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27 以不變應萬變(下)

既然方應物肯公開答應不發言,萬安也就信了,方應物這樣的人應該不會公然出爾反爾。再細想,萬安又有點覺得自己多慮了。
  因為這是廷議,就連東廠提督汪直在這里也只能在旁邊聽著,沒有任何發言資格。也就是說,汪直可以事后奏報,這是密探的職責,但不能直接開口干涉,那就壞了規矩,更別說方應物這種充當書記的東廠小吏。
  想至此處,萬安便覺得自己過于為方應物緊張了,以至于將太多心思放在方應物身上,實在無此必要。故而萬首輔轉身走開,回到了原本位置。
  不過剛剛立定,萬安突然又閃過一個念頭,以方應物的作風,費盡心機、委曲求全的來到這里,難道就只是為了在旁邊看著?如果放在別人身上,可以視為抓救命稻草般的垂死掙扎,但是方應物肯定不是這樣的人,肯定有什么主意。
  萬首輔強自壓下了這些疑惑,雖然他不明白方應物的打算,但是他知道,今天的主要圖謀是借災異定國本,而不是在方應物身上糾纏不休。
  即便被方應物干擾,也不該分散精力,專注于主要目標才是。當然,對方應物保持最基本的警惕還是要有的,稍一放松說不定就會吃虧。
  拿定了主意,萬安對欽天監監=長=風=文學==cfwx=正康永韶使了個眼色,示意其出來發言。今天群臣聚集在此,議論的就是泰山地震這種災異,康永韶這個欽天監監正自然很有發言權。
  于是康監正排眾而出,開口點題道:“今歲泰山四次震動。卜之應在東宮,當另立儲君。”
  立刻有人也站出來。疾言厲色的對康監正駁斥道:“簡直笑話!應在東宮就要換太子?依我看,正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奸邪窺測東宮。致使東宮不穩,故而上天示警泰山動搖!是以不能另立儲君,反而應當罷斥奸邪!”
  還有人站出來叱道:“天意示警,常人豈可擔責?向來是應在至尊和中樞,怎么會扯到東宮?不免有胡亂攀扯的嫌疑!”
  被人噴了一臉口水,但康永韶沒有動怒,很心平氣和的繼續說:“我夜觀天象,屢見有星犯紫微,非區區用人政事所能消弭。惟儲君之事可以禳之。
  蓋天王之象曰帝星,太子之象曰前星,今前星閃爍不定,招致泰山震動,與與星象相襯。此特為上天促朝廷替換東宮,吾輩不可不察之。故而應當速速另行冊立,天變自弭,朝廷自安。”
  不得不說,康監正還是有一定專業素質和學術水平。至少足夠秒殺朝房里其他所有人,不然天子也不會特別提拔康永韶為欽天監監正。
  一時間眾人面露難色,想讓他們從星象學術上駁倒康永韶,未免太強人所難。一是他們都是政客。在星象天理方面哪能辯得過康永韶?
  二是受身份限制,就算平常對星象學術有研究的,也未必有膽量站出來與康永韶辯駁。因為研究星象讖緯天命這些神神秘秘的學術。是有點犯忌諱的。康永韶是欽天監官員,研究天象星理是理所應當的工作。而其他大臣私下里研究這些,就有點圖謀不軌的嫌疑了。
  借著災異為由頭。胡扯幾句天人感應也就罷了,但若研究到了能公然與欽天監監正互相辯駁學術的地步,那么下場就兩種,要么被天子視為另類猜疑,要么被打發到欽天監去當真正的星象官
  其實朝廷里不是沒有比康監正專業素質更強的,欽天監里有很多老人學術水平也很高,但沒資格到這里來參加議事。
  換句話說,康永韶是政客里最強的天象專家,還是天象專家里最強的政客。這樣的錯位優勢,在今天這個場合里十分明顯。
  一片沉默中,某掌道御史項成賢出來了,“康大人的道理,在下不大明白,但在下只關心康大人說的準不準。嘗聞古人占卜,必有沐浴更衣齋戒之舉,以示敬誠。
  然而康大人數日之前,卻有流連花街柳巷之舉,此乃在下親眼目睹。不知上天能否感受到康大人的誠心?又不知康大人所言又有幾分可信?”
  支持太子一方大臣紛紛頜首稱贊,這倒也不失為一個突破口,聽說那天首輔萬安也在場。至于項大御史為什么會親眼目睹,被有意無意的忽略了
  康監正臉上露出幾分譏諷神色,“聽說某些科道清流,每當辯論道理辯不過時候,尤其喜好從道德上圍攻,用德行來徹底否定他人。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康監正這幾句話,無異于一巴掌把很多科道官都打了,站到了那些標榜道德的清流們對立面上,但他豁出去不在乎了。至少暫時堵住了項大御史的嘴,叫項大御史有點無話可說。
  項成賢忍住了抓耳撓腮的沖動,扭頭向角落里望去。在那里,東廠書吏方應物立在案幾后面,低頭奮筆疾書,一字一句的如實記錄著廷議發言。
  別人注視著項成賢,見項大御史東張西望,便也順著項成賢的目光望去。正道一方不禁唉聲嘆氣,如果有方應物出頭,何至于如此受挫。
  但很可惜,方應物雖然露面了,卻仍沒資格插嘴發言。就算大家不計較方應物譖越,無視方應物的小吏身份,可是方應物又已經被萬首輔逼著承諾不發言,做人總不能無恥到公然言而無信。
  方應物寫完一段落,停住筆抬起頭,迎上了一道道各有含意的目光。然后他微微一笑,對項成賢招了招手,項大御史便會意的走到方應物身邊,此后又見方應物對項成賢低聲耳語。
  再看項成賢頻頻點頭,忽而大喜過望,忽而若有所悟眾人突然意識到,這就是面授機宜啊!
  萬安登時大怒,這也行?方應物確實可以不用發言,但是有項成賢這樣的狐朋狗友在,完全可以充當方應物的傳聲筒!方應物有什么話,從項成賢嘴里說出來,也能收到效果,而方應物沒有任何違規的地方!(未完待續……)
  ps:求1月最后的月票,走過路過不要錯過!!!!下一次更新看情況10點或者12點,看情況1章或者2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