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18 盡人事聽天命


  見不到汪芷,方應物拒絕了何娘子挽留,怏怏回家。www.booksrc.net不過方應物反復思量后,還是發現了奇怪之處。
  這汪太監是個直爽性子,向來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傳紙條說幾句云山霧罩的話,不是她的風格。
  所以此中必有緣故,汪太監肯定隱瞞了什么事情!可惜他方應物終究不是神仙,委實猜不出來。更別說女人心這種東西,就是真神仙來了也未必能猜出來。
  正當方應物在家里反復揣測女人心時,從宮中傳出詔書,兩道頗為惹人注目的人事問題終于塵埃落定!
  一是右都御史李裕遷吏部尚書、加太子少保,二是戶科給事中方應物超遷正六品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括號不兼翰林銜。
  兩道任命在輿論里簡直就是一熱一冷的相反對待,李大人成為吏部天官是登上人生頂峰,從此成為手握無數官員前途的外朝第一大佬;但方大人進東宮,卻是跌進坑里了,或者說終于跌進坑里了。
  已經有老成的人物教育后輩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你們總是不懂,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即使強如方應物者,今次也被坑到深不見底了,正所謂物極必反!”
  亦有長輩敦敦教導子弟:“朝堂就是這么險惡,即便贏了無數次,但只要輸一次,立刻就難以翻身了。為人處事無論何時要記得兩個務必,務必要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要保持謹小慎微、戰戰惶惶如臨深淵的心態。”
  當然伴隨著方應物進東宮的消息。還有那些真假不明的**流言......這些也被人們視為一代天驕方應物衰敗的征兆。一位生機勃勃的上升人物,怎么可能冒出這種詭異流言?
  還要簡單介紹一下,國朝設有詹事府主管東宮事務,詹事府下分設左春坊、右春坊、司經局,經常合稱為坊局,又與翰林院合稱為翰林坊局,屬于頂級清流官職。
  左右春坊里設有大學士(不是內閣大學士)、庶子(謝遷那個官)、諭德(方清之原先官職)、中允(方應物現任官職)、贊善等屬官。各司其責輔佐太子。
  詹事府和翰林院關系極其密切,幾乎就是兩位一體的衙門。詹事府就是翰林學士們升遷的渠道,詹事府屬官里兼任翰林院官銜的也不稀奇。
  方應物作為翰林出身的人(半日翰林也是翰林出身),這次不兼任翰林院官銜,就有幾分被刻意貶損味道了,正常情況下應該是左中允兼翰林院編修......由此可以看出方應物讓某些人異常糾結的心態了。
  當然詹事府這些官職往往屬于模仿古制套個名字,具體干什么還的看差遣,比如侍班東宮、經筵講官之類的。如果沒有另外差遣的話,方應物這個左中允所要負責的事情大概就是文書和記注。
  東宮屬官與內閣大學士一樣。都是內廷大臣,發放有特制的牙牌,作為出入宮廷的憑證。
  當尚寶司將銀牙牌送到方應物手上的時候,就意味著所有就職手續辦完了,方應物明天就該佩戴牙牌,去宮中履職了。
  東宮屬官上班的地方。當然不是太子寢宮。那里就和天子寢宮一樣,外臣進不去,只有太監在里面服侍。自從當今天子懶政之后,文華殿就成了太子日常學習之所,所以東宮當值官員都是去文華殿等待。
  一大清早,方應物便被叫醒,看了看蒙蒙亮的天色后長嘆一聲,睡到自然醒的生活再次遠去。
  洗漱用膳,便往西華門方向而去。內廷大臣有特權,不必繞道走承天門端門午門。可以直接從西華門入宮。
  在西安門外,方應物恰好遇到了老泰山。劉棉花頗有感慨,撫須道:“終于也看到你走上這條路了,正仿佛此時的旭日東升。”
  文華殿和文淵閣都在左順門內,故而方應物和劉棉花同路而行。過西安門進入西苑,到了太液池時,方應物忽然想起了某個曾經高貴的可憐女人,只可惜上次驚鴻一瞥后無緣再見。
  她就居住在西苑某處院落中罷?方應物下意識環顧四周,不過除了匆匆路過的太監什么也沒看到。
  在西華門檢驗牙牌并登記后進入紫禁城中,今天又不上朝,方應物便繼續和老泰山前行至左順門。進左順門后分開,各自前往當值之所。
  左順門里面這一帶,就是大明朝最為核心的地方了,沒有第二。文華殿是天子名義上的政事殿和太子學習之所,文華殿東邊一排院落就是執掌批紅的司禮監,文華殿南邊高墻內的院落就是內閣大學士所在的文淵閣。
  如果一塊隕石砸在這片地方,大明朝估計就要癱瘓,沒了各種不靠譜天子、不是宰相卻要擔起宰相責任的大學士、以精英讀書人自詡的司禮監太監,大明朝還是大明朝么?
  方應物不是沒來過這里,但之前兩次都是充當過客,今天到這里卻是來上班的,心態自然不同。別人的地盤和我的地盤,觀感終究是不一樣的。
  此時旭日升起,照得宮闕一片光芒,方應物沒有著急進文華殿,信步在殿外轉了轉,熟悉周邊環境。
  當然他也只可能繞著文華殿轉圈子,除了左順門之外,哪道宮門都不允許他跨越。就是司禮監文書房院門和文淵閣院門也不允許他通過。
  路走到頭轉過身來,方應物被日光刺了一下眼睛,等適應過來后,在視野里赫然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汪芷?方應物哈哈一笑,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上次求見不成,卻在這里碰巧遇上了。
  如此方應物便迎著汪芷走過去,離得近了時停住腳步,開口要與汪芷寒暄幾句。但是汪太監冷漠的掃了方應物一眼,仿佛素不相識,腳步沒有半點遲緩的與方應物擦肩而過。
  在后面跟班的小太監好奇的瞅了瞅方應物,只當方應物是刻意守在這里巴結汪太監的新人。
  方應物愕然回首,望著汪太監的背影。這可就過分了啊......(未完待續~^~)
  看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書吧,您的最佳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