了。
  按照項成賢的提議,應該維持現狀不變,正道人士當然樂見其成了。或許天子需要的根本不是對災異的解釋,而是面對天災時怎么自欺欺人,獲得心理安慰。
  最后項大御史總結道:“故而一動不如一靜。無法爭論明白時,最穩妥的舉動就是維持現狀,不要亂了陣腳。這就是以不變應萬變的道理!”
  眾人忍不住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朝房里不再安靜了,不過暫時無人站出來與項成賢爭論。一時想不到更好的爭辯邏輯,同時還知道項成賢背后是威懾力十足的方應物——這才是幕后大黑手。所以不得不謹慎幾分。
  項大御史正得意四顧,忽然瞥見方應物又招了招手,于是連忙移動過去,俯首帖耳的聆聽教導。此后項成賢再起身時,沒有回到原來位置。卻來到萬首輔面前,登時又將別人目光吸引了過來。
  卻見項大御史抱拳道:“下官聽說,首輔老大人上疏力主另立太子,所以才有天子下詔廷議?老大人你年近七十,怎的還如此輕浮急躁?老成謀國四個字,真就如此之難?”
  有人暗暗贊嘆,不愧是方應物的密友,果然也是個有膽量的人物。竟然當面向首輔挑釁!雖然他說的這些話,九成九還是方應物指使。
  項成賢找上萬安,就是要將萬安從幕后扯到臺前。迫使萬安表態。畢竟萬安才是另一方的首領人物,高長江康監正等人不過是臺前木偶而已。
  但萬首輔并不想與項成賢辯論,一是自重身份,二是沒有必要,其實在萬安心里,在意的不是如何當場反應。也不是如何辯倒項御史的言論,那沒有太大意義。
  說一千道一萬。最后說了算的是天子。所以萬首輔在意的是,天子知道了項成賢這些言論后會怎么想?
  以他的經驗。天子說不定真會欣賞項成賢這些充滿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和“得過且過”精神的發言,天子本人就是這樣的懶散性子。
  如果天子真采納了所謂的“以不變應萬變”策略,那另立太子的野心就徹底落空了......萬安憂心忡忡的想道。
  更可恨的是,廷議需要匯總為奏疏,正常情況下他還可以通過文字游戲來稍微彌補,把項成賢(方應物)的言論打壓下去,這是首輔的特權。
  但這次還有方應物在旁邊充當書記,東廠也會根據方應物的記錄上密疏,彼此對照之下,若自己的文字游戲弄巧成拙就更不妙了。
  事情發展到這個程度,萬安十分惱火,他竟然有點無計可施的感覺,這實在太令人厭惡了!想來想去,于今之計或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挑起天子和大臣的矛盾。
  激化矛盾之后,讓天子賭氣之下聽不進任何大臣的勸諫,甚至逆反心理發作起來,偏要反其道而行。就像上次百官叩闕諍諫之后,天子負氣的表現。
  有了主意,萬安才開了口,不過沒有理睬項成賢這個小人物,只對群臣道:“還有一件事情,天子垂詢過老夫,而老夫覺得與今日廷議也不是沒有關系,所以與諸君提一提。”
  萬首輔也不缺捧場之人,便有人應聲道:“閣老有話但講,我等洗耳恭聽。”萬安便示意道:“圣上欲將邵妃進位為貴妃,其意堅決,諸君以為如何?”
  “這怎么可以?”立即有人很吃驚的出聲道,這態度顯然是堅決反對的。隨后他又補充道:“太子生母如今尚未獲封,邵妃何德何能,焉敢逾越在前?”
  這個說法,獲得了多數人的贊同。后宮妃子不是不可以晉封為貴妃,但是在當前這個特殊的時間,他們不能接受邵妃進位貴妃!這其中緣故詳細說起來,也挺復雜。
  首先,就像前面所說的,當今太子朱祐樘生母也只是妃子封號,而邵妃進位為貴妃后,其皇子朱祐杬出身豈不壓了太子一頭?
  尤其是在朱祐杬企圖取代朱祐樘為太子的敏感時期,將邵妃晉封為貴妃,簡直就是綱常紊亂尊卑無序。
  其次,在國本之爭的關鍵時刻,邵妃突然晉封為貴妃,很容易給天下人一個錯誤的信號,仿佛是為了立她的皇子為東宮做準備似的。所有支持太子的人都不愿看到這個信號,更不接受這種試探。
  第三,貴妃只比皇后低一級,邵妃如果變成邵貴妃,那么再進一步就是皇后了,以天子對邵妃的恩寵,這不是不可能。
  更何況天子有過廢后先例,焉知不會重演舊事?一旦邵妃成了皇后,那子憑母貴,其皇子立為太子豈不名正言順了?
  瞧著群情憤激的場面,萬安笑而不語。盡管鬧罷,惹惱了天子才好,每個男人都會有幫心愛女人出氣的情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