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23 總有一種力量

其實即便是對方應物寄予厚望的人,也無法指望方應物能以布衣身份參加廷議,那太不現實了,幾乎不可能。除非天子親自開金口,誰能讓方應物跨進廷議現場?
  古人云“功夫在詩外”,眾人更多的是希望方應物能登高振臂一呼,在廷議之前凝聚起正道人心士氣;或者能公然發聲,為擊破奸邪輿論指明方向。總而言之,是起到鼓動作用。
  不過方應物讓大家失望了,這兩天他始終杜門謝客,只宅在家里不出門不露面,誰也不知道他所思所想,也許是絕望了罷。當然,也顯出了方應物淡泊明志、不屑鉆營的一面。
  但隱居不出并不意味方應物風輕云淡,相反他很糟心。因為門子告訴他,西邊隔壁那處宅院正在大肆整治,似乎很快就要有新鄰居搬進去住了。
  那處宅院是誰的秘密產業,方應物心知肚明。強勢不愛講理的廠衛大頭領光天化日之下,在他成親之前三個月,要搬到隔壁來,聽說也要辦什么喜事,這能不讓方應物糟心么?很明顯,某人還是醋意難解,在他的婚事上暗暗較勁呢。
  所以某廠督傳話要見面時,方應物毫不猶豫的放棄了閉門不出的原則,喬裝打扮之后從家里后門溜了出去。
  還是在何娘子那里見面,面對方應物對住宅問題的又一次質疑,汪芷顧左右而言它道:“這次叫你來,只是想說一句,原來你的預感原來也不大準確,判斷也要出錯。
  眼看泰山地震之事要被別人所用了。甚至有可能要被萬安解讀。那么最后東宮太子終究還是要被換掉,你作何感想?”
  方應物的心思因為失誤而敏感,總覺得汪芷口氣帶著點嘲諷,言外之詞就是“幸虧當初果斷沒和你選一樣的邊”。便忍不住道:“無論如何,與你關系也不大。你還是認真做好你的東廠提督罷!”
  汪芷嗤聲笑道:“怎會與我無關?你以為天子為何會發廷議?那是因為東廠密奏萬安與康永韶在坊司胡同的丑事,叫天子對他們的相信有所動搖了。”
  方應物沒想到還有這樣的緣故,驚訝之后便嘆道:“你居然還是背后黑手,真是令我很意外。”
  汪芷得意笑了笑,很誘惑的說:“不止這些,我還能幫你更多。比如。你想去廷議現場嗎?”
  方應物不禁睜大了眼睛,眼神閃爍不定,萬分驚訝道:“你怎么可能有這個能力?”
  廷議按慣例在午門外東朝房舉行,那里雖然并非深宮大內之地,但也算宮城里了。不是無身份的平民百姓可以踏入的。方應物這樣的平頭百姓最多只許到達長安右門外登聞鼓,若不經天子傳詔多走一步,妥妥被治一個擅闖宮禁之罪。
  汪芷嗤聲道:“你們感到一籌莫展的事情,別以為我也做不到,辦法不是沒有。”
  方應物長嘆一聲,“你總是這樣喜歡自作主張,這么些年也改不掉。誰告訴你我一定會渴求去參加廷議?錯,大錯特錯!
  如今我悟透了。功名富貴都是浮云,命里該有終須有,命里沒有莫強求。該放手時就放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于心。故而我根本就沒想去廷議,只愿成親后掛冠回鄉,從此徜徉于青山綠水之間,不再管人間的閑事了。”
  汪芷為方應物的態度怔了怔,情夫一下子如此看開了。有點不能適應。隨即她仿佛毫不在意,突然轉了話頭問道:“這兩天。你那老泰山劉閣老沒有找你罷?你還沒覺察出點什么?”
  方應物險些下意識的出口反問“你怎么知道”,但話到嘴邊又悲憤的吞了回去。這不是廢話么。上次自己才踏進坊司胡同,一刻鐘后就傳到了她耳朵里,有這樣的監控力度,劉棉花與自己的往來狀況有能算什么秘密?
  汪芷又問道:“那劉閣老擇你為東床快婿,顯然是看中了你們方家的前途;但如果東宮之爭并不像你推測那般,最后還是另立了太子,那你還有什么前途可言?
  在方家必然敗落的狀況下,你說劉閣老還會與你結親么?你所謂的成親之后掛冠回鄉,那就是個笑話啊。”
  對這個問題,方應物沒法回答,也不敢回答,更不必回答。汪太監便嗤笑一聲,推了推方應物道:“在我面前就別裝腔作勢了,你不是不想去,而是沒辦法去,所以只能擺出這種無心名利的樣子。”
  與汪芷打了這么多交道,方應物才不會因為汪芷幾句話就亂了心神,再次反問道:“你怎么可能敢這樣做?”
  方應物知道,汪芷的兩大靠山就是萬貴妃和天子,無論采取什么辦法,若汪芷將自己送進廷議,難道不會觸犯到她的兩座靠山么?
  汪芷握拳道:“怎么不敢?怕我觸怒皇爺?我試探過口風,皇爺雖然沒有明說什么,但好像也默許了我。去年元月京師地震,今年元月天變,然后又是春季泰山連續地震,皇爺心里也懼怕得很,不敢輕易決斷什么,多聽聽總沒壞處!”
  哦?方應物若有所思,歷史果然還是有強大的慣性,雖然萬安拼命扭轉趨勢,到目前看來近乎成功了,但是哪有如此容易?天子不是還疑神疑鬼么?
  忽而方應物再次長嘆一聲:“當今雖然奸佞當道、忠良棄用,但無數正道同仁仍然咬牙支持,吾輩讀書人士氣未失,這是為什么?
  因為還有希望,東宮太子就是最后的希望,正人都期待明君登基激濁揚清的一天!如果再讓奸佞之徒推舉儲君人選入東宮,那......”
  汪芷不耐煩的打斷了方應物:“如此長篇大論,你到底想說什么?”
  方應物擲地有聲的答道:“我想說,任何時候我也不能隨意放棄希望,做人就該頑強堅韌,不到塵埃落定時決不放松!所以你有什么辦法,盡管說來聽聽!”
  汪芷瞥了方應物一眼,“我想把外宅建在你隔壁。”方應物毫不猶豫的答道:“沒問題,我不反對!”
  汪芷斜視方應物,“我還想納孫家姐兒為夫人。”方應物毫不猶豫的答道:“以后可以再商量!”(未完待續)
  ps:為了方應物怎么進宮想破了頭啊。。。。現在總算過了這個檻,下面就是一馬平川了,今天至少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