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715 天意人心


  是夜,方應物輾轉反側,一直在想一個問題,自己將汪芷的行為看做是胡鬧,是否過于不近人情了?人家可是貴為司禮監秉筆太監,沒理也該是有理的。
  如今一邊是大吵過后把話說死了,另一邊又被老泰山逼著去送禮結交,真真是夾在中間騎虎難下。
  在京城另一端,汪芷也沒睡著,于是充當侍女角色的孫小娘子便也沒睡下,便陪著汪芷說話:“為何不明明白白將實情對方相公說了?平白的鬧了生分。”
  汪芷冷哼一聲,“跟他有什么好廢話的,遲早有他后悔的時候!”
  再漫長的黑夜總會過去,及到次日,卻有個消息傳了出來。聽說首輔萬安上疏,督促天子批下奏疏,遷方應物為東宮屬官。
  上上次內外廷集議,傳授方應物為東宮屬官,被天子留中不發一直沒有下文;上次前吏部尚書尹旻舉薦方應物補入東宮,也被天子留中不發。
  一連兩次留中,便把方應物的任命問題拖延至今、懸而不決,吏部對方應物這個敏感人物也很棘手,干脆就裝作沒看見了。
  如今首輔萬安又一次為方應物進奏,督促天子批了前面奏疏。或真或假不明真相的人感慨道,此乃首輔愛惜人才,竟然為了一個方應物特意上疏;
  當然,大多數目光如炬的人都能看出來,萬首輔終于也忍不了攪風攪雨的無業游民方應物了!乃至于以大欺小親自出手,將方應物送入東宮死地,同時用東宮差事束縛住到處胡亂插手的方應物。
  不錯。天子改立太子似乎迫在眉睫,現如今的東宮便成了公認的政治死地。這會兒去東宮等于是充當殉葬品,喪失了一切前途。
  話說回來。當今天子比較迷信,崇佛信道的事情沒有少做。方應物身上有星君下凡的傳聞,讓天子很是犯嘀咕,擔心方應物去東宮后,真變出點不可思議的祥瑞事情,反過來叫自己難辦。
  所以對舉薦方應物去東宮的奏疏,天子一直留中不處理。但今次又被萬首輔上疏督促,搞得方應物很有點“眾望所歸”的意思,天子略一糾結。便朱批恩準了。
  既然天子御批過,然后就是走程序了。就像大多數人事任命一樣,在程序走完之前,消息卻先傳了出來。
  方應物的親友團們聽到方應物遷轉為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尤其還沒有兼翰林院官職的時候,忍不住搖頭嘆息。小方大人果然是木秀于林了......
  不過方應物本人毫不在意,任由別人如何議論,他只一門心思煩惱汪芷的事情,對自己的際遇似乎漠不關心。
  這日方應物坐在堂上。看著劉棉花硬塞過來的禮品發愁。有門子來稟報,說是項成賢等數人聯袂來拜訪。
  方應物連忙去大門迎接,卻見有五六個人來了,以項成賢項大公子為首。不是自己同鄉就是自己同年。
  項成賢叫道:“方賢弟!今日我們來請你去喝酒,放下煩惱,共謀一醉如何?”
  另一位同鄉洪松安慰道:“朝廷有不公之處。但方賢弟不必耿耿于懷,且放寬胸懷等待時機。浮云終究不能蔽日,愚兄相信方賢弟總會東山再起。”
  這群人估計是聽到消息后。為自己抱不平并過來安慰自己的,方應物對此很感動,作揖謝道:“在下何德何能,敢勞諸君掛懷。亦不必為在下憂慮,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吾輩遇事自當寵辱不驚,看淡得失。”
  此后項成賢拉著方應物,要出去吃酒,方應物架不住好友們的熱情,便對家人交待幾句后,隨著眾人出了門。
  眾人都是士子便服,結伴望南而去。項成賢在路上對方應物說:“棋盤街那里新開了一家酒樓,做得好一手杭州菜,生意火的很,今日便去飽一飽口福。”
  項成賢帶路,到了地方后果然是客人眾多,雅閣是占不到了,只能在二樓臨窗處揀了席位,與其他若干桌共在大堂內。
  方應物怕項大公子過意不去,便說:“這樣也好,更有熱鬧氣氛。”眾人坐定后,隔壁桌上有幾人高聲閑談,聲音飄了過來,讓這邊聽得一清二楚。
  “近日京師出了一樁有趣的事情,那新晉的司禮監太監汪直要娶夫人了。”
  “忒沒見識!太監娶夫人算什么稀罕事情?這樣的太多了!不過也真真是暴殄天物,白瞎了那些美貌小娘子。”
  “只說太監娶夫人自然不稀奇,但稀奇的是別的方面!你們知不知道,這個孫夫人可是武功高超,當年殺死過韃子首領,乃是巾幗英雄女中豪杰。
  當然這還不是最有趣的地方,我還聽說,這位孫夫人與當年那個方青天之間,有些不清不楚的瓜葛。”
  “什么?方青天竟然有這等風流韻事?真的假的?”
  “九成九是真的!據說孫夫人是非方青天不嫁,甚至名分都不在意了。”
  “那這次汪太監娶孫夫人算是怎么一回事?”
  “聽說當初孫夫人本來是在方應物身邊的,兩人之間情愫早生,可惜造化弄人,孫小娘子被汪太監仗勢欺人搶走了。
  如今許多年過去,方應物沒有娶親,孫夫人不肯嫁人,說不定就是互相等待。事到如今,汪太監要娶孫夫人,方應物只能相看淚眼、徒呼奈何了!”
  “方應物又不是毫無勢力之人,難道就這樣白白看著情人羊入虎口?這也太窩囊了!”
  “可是比起執掌東廠的汪太監,方應物的勢力差了許多,心里總會有顧忌罷!不過若是大丈夫男兒漢,即便無力回天,也該有所表示。”
  沒想到隔壁桌上八卦都是圍繞著方應物轉,而且還是男女緋聞,至于主角就坐在自己身邊,眾人感覺極其古怪。
  項成賢忍不住笑道:“方賢弟精力如此充沛,一邊與朝中奸邪打官司,一邊還有余力和汪太監爭風吃醋,佩服佩服!”
  方應物沒心思和項成賢胡扯,一時間愣在座位上。孫小娘子和自己的關系,知道的人真不會太多,沒有在公開場合傳播過,但現在卻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市井流言中......
  可以肯定,流言肯定是有心人放出來的,憑直覺還能感受到,背后充滿了濃濃的陰謀味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