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72 父行千里兒擔憂

轉眼之間,二月底的道試日期到了。按照慣例方應物提前一天去了縣城,住進項成賢宅中。從這點看,大宗師按臨淳安,當地童生還是沾了光的,不用奔波府城參考了。
  面對小三關中的最后一關,也是徹底從二等公民兌變為一等公民的一關,方童生還是比較氣定神閑的。該做的都做了,目前只有等著結果罷。
  次日凌晨,方應物便提著考籃,到了縣學大門外等候點名。道試檢查比縣試、府試都要嚴格的多,從某種意義上,道試才是科舉之路的正式開端,縣試府試都只能算資格預考而已。
  脫鞋子、拆發髻等檢查手段也在道試隆重登場了,摧殘著即將跨入士子階層的考生的情緒。
  隨著人流,方應物過了門口,慢慢進入考場。去年縣試也是在這里考的,這次布局和縣試差不太多,桌案整整齊齊的露天排列在甬道兩側。
  方應物按照領取的試卷考號,找到了座位,便開始閉目養神。不知過了多久,幾通鼓響,成化十四年淳安、遂安兩縣集中道試開始了。
  方應物睜開眼睛,看到有兩個小吏舉著考題牌子,一邊高喊題目一邊在甬道上來回走動。
  道試和縣試、府試同樣是兩道題,但有所不同,一道是四書題,另一道卻是五經題,不像縣試府試都是兩道四書題。
  耳朵不好的可以看牌子,眼神不好的可以聽叫喊。方應物距離甬道比較近,足以看得清牌子上的題目。先看見了四書題,分明是《色難有事》。
  這個題目。叫方應物心情很是波動了一下。前幾天他剛從倦居書院出來回到家中,正處于瘋瘋癲癲狀態(蘭姐兒語)。曾經寫過一篇《色難有事》。
  今天遇到了熟悉題目,當然是好事情,仿佛有一種押題押中的快感,這可是好運氣好兆頭!只要將前天那篇原文抄上即可,而且搞文章的都知道,瘋瘋癲癲狀態下寫出的東西往往是水準最高的。
  但方應物隨即就高興不起來了,反而有點痛心疾首,這種類似于押題押中的絕好運氣,還不如出現在今后的鄉試以上大考試中!在這種已經打通關節的道試里碰到熟題。簡直就是一種資源浪費!
  唏噓感嘆完畢后,方應物又去看五經題,隨即發現五經題只有兩道。
  第一道是《祁奚請老,晉侯問嗣焉一章》,出自于《春秋》;第二道是《君子之愛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出自于《禮記》。
  忽然整個考場嘩然,因為這五經題很不正常!前文介紹過,四書是士子必修課。五經是選修課,五經之中只要選一經專攻即可,比如方應物就是治《春秋》。
  當然,《春秋》和《禮記》是最難的兩經。如今很少有人選擇這兩經攻讀。
  而到了考五經的考試中,必須每一經都要出題,也就是說道試必須要出五道題。而考生只需選擇自己本經的題目作答即可。
  但現在這次道試,五經題只出了春秋題和禮記題兩道!也就是說。沒有其他三經的題目,怎能不讓考生嘩然!大部分人都不治《春秋》和《禮記》。怎么答題?
  隨即很快又有小吏舉著牌子,牌子上提學官告示給出了解釋
  “近年士氣浮躁,貪圖簡便者甚眾,士子多不習《春秋》、《禮記》,長此以往,唯恐經業失傳矣!
  故責令諸生習《春秋》、《禮記》,今次考試,以四書題取士,以五經題定等次。
  能默寫《春秋》、《禮節》題目所在章節并行文者,即準補稟膳生員;能行文者,準與補增廣生員;能寫策論者,準與補附學生員。”
  看到這次以四書題取士,而五經題只是定等次的參考,眾考生才漸漸平息下來,沒有發生大鬧考場的禍事。
  鄉試以下考試的隨意性很大,幾乎就看主考官個人興趣和意愿,由此可見一般。
  李士實大宗師這次就是不走尋常路,用避免經義失傳為借口,以《春秋》、《禮記》定等次,能同時默寫章節和編出八股文的當稟膳生員,能編出八股文的當增廣生員,能寫策論的當附學生員。
  這對于方應物而言是天大好事他恰恰是治《春秋》的!
  穿越之前那個方應物前身,別的不行,死記硬背功夫好還可以,一本《春秋》硬是讓他背下了,所以現如今方應物默寫《春秋》是沒問題的。只要再編一篇八股文,那么進入縣學后直接可以充當稟膳生員了!
  卻說縣學生員分三等,第一等級是稟膳生員,領取國家稟糧;第二等級是增廣生員,地位低一點;第三等級是附學生員,地位更低。
  剛考中秀才進學的,只能充當附學生員,然后在歲考等考試中成績出色,才有可能升為稟膳或者增廣生員。
  現在大宗師別出心裁搞了這么一出,方應物倒是非常意外和驚喜,心里爽的像六月天吃了冰鎮西瓜。
  中秀才不算驚喜,他已經有足夠心理準備了,但是中了秀才不用苦熬升級,直接變成每月領取國家補助六斗糧的一等稟膳生員,那絕對是大驚喜。
  而且稟膳生員很容易取得鄉試資格的,不像大多數增廣生和附學生那般充滿不確定性。
  要知道,鄉試資格也是限定名額的,并非中了秀才就萬事大吉。淳安縣底蘊深厚可能有一百多秀才,但能參加鄉試的不超過四十個。
  方應物有點不能相信,這難道是大宗師主動投桃報李么?前天偷偷見面時,倒也簡單聊了幾句學業。
  若確實是大宗師故意為之,那他真是個在小地方很精細、很有創意的人,這種時機都能憑空制造出來,不愧是幾十年后創意大到了敢跟著寧王造反的人。
  胡思亂想了片刻,方應物按下心思,開始提筆答卷。這個過程很順利,四書題有腹稿,很快寫完;但春秋題倒是廢了一番功夫,默寫完題目所在章節后,又費了兩個時辰,才湊出一篇八股文。
  謄抄完畢后,方應物起身交了卷子,自有小吏收卷糊名。主考官李大宗師又將方應物留下,問了幾句話,算作面試。
  李大宗師問:“論語中子曰二字最多,以此為題,汝可試著破之。”
  這是對八股文技術的小考驗,方應物通篇大文章水平一般,但對開頭幾句的小技巧還是有點心得,當即模仿八股文破題格式答道:“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
  李大宗師又刁難道:“以你名字方應物為題,如何破之?”
  方應物想了想,答道:“姓方為做人之本,名應物為處世之道!”
  這破題意思是做人要方正,處事要應物李大宗師大笑,揮揮手讓方應物走人了。
  有幾個和方應物一同從縣試、府試考過來的童生看到這一幕,心中艷羨不已。
  此人雖然小小年紀,但真乃天之驕子也,縣試、府試、道試三關都被主考官留下談話面試,這是什么好機緣?
  傳出去也足以小小揚名了,同時被三級考官重視的人能差的了么?必然被視為眾望所歸的人才。如果不出意外,這次道試題名錄上必然有方應物的名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