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724 美麗即是正義!

成化二十一年,暮春已到,又是許多詩家傷感的季節,不過朝廷里外氣氛空前緊張,誰也顧不得傷感了——國家如此,誰還有心思傷春悲秋?
  說大一點,扯皮了很久的東宮之爭鬧劇就要落幕,金鑾殿上寶座的未來主人即將確定;說小一點,骰鐘馬上揭開,各人押寶結局就快呈現,盛衰榮辱一時三刻之間就要明朗了。www.jdxs.net免費小說門戶
  如果天子不御臨,廷議一般都在午門外東朝房內舉行。在正常情況下,廷議是外朝的事情,內閣大學士不會參加,只需事后接收奏報即可。但今次情況特殊,天子特意詔許內廷外朝合議,一定要議出個子丑寅卯來。
  此刻一大清早,東朝房里人頭攢動,蓋因參加廷議的人有點多,眾人便只能擠一擠了。有些個年資淺、地位低的官員就不進屋了,站在門外檐下。
  放在往常,如此多人聚集在一起,應當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的,但此時此地卻是寂靜肅穆、落針可聞。誰都知道,這是朝廷近二十年來最重要的一次廷議,緊張氣氛足以把人壓迫到無心閑聊。
  按照傳統規矩,外朝之首、吏部天官是廷議的天然主持者,也是吏部尚書地位特殊的體現。今天雖然有閣老列席,但李裕李天官仍然當仁不讓,他大致掃視一圈,咳嗽幾聲道:“諸公應當都到了......”
  “呵呵,我又險些來遲!”門口人影一閃,又有跨門檻進來的,打斷了李天官的說辭。
  卻見此人頭頂黑紗冠。身上金線紅袍,相貌白皙俊美,年紀不過二十許人,手里不停把玩著一柄華貴的象牙雕扇。東朝房諸公十之七八立刻認出來了,這不是司禮監秉筆太監、東廠提督汪直又是誰?
  眾朝臣沒有攔住汪直。但也沒問話,等汪直自己開口。汪直站在門內,很淡定的說:“今日事關重大,我東廠不敢疏忽,在下便親自來旁聽,諸公不必介意。”
  東廠自成立之日起。就是負責監視內外的密探組織。而監視、密探這些字眼,當然不僅僅只落在紙面上,而是確確實實存在于現實中的。
  比如朝廷各衙門皆有東廠的人坐鎮,稱為坐探。他們并不直接干涉政務,只管監視和密報;又比如重要案件由都察院、刑部、大理寺三法司會審。但除了三法司之外,其實還有第四家在場,那就是東廠,稱之為坐聽。不過也不直接干涉審案,只管監視和密報。
  所以像今日這樣的重要場合,汪直這個東廠提督親自過來旁聽是很正常的事情,總不能說汪公公盡忠職守不對。眾朝臣對此也沒在意,今天本來就是公開廷議。沒有什么不能讓東廠知道的。
  汪直先前走了幾步,身后又有人跟著進來,貌似是隨從之類。不免有人在心里吐槽幾句。這汪芷架子好大,連首輔萬安也沒有帶隨從進來,汪直卻敢如此大模大樣,東朝房這里是什么人都可以進來的么?
  可就在這時候,原本靜穆的東朝房內突然騷動起來。眾朝臣整齊劃一的嚴肅神情遭到了巨大破壞,各式各樣的神色出現在眾人臉上。仿佛有一陣狂風剛剛卷過東朝房,同時驚訝聲音此起彼伏、不能消停。
  因為汪直后面這個貌似隨從的人物。就是方應物,之前處在輿論風暴眼中的方應物。一個許多人希望他出現。但卻不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敢于不給大太監汪直面子的人不多,但不代表著沒有,首輔萬安陰沉著臉對方應物呵斥道:“你現如今無官無職,有什么資格進來?”
  但萬安呵斥完方應物,又覺得自己找錯了人,便立即轉頭對汪直責問道:“你怎能將方應物帶過來?真當朝廷法度為一紙空文乎?”
  汪直渾然不在意,“我在這里旁聽,也需要有書記負責揮筆記錄,然后整理出來,方先生到此就是充當書記。”
  萬安冷笑道:“東廠衙門里就沒有書吏了?沒聽說書記這樣職事不用本衙門書吏,卻找外人來做的。你汪太監如此逾越常理,究竟是何居心?”
  汪直瞅了瞅方應物,再回過頭來答道:“實不相瞞,方先生已經被宛平縣征發為書吏,并投送到東廠效力。”
  這是唱哪門子戲?萬安忍不住目瞪口呆,“方應物?書吏?”
  眾人紛紛將目光集中到方應物身上,卻見此時方應物身著窄袖粗布青衫,頭戴黑色方巾,確實是小吏裝扮,肩上掛著褡褳,隱約能看到里面筆墨等物。
  次輔大學士劉棉花從人群里沖了出來,驚愕的對方應物問道:“你這是真的......”方應物神色淡漠的點了點頭。
  朝房內一片嘩然,方應物乃出身清流華選的人,怎么會屈身為濁吏?要知道,官和吏雖然都是吃皇糧的額定人員,但卻如同云泥之別,一個是清,是人上人,一個是濁,是和衙役并列的職務!這兩者之間,比天和地的差距還要大!
  就算方應物如今被打下凡塵,但也曾經是兩榜進士、會試第一,這樣的驕傲值得銘記終生,再去充當小吏簡直就是恥辱!
  話說國朝小吏政治地位很低,常常是與衙役在一起并稱胥役,有點前途的讀書人都不愿去做小吏。小吏的來源大抵上有兩種,一種是將識字的人登記造冊,然后輪班征發為小吏,算作是服役;另外一種就是罰充,將那些違法亂紀的讀書人罰為小吏。
  方應物作為一個識字的人,沒了官身功名之后,就失去了免服役的特權,又是被天子降罪處罰的人,理論上確實可以被衙門征發為小吏使用的(當然現實中不大會發生)。
  “宛平縣已經移文去淳安縣那邊,告知方應物在宛平縣代役了。我感念人才難得,便收到東廠充當書吏。”汪直仿佛是一本正經的介紹著情況。
  任是誰也能聽得出來,汪太監話里話外那種炫耀語氣。如今方應物不是海內知名也差不多了,可以把這樣的名人當小吏驅使,對于沒文化的粗人來說,怎能不值得炫耀?
  汪直說完,扭頭見方應物還沒有動,很不滿意的合上扇子,敲了敲方應物的頭頂,喝道:“愣著作甚?還不速速將筆墨置好,準備記錄!”
  方應物依舊面無表情,仿佛汪直呵斥的是別人。他這無悲無喜模樣與汪太監的趾高氣揚、得意洋洋形成了鮮明對比。
  眾人又見方應物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墻角處桌案前,再將褡褳取下來,一件件的掏出筆墨紙硯,然后默默的站在案后提起筆,和一般的書吏沒兩樣。
  望著這令人動容的一幕,許多人眼睛濕潤,敏感一點的已經潸然淚下。他們印象中的方應物,是少年得志的典范!是一代天驕般的人物!
  十八歲的舉人,十九歲的會元,父子雙詔獄,功業亦到了朝廷無法封賞的地步,走到哪里都是如此光芒耀眼!即便在天子和宰輔面前也是無所畏懼、剛直敢言!
  但眼前這個方應物,卻是屈尊為污濁塵世小吏,對著權閹唯唯諾諾,不敢有絲毫拂逆,只為能走進這道門,只為能在這里有一席之地。
  放棄了榮光,放棄了臉面,忍受奇恥大辱,他圖的是什么?眾人不約而同的想道,大概為的就是國本大計,為的就是維護綱常正統,為的就是江山社稷,所以才會如此忍辱負重,這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脊梁和擔當。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淚流滿面;總有一種感動,讓我們熱淚盈眶......(未完待續)
  ps:文思泉涌的感覺真爽。。。還有一發!
  復制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77%77%77%2E%6A%64%78%73%2E%6E%65%74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請牢記經典小說網址:www.booksrc.net[拼音第一個字母]手機看小說:wap.jdxs.net【經典小說】,TXT小說下載請到小說信息頁,請點上面的“返回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