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713 猜對了

正當方應物胡思亂想之際,卻有劉府的人來傳話,老泰山叫他過去商議事情。這時候方應物不敢怠慢,連忙整頓衣冠出門。
  不過才走到大門,又見何娘子打發人來傳話,也說請方應物過去商議事情。很明顯,這是汪芷的意思。
  可是劉棉花與汪芷幾乎前后腳打發人來請,這讓方應物陷入了為難的境地。站在大門內發了一會兒呆,咬咬牙道:“前往劉府!”
  在方應物想來,當前老泰山正處在大殺特殺的狀態,實在太嚇人了,因而還是先顧著這一頭為好。汪芷那邊,往后推推也無妨。
  一路無話,到了劉府通報進去,又被領著進了書房。但卻見老泰山愁眉不展,坐在書案后面唉聲嘆氣。
  方應物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送上無數高帽:“老泰山高瞻遠矚于廟堂之上,運籌帷幄于樞機之間,心細如發步步為營,一舉蕩除朝奸邪,吾輩不勝歡欣鼓舞......”
  劉棉花擺擺手阻止了方應物,“這等沒用的話不必說了!今天叫你來......”
  停頓了片刻,劉棉花重新開口道:“此次驅除劉叔溫和尹旻,其實并不是老夫心的理想時機,只是慶云侯突然攪局,老夫不得不發動。
  不然等慶云侯真與劉叔溫勾搭成奸,老夫的困境就無法破解了,不得不先發制人。結果還是略微倉促,很多善后之事并沒有做好準備,十分遺憾。”
  方應物裝糊涂道:“老泰山驅除劉珝,根本目的是為了自保。如今罷去劉珝這個大學士,短時間內應當不會再有類似事情,不然連續罷免大學士太過于駭人聽聞。
  因而老泰山可算是暫時穩住了位置,至少當前不至于再罷去你。那么先前自保目的已經達到,還有什么遺憾的?”
  劉棉花不滿道:“你不要藏拙裝傻,如今空出一個大學士和一個吏部尚書位置,老夫卻沒有準備好,可能平白會被別人占了便宜,豈能不遺憾?”
  放在以前,方應物少不得要諷刺幾句“得隴望蜀”之類的話,但今天就忍了!反而寬解道:“世間之事最難萬全,老泰山不須糾結計較!”
  劉棉花對方應物的寬解沒有當回事,仿佛自言自語道:“先前內閣四人,三名大學士,還有彭華這個入閣預機務但未加大學士銜。如今劉珝既然已去,彭華有首輔萬安撐腰,順勢而上加官為大學士無可阻擋。
  所以在那個大學士位置上費心思沒什么作用,但這個吏部尚書官位不同,并沒有絕對優先的人選,可以嘗試爭一爭。如果能推動自己人為天官,那格局就更加穩固了。”
  方應物聞言便心知肚明,老泰山這是想復制劉珝和尹旻那樣的大學士加吏部尚書的組合?問題是,吏部天官實在是外矚目,哪有那么容易搶到手?
  話說在國朝官場上,如果將侍郎寺監定為二流,部院尚書都御史定為一流,那么超一流官位就只有兩種,即殿閣大學士和吏部尚書,由此可見吏部天官的特殊地位。
  其他官職主要產生途徑是廷推和銓選,不需要天子直接任命,但只有大學士和吏部尚書是可以由天子欽讀并直接任命。
  不過對此方應物是沒多大興趣的,理由很簡單,烏煙瘴氣的成化朝時代就快結束了。兩年后新君登基,就是大洗牌之時,爭奪今日這些曇花一現的官職作甚?現在上位,沒兩年就完蛋,性價比太差了。
  “據老夫所知,對于如今的吏部位置,天子并沒有特別屬意的人選,故而讓百官廷推,然后奏報宮。”劉棉花道。
  眾所周知,廷議廷推都是大明朝廷的決策方式,廷議主要是議事決策,廷推就是推舉重要人事問題了。天子既然沒有直接任命吏部尚書,那么就只能靠廷推了。
  劉棉花到現在才算將引子說完,對方應物問道:“你看,能不能將兵部張鵬推舉上去?”
  其他各部尚書遷為吏部尚書,品級不變,但卻會被視為升職。劉棉花的保定府同鄉、兵部尚書張鵬當初上位,也是方應物出過力的,但這次......方應物想了想道:“難,難,難!”
  吏部尚書是部之首,人選非常講究資歷,一個老資格侍郎比資歷淺的一般尚書機會都要大。張鵬還是不夠資深,屬于尚書里資歷淺的,想要當吏部尚書難度很大。
  劉棉花嘆道:“總要試一試看,至少不能再讓萬安把持住吏部,不然吾輩死無葬身之地矣!”
  方應物想道,如果單純只是為了狙擊萬安,那還比較好辦,比推人上位簡單得多,破壞永遠比建設要簡單。
  不過方應物表示愛莫能助,目前他只是一個小小虛職戶科給事、預備品東宮屬官,吏部尚書人選大事怎么能讓他插得上嘴?
  劉棉花明白方應物所思所想,又道:“廷推就在明日,按慣例閣臣不會出現,老夫亦要回避,只能鞭長莫及。不如你去參加,代替老夫見機而作如何?”
  方應物還以為劉棉花老糊涂了,吃驚道:“這參加廷推之人,乃各部院大臣、侍郎,翰林學士,掌道監察御史和掌科都給事。小婿我何德何能,能躋身其?”
  劉棉花胸有成竹的說:“你無需多慮,老夫自然有安排叫你去參加,你明天只管去午門外東朝房即可。”
  “什么安排?”方應物忍不住問道。劉棉花卻賣了個關子:“你馬上就知道了。”
  方應物無語,劉棉花肯定將一切都安排好了,然后才叫他過來。與其說是商議,不如說是指使,可是到了這個份上,自己沒有拒絕的余地。
  無非就是攪局,他做這活簡直太專業了......于是方應物很光棍的讀讀頭:“那也好,小婿明日去看看,也算借機見識一下廷推的過場。”
  劉棉花松了口氣,如果方應物硬樂著不肯去,那就要頭疼一下了。現在他居然發現,除了方應物沒人更能讓他放心,最終只有一句感慨道:“我看好你。”R1152(..