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716 知錯就好

廷推結果奏報進宮中后,在朝臣翹首以待中,吏部天官任命的消息尚未出來,卻先連連爆出了關于司禮監太監的消息。
  至關重要、相當于外朝首輔的司禮監掌印太監這個位置,由秉筆太監覃昌接任,與前掌印太監關系密切的陳準、蕭敬等秉筆太監紛紛落敗。
  而覃昌升為掌印太監后,便空出了一個秉筆太監缺額。果然如同朝臣猜測,不怎么靠譜的汪直汪太監進位司禮監,成為了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
  這表明汪直已經踏上了權力的巔峰,成為太監里僅次于司禮監掌印太監的第二號人物,年歲不過二十出頭。用文臣官職打比喻,就相當于內閣次輔。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天子對宮廷權力調整完畢,算是徹底穩固了大后方,下面只怕很快就要廢東宮了,時間不會太久。
  方應物在家里得知消息后,不禁五味雜陳。原先他覺得自己是超然于世的人,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站在歷史高度俯視蒼生的人,是帶著金手指游戲人生的人,不會因為別人的權勢富貴而動搖本心。
  可是真的面對此情此景時,心里還是忍不住嘀咕......汪芷這喪心病狂的,還真他娘混成了二號太監,地位差別大的無以復加,以后見了面還怎么鬼混?
  她若是驕縱的人來瘋,真叫自己磕頭拜見,自己跪還是不跪?不知道為什么,仿佛最近汪芷看自己很不順眼,三句話里有兩句是帶刺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她。既然惹不起,就只能先躲著了。
  另外方應物免不了還有幾分羨慕,當太監的升起來就是嗖嗖快,完全沒有規矩可言。
  自己立了那么多功績,創出了那么大名聲,還得吭哧吭哧按部就班爬位置,目前僅在五六品檔次晃蕩。當太監的只要機緣到了,立刻就能一步到位,年齡不是問題,性別不是障礙.......
  正當方應物躲在家里糾結羨慕嫉妒恨時,老泰山劉棉花又打發人來請他過去。方應物便拋下雜念,打起精神去了劉府。
  依然是老規矩,在內院書房里見面,方應物見禮后細細一看,只見老泰山滿臉失意之色。正當他心里琢磨時,聽見劉棉花蕭索闌珊的嘆道:“你,這次叫老夫深深的失望了......還是沒有把兵部張尚書推上去。”
  方應物險些被噎住,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便開口辯解道:“老泰山交待的輕巧,叫小婿參加廷推時要把張司馬舉薦出去。可是那張司馬年資淺,素來威望也不夠,怎么可能服眾并遷轉吏部尚書?此非人力所能為也!
  再說小婿已經竭盡全力了,雖然沒有將張司馬舉薦出去,但也阻止了首輔萬安的人選,防止吏部天官落入萬安手中。
  并且最后的結果是李大中丞,他與我們關系更近一些,總的看起來我們不算吃虧,甚至還比萬首輔稍勝一籌!”
  方應物還有句話沒說出來,張鵬身上派系色彩過于濃厚,難以讓別人認同,別人也不敢接受這樣的吏部尚書,所以受到的阻力尤其大。
  若非具備碾壓性的優勢實力,張鵬這樣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出任吏部尚書。這也是萬安寧可推舉周洪謨,卻不推舉自己嫡系黨羽的原因。
  聽了方應物辯解,劉棉花痛心疾首的說:“張鵬確實不大可能,被舉薦希望堪稱渺茫,所以才讓你去爭取啊!”
  方應物對此莫名其妙,怎么明知失敗還要強求?便反問道:“老泰山這是何意?”
  “你最大的本事,不就是神乎其神,變不可能為可能么?人力所不能為又算得了什么,你可是號稱握有天命之人!臨危解難、妙算千里、險中求勝、死里逃生、以小博大皆不在話下,怕什么人力不及?”
  劉棉花答道,這幾句分析堪稱有理有據,直叫方應物默默淚流滿面,你老人家太看得起小子了......
  此后方應物又聽老泰山感嘆道:“故而老夫對你寄予厚望,再創出一個令人驚訝的奇跡,誰料你還是沒辦成,白白讓老夫期待了一番!”
  方應物忍不住繼續解釋道:“小婿終究是凡人,不是神仙。”
  劉棉花冷哼一聲,“那你以后就實誠一些,不要再拿天命兩個字糊弄老夫。”
  隨即劉棉花開口詢道:“我再問你,你對入東宮之事為何如此不抵觸?如果你真不愿意,肯定要想盡辦法推脫。莫非東宮之事,還有轉機不成?”
  方應物愣了愣,然后既誠懇又坦率的答道:“以小婿看來,東宮乃是身具天命之人,值得追隨!”
  劉棉花:“......”
  方應物激動地說:“這次真的是天命啊。”
  劉棉花喟然道:“你知不知道,我如今非常討厭從你嘴中聽到天命兩個字。這兩個字后面,不知道被你隱藏了多少秘密。”
  “沒什么秘密,都是直覺,男人的直覺。”方應物顧左右而言他道:“不知道老泰山是否還有其他事情有所指教......”
  劉棉花似笑非笑:“指教什么?指教你借著老夫的名頭狐假虎威?”方應物對此毫無愧疚,“只是盡可能把利益做到最大而已,不算什么。”
  劉棉花又問道:“好處被王恕、李裕、屠滽和你得到了,老夫有什么好處?”方應物很坦然的說:“小婿的好處,自然就是老泰山的好處,共贏才是長久之道。”
  “先不說這些小事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計較太多!”劉棉花很大方的一揮手,原諒了方應物的作為。然后仿佛不經意的隨口問道:“對了,最近你和孫夫人之間,有沒有往來?”
  方應物如實答道:“這幾日沒有。”
  劉棉花躊躇片刻,猶豫道:“你能不能牽個線,汪太監私底下見個面,吃個酒?”
  前頭說是孫夫人,原來想的是汪太監?方應物玩味的瞧著老泰山,想了想才說:“汪太監這個人,其實沒有什么好見的,也不用老泰山去見面。”
  劉棉花不置可否道:“那你替老夫去送份禮總可以罷?”
  方應物萬分痛心的責問道:“送什么禮?老泰山你好歹也是次輔大學士,是吾輩表率楷模,不要這樣對權閹低三下四!”
  劉棉花奇道:“聽宮里人說,汪太監打算娶夫人,來個雙喜臨門,送一份禮有什么大不了的?莫非你還不知道?”
  娶夫人?雙喜臨門?方應物突然冒出些不祥預感......r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